资本市场的炒作 如何让历史虚无主义在中国舆论场泛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历史虚无主义一直是中共批判的概念,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也曾于2010年宣告“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但即便无涉政权领导问题,历史虚无主义也妨碍大众全面性地评价历史,陷入“见山不是山”、失去判准的迷雾中。况且近年来随着通讯科技与网络技术的革新,在唯利是图的资本市场刺激下,历史虚无主义又伴随着自媒体、影剧与各式艺文作品传播开来,故引起了更多学者与官方的警惕。

譬如创刊于2020年的期刊《历史评论》,创刊号便刊登学者祝鹏程所写的《民国热 一厢情愿的文艺想象》,批评《南渡北归》之类的作品太美化民国时代,对胡适、陈寅恪、徐志摩、蒋介石等人的讴歌更与史实不符:“这些文艺作品往往止步于对历史一厢情愿的想象。它们描述的民国和真实的民国有着极大的差距。民国固然走上了初步现代化的道路,但由于没有获得全国性的整合与动员能力,其发展的地域与阶级差异是极大的,底层民众的生活尤其得不到保障”。

部分历史虚无主义作品惯于美化民国时代与民国人物,如蒋介石(右)就常被形容成纳谏爱贤的有为军人,与其妻宋美龄(左)的政治婚姻更被包装成鹣鲽情深的浪漫传奇。(Getty)

因此,祝鹏程指出“这种眼光是选择性的,它以对精英阶层的想象替代了对整个民国社会的关怀。鼓吹者们只看到文人的幸福史,而没有看到底层民众的受难史,其结果是用‘精英史观’取代‘民众史观’,屏蔽了更广大的底层民众的存在”,也剖明了宣扬者的目的:“‘民国热’有意无意地为大众展示了一个不同于革命史观评判的民国,试图借助‘翻案’质疑革命的合理性”。

此外,祝鹏程也观察到逐利思维如何推波助澜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民国热’的宣扬者多数深度介入大众媒体,有些本身就是媒体人。至于微博、微信上的营销号、炮制通俗读物的写手,其生存更是与媒体流量息息相关。他们深知,要扩大影响,增加转发量和关注度,就必须迎合大众趣味。为达到这一目的,一些人不惜扭曲与改写历史,制造轰动效应,导致谣言的盛行,从而造成文艺作品的段子化和奇闻化,最终结果是历史的娱乐化”。确实如此,故造谣江筠(江姐)私生活混乱、李鸿章唱《茉莉花》当大清国歌、道光皇帝想娶英国维多利亚(Queen Victoria,1819─1901年)女王等帖子层出不穷,就是为了以猎奇的角度博取流量营利。

因此最新一期的《历史评论》又刊登学者杨军所撰《网络历史虚无主义的新手法》,更细致地点出“适应自媒体时代信息传播碎片化、受众阅读浅表性的特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解构历史学研究的既有体系,脱离长时段、整体性、本质性等历史学研究的基本特征,根据特定需要剪裁、编辑历史信息”的现象。毕竟在网络发达的当下,能够平心静气看完一整部书或纪录片的人逐渐减少,故自媒体势必会夸大渲染特定史料,将之加工成短小却出奇的段子以吸引读者点击浏览。

而且由于网络的储存特性,许多早已被证实虚假的文章,又往往能改头换面改动个标题或少许内文即重出江湖,再度被自媒体或网民炒作宣传。故杨军又警告道“通过这些手法,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将其理论观点和价值观化整为零,隐藏在大量看似细碎、相关度较低、貌似能够通过审查的信息中,既努力保持在网络空间中信息总量占比,维持在舆论中特定话题的‘热度’,又能够达到逃避国家网络信息监管的目的”。

不过除了网络自媒体之外,传统媒体上隐藏的历史虚无主义也仍应防范。如最为人诟病的“抗日神剧”,本质上便是种粗制滥造的历史虚无主义作品,将悲壮的抗战血泪硬生生给娱乐化成了不符史实的奇幻剧,一点也启发不了观众对于那段苦难岁月的共鸣或认识。也由于“抗日神剧”的叙事手法过于夸大,容易遭明眼人看穿,故其并不太受重视,反而轻忽了其毒害性。但“抗日神剧”能不受审核地不断出现在屏幕上,本身便代表中共官方有关部门的不作为,这是更应该深切反省的问题。

次则,为了吸引年轻观众,大批采用“小鲜肉”演员或不符时空背景的造型与道具,甚至编派出不合史实的重大情节,这更易导致历史娱乐化与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譬如2012年吴奇隆主演的抗日剧《向着炮火前进》,吴奇隆在剧中梳着无论怎么奔跑潜伏都不会凌乱的油头,被机关枪密集射击后竟然还能站起来炸碉堡,这便引起了许多观众的批评,甚至被形容是抗日剧“偶像剧化”的始祖。

2020年《亮剑3雷霆战将》的播出,更是惹来《人民日报》“偶像剧套路用在抗日题材 此路不通”的批判,最后匆匆下架。因该剧演员在剧中总维持着帅气整齐的外表,甚至还有八路军叼雪茄、住豪华别墅的情节,这与真实的浴血沙场将士迥然不同。但凡知悉抗战历史的人,都理解当年中国军队在物力、财力与武力上是多么地弱势,在敌后打游击的八路军更是艰苦,1938年后更被国府停发薪饷与弹药,陕甘宁边区还遭经济封锁,故哪来的闲情逸致住别墅、抽雪茄呢?这种桥段的设定,无非诬蔑了抗日烈士们的流血牺牲。

归根究柢,这类历史虚无主义作品之所以屡见不鲜,除了有解构官方叙事的企图之外,追求利益、追求炒作的资本无序扩张更是主因,无论是传统媒体或新媒体,都摆脱不了经济考虑的诱惑,在求新求变以让观众买账的市场需求下,自然会恣意剪裁与凸出甚至编造历史。因此,隐有否定历史事实的“抗日神剧”或历史大片为何会出现在中国官媒上播映,自然也不足为奇,因为官媒本身也是需要流量、需要获利的平台,背后更有一大票借此营生的产业链。故若要解决历史虚无主义的蔓延乱象,就绝不能仅就历史说历史、不遏制无底限的资本扩张,这对标榜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共来说,必是种艰难的挑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