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为贾平凹之女“正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贾浅浅因为其“尸”字头诗歌而陷入舆论口诛笔伐。(微博@诗酒面相)

近日,中国文学界颇不平静,前有“方方日记”,后有“浅浅诗歌”,好不热闹。

彼时,《方方日记》被批得体无完肤,但是窃认为,它有它的价值或意义,而方方本人总归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文学家,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至于那些批评的声音,不过是因为《方方日记》“破圈”了,成为一个人人皆可参与争议的东西,不足为怪。

而今,窃更以为,“浅浅诗歌”及其发明者——贾平凹之女贾浅浅一夕之间成为众矢之的,同样值得肯定,同样也有它的价值或意义。为什么呢?

贾浅浅诗作究竟如何评价,请点击下图观看其作品:

+2

至少它证明,在当代中国文坛呼风唤雨的贾平凹果然是“虎父无犬女”,仅凭一些“尸”字头字眼便成就了贾浅浅“作家二代”的大名,要知道“一朝天下闻”是多少穷酸文人倾尽一生精力都难以企及的目标;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它将诗歌从高不可攀的神殿拉下凡尘,成为一种人人皆可曰“吾胡不能”的可以消费得起的高雅事;更更难能可贵的是,它为那些因为高山仰止而不敢造次的凡夫俗子瞥见了“贵圈”的真实生活、妍媸面孔。一举三得,岂不居功至伟?

更何况,如今看来,贾浅浅本人,一没有父亲代笔,二没有贿赂文坛——吹喇叭抬轿,三更没有贪他人之功而据为己有以自肥……

对于屎尿屁之流,文辞清奇也好,肮脏污秽也罢,那至少是人一字一字构思出来的,也都是她本人的影子,足见诚实。

新华社《“尸字头”入诗:或可自赏,莫付流觞》一文为贾浅浅“开脱”说,文艺作品中适当地打破禁忌,也确实是一种创作手法,可以更好地触动受众的心灵……我们要防止对名宿之后有过多的恶意猜想……当然,这篇文态度是有所保留的,但至少表明贾浅浅本人并非十恶不赦之人,甚或还可能是独辟蹊径,开辟当代中国诗歌新天地的大作家。

乃父贾平凹曾言,“她的诗在各种杂志上不断地发表,偶尔我读到了,也让我惊讶,她怎么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是这个时代的句子,我是远远撵不上了,倒生出几多感叹和羡慕。”

所以,贾浅浅何罪之有?我们认为,恰恰相反,非但无罪而且有功,有大功。

至于“爆红”与否,则恐怕并非贾浅浅一人所能左右。诚如《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注:应为“凸显”)诗坛乱象》所言:

这种“浅浅体”诗歌,之所以受到追捧以至突然爆红,是因为有无数看不见的手在翻云覆雨、兴风作浪。除了贾平凹不遗余力地透支自己的名气,直接为贾浅浅助推、站台,更有一帮文坛哥们儿低首下心地拼命忽悠、集体起哄,其中的一员猛将,就是以大胆夸人闻名遐迩、备受当红作家推崇的张清华。
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

也正是如此,这位三十七岁到深圳打工,尔后自我成才的文学评论人难掩愤怒,痛斥“这种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这与诗歌怎么能够捆绑在一起,更无法想象,那些出版商们为何要如获至宝、争先恐后地包装出版”,并引述他人评论哀叹“当下诗坛一纸垃圾,遍地鸡屎”。

所以说,当代中国文坛之悲哀,不在于“浅浅体”之存在,而在于文坛也渐染了权力崇拜和山头主义,让“学阀”成为可能,让文坛的一团和气窒息了任何自我检视的能力而沦为肤浅的自娱自乐,而其后还追随着一群趋之若鹜者。

由此而言,如果说“浅浅体”只是羞辱了中国文坛的话,那么它的爆红则是在羞辱所有中国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