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治港新政山雨欲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因为疫情,林郑月娥2020年述职报告被迫推迟至2021年年初,并以线上形式进行。 ( 新华社)

1月29日,在英国开启香港人英国国民(海外)签证通道前夕,中国外交部反击并宣布自此不再承认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自1月31日起,中方不再承认所谓的BNO护照作为旅行证件和身份证明,并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自此,北京在香港问题上打出了2021年的“第一拳”。

稍早前的1月27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完成姗姗来迟的述职,再次粉碎了风传月余的“被下台”传闻。在此次视频述职中,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用四句话“充分”肯定了林郑的贡献和政治忠心,比如“立场坚定、敢于担当”等,可谓一层更比一层深刻,一层比一层暗藏玄机。

当然,更重要的是北京对香港当下的局势做出了新的判断,即“由乱及治的重大转折”。习近平没有断言这种“重大转折”是否已经完成,不过至少它已经发生。实际上,中国政府在最后一刻宣布不再承认BNO,则只是新一轮治港政策调整的第一步。

早在2020年12月份,有亲北京媒体便披露,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即可能提议改变香港选举委员会的组成,以废除泛民主派选举行政长官(特首)的权利,其中包括取消泛民区议员资格,以及取消区议员选举特首的资格。尽管这一消息随后被证伪,但传言依旧不断。

转年1月份,全国人大常委会特别增加一次春节前会议,再度出现北京拟修改香港基本法甚至将特首产生方式由选举改为协商的传言。这在当时引起一片舆论喧嚣,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公开表达协商产生特首的主张,而林郑不得不予以回应,称既然过往一直以选举产生行政长官,未来应继续沿用,否则就要修改香港基本法。

但是,风向已经在急速偏转,习近平为什么要在林郑述职时反复提“爱国者治港”,恐怕对任何人来说都并不费解,而重要的是如何实施——如何判断“爱国者”,又通过怎样的合法性程序让“爱国者”当真被吸纳进香港管治团队中。

日前,北京官方媒体和亲北京港媒纷纷将矛头指向香港法律界人士头上的维多利亚时代假发,将其比喻为满清覆灭后象征遗民心态的“马尾”,并呼吁香港回归这么多年,“马尾”该摘下来了。这当然并非只是一种戴不戴假发的争议,而是要肃清香港司法中的殖民地遗留,与“反修例运动”期间要求废除外籍法官制度的呼声一脉相承。

正如多维新闻在《【香港政制剧变】转折之年 香港发生了什么》中所说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必须作出应时的改变,它从来不是禁锢的“教条”。在如何发挥这一“创造性”的制度设计上,可操控的空间本来就不是从一开始即完全限定的,而是可以而且需要不断丰富、改进、完善的。

有理由相信,习近平有关“爱国者治港”的主张绝非总结,而是传递信号,是一系列政制制度设计大幅调整,从而堵塞疏漏的信号。

此外,北京据称已经先行做出自我调整。香港01引述消息人士透露,现时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的人手编制约为480人,将会出现一次“海啸式”的大规模人员轮换,可能涉及一半岗位会有人事变动,规模之大属历来罕见。消息人士表示,接任的人选许多都与香港并无交集,甚至不懂广东话,可以“更客观”、“更科学”地分析香港问题。而接任的新面孔亦较年轻,来自“五湖四海”,目的就是以全新的角度和方法,探讨、解决香港错综复杂的各种政治和经济民生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