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办巨震来袭 香港政界也应有一场“换班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31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与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一道到访香港警务处时,中联办警务联络部部长陈枫被报道相伴随行。这确认了不久前有关陈枫仕途变动的猜测,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所谓中联办“换班潮”的传言。

2021年1月31日,骆惠宁现身香港警队。(新华社)

现年53岁的陈枫长期在福建省公安系统任职,2011年5月至2012年12月间曾带领中国第16支赴东帝汶维和警队在联合国东帝汶任务区执行维和任务,该警队全体队员后被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和东帝汶总统“团结勋章”。

警务联络部是中联办内设机构,设立于2005年,用以强化香港与内地之间在警务及处理案件等事项上的合作。

此番中联办警务联络部“一把手”由李江舟换为陈枫,或许只是中联办正在发生的“换班潮”的其中一部分。稍早前,曾有传闻称中联办宣传文体部部长李海堂已离职,由2020年11月从中共中央政法委“空降”的郑琳接过职务。

更有“知情人士”向港媒放风称,现时中联办人手编制约为480人,而是次人员“换班潮”涉及一半编制,即约240个岗位,不单涉及基层岗位,亦触及部级管理层。该“知情人士”还表示,这次人员换班,并非“炒人”,而是希望“新人事、新作风”,以全新方法处理香港问题。

中共中央对港人事的变化,源于对港政策的变化,这一切又都因应于香港一场旷日持久的“修例风波”。中央对港人事的变化,是以2020年1月出身地方大员的骆惠宁“老将出山”就任中联办主任为开端,至今已经历时一年之久。

尽管在此其间也曾有《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赴任中联办副主任,时至今日才迎来一场大规模的人事变动,可见人事的调整并非一蹴而就,折射出中央对港治理的慎重态度。

在中共中央提出和加强“全面管治权”的政策指向后,推出了“港版国安法”,成立第四个驻港机构——国安公署,作为中央治港的关键承载点,以及香港与中央之间关键衔接点的香港中联办,角色作用和存在感都在持续增强。

事情总是需要人来做,新人更容易推行新政策。毛泽东曾说,“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2020年伊始身兼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书记的中联办主任换人,意味着进入了中央因事用人的新阶段。但一个骆惠宁肯定没有扭转乾坤之功,在中央的有力支持之外,他还需要一整套“团队”的配合。

从骆惠宁赴港,到此次中联办“换班潮”,时隔已有一年。这一年时间,其实也是中央对原先治港团队重新审视的一个过程,失察失职者、与当地利益纠缠不清者、对新政策缺乏执行力者,以及任期将尽者,都应被调离岗位,以为更能贯彻中央治港新政策的人选团队让位。

如果中联办此次“换班潮”确实换人近半,也将说明中共中央的决心,对其治港新政策的重视,香港中联办未来角色变化之大也令人浮想联翩。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1月,深圳市首次定向港澳选拔公务员千余人,香港政府则在2021年1月公布了“粤港澳大湾区青年就业计划”鼓励香港青年前往大湾区内地城市工作和生活。可见香港与内地都有意加强包括官场在内的人员双向交流,此番中联办“换班潮”里赴港任职的官员未来会否进入香港体制内工作,还有待继续观察。

这种人事层面的交流,其实是以一种巧妙的方式破解“一国两制”里“两制”的隔阂。即使身处不同的体制之内,以不同的岗位和方式工作,如果都能认同“一国”的核心理念,也不至于造成“两制”的冲突,如此反而更有助于巩固“两制”的基础。

此外,对于令香港创痛巨深的“修例风波”,香港政界更应有深刻的反思,在中央治港思路已变的情况下,香港政界其实也应该经历一场“换班潮”,让支持“港独”、有意破坏香港稳定发展局势的政治人物退出政治舞台,落实“爱国者治港”。

总之,经历“修例风波”之后,香港正在重回安定。中联办此番“换班潮”将是中央治港迈出的新的重要一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