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暂无杨洁篪访美计划的三大理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疫情期间,杨洁篪(左)与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右,Mike Pompeo)在夏威夷匆忙密会,无果而终。(Reuters)

1月23日,《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话称,北京正通过驻美大使崔天凯的中间运作争取让其最高外交官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并点名这名最高外交官就是中共最高外交决策机构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杨洁篪。

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任时期留下的中美关系僵局的确是拜登上任后外界最为关心的议题之一,《华尔街日报》此时抛出这样的消息对舆论来说可谓恰逢其时。不过,报道出来当天,中国驻美大使馆即发声“报道与事实不符”,否认了崔天凯写过所谓的建议杨洁篪访美信件。

其实,从现时政治局势,北京派遣杨洁篪访美大概率是不可能的。

其一,拜登对华政策目前尚不够清晰,这是北京不会贸然出手的最基本逻辑。虽然在拜登上任之前,外界就根据其表现认为拜登上任会对其前任特朗普任内的多个政策“拨乱反正”,但并不代表在对华政策上也会如此。事实上,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对华政策不可能因为换人而180度大转弯,且拜登在上任前就公开表示过,其一就任最重要的除了抗疫就是要与盟友重新修复关系,加强联合,制衡中国。

不要忘了,就在拜登1月20日的就职典礼上,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还以42年来首次打破纪录拿到出席门票,这样的政治信号不可谓不强烈。

虽然北京期待拜登上台能改善中美关系,至少在某些领域能达成合作共识,以合作管控矛盾与分歧,但显然,中国不会是拜登政府的优先事项。因此,在没有明确的判断之前,中国应不会贸然失分寸。

其二,从技术层面来说,该行动不可取。杨洁篪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也是中共中央外事委员会秘书长,其在中共外交团队中是“外交第三号人物”,在美国政坛也享有名号,正因如此,其更不可能此时访美。因为杨洁篪的重要身份,在中美分歧如此严重的局势下,一旦接触失败对中美关系的改善来说,则回旋余地很小。《华尔街日报》在随后的更新中亦援引关注中国事务的专家话称,预料美中之间的对话会先从一个低于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的层级展开。

三是,中国同样不急于直接对话美国的行动。在《华尔街日报》报道中,知情人士称美国“不着急”立即与中国高官会面,事实上,中国亦然。坦诚讲,无论是出于中国重视的负责任大国形象还是现实的解决问题思路,正面处理中美矛盾都是北京必须面对与解决的重要议题,而美国新一任总统的就任即是一个不错的时机。

但是,现在的局势表明,主动一定程度上就有落入被动的危险,况且,此时不像习特会那样急需刹车的谈判契机。对于北京来说,最困难的时候已经挺过去了,中共早已制定了长久承压的政策路线。2020年10月底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亮出了“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在2020年12月中召开的年度经济工作会议上,再明确2021年的八大任务。用习近平的话说,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关键在于办好自己的事。

在中共二十大到来之前的这两年,中国能否解决好中美问题对执政者来说的确是个具有参考的评价标准,不过,与拜登打交道,中国领导人也并非没有经验与心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