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中国党政换届大季到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7年10月24日,中共十九大会闭幕会,从左到右依次为胡锦涛、习近平、江泽民、李克强举手表决。(AFP)

从2021年年初开始,中国大陆启动5年一次的大规模地方换届选举,覆盖从村(居委会)到省市区的各级地方组织。此次换届将为2022年秋中共二十大以及随后的2023年新一届“两会”做出充分准备,因此实则是奠定中国地方到中央中共和国家机器人事组织的“大事”。

多维记者注意到,近期,中国内地多名地方大员已召集会议部署自下而上的换届选举工作。官方消息披露,1月9日湖南省委书记许达哲主持召开乡村换届工作座谈会。2月4日,河南省委书记王国生在开封市兰考县调研村居“两委”换届。而北京、河北、山东多县市等早在2020年下半年即开始预备。

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其一,此次换届选举是中共将基层换届时间进行调整,统一五年任期后的首次换届。

2017年10月份,中共十八大修改中共党章,将中共党的总支部委员会、支部委员会由每届任期两年或三年修改为三年至五年。此后,2018年12月份,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亦将基层自治组织任期统一延长至5年,以契合中国全国和地方党政机构任期。

彼时,中共解释称延长基层“两委”任期将有利于保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同时尽可能避免黑恶势力、宗族家庭等对换届的干扰,降低频繁选举所造成地方财政负担。

目前,北京、山东等地已发布通知,将基层“两委”选举的时间推迟到2021年上半年。2020年9月份,北京官方称,按照中共中央统一部署,为了使北京与全国村(居)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和县乡换届选举同步进行,9月25日,北京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调整全市村民委员会和社区居民委员会选举时间的决定》,决定将全市第十二届村民委员会和第十一届社区居民委员会选举时间调整至2021年。

而山东省则在2020年8月份发布《关于调整村民委员会城市居民委员会任期和换届选举时间的决定(草案)》,一是将村民委员会、城市居民委员会每届任期由三年调整为五年;二是将换届选举时间调整至2021年,与全省县乡换届同步进行,并规定“新一届村民委员会、城市居民委员会选举产生之前,原村民委员会、城市居民委员会继续履行相应职责”。

其二,北京强化了中共对换届选举的集中统一领导,尤其是在重要人事组织安排中,被认为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

2020年新版《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选举工作条例》公布,《中国共产党地方组织选举工作条例》获审议通过。这两份出台时机巧妙的文件同时大大增加了中共上级组织对下级换届选举中的话语权。比如前者要求中共基层党组织委员会候选人的产生,不再只是由上届党组织多数确定,还要经过中共的上级党组织审查同意,并酝酿确定;而且党代会和党员大会、新一届委员会正副书记和纪委书记的预备人选都要提前向上一级组织报批。这些动作被视为对“唯选票”论的纠正。

自1990年代下半期开始,中国各地曾涌现民间的参政热潮,这就是当时的“独立候选人”。但是,这非但没有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反而影响了中共对独立候选人的猜忌。与此同时,基层民主选举曾被视为中国民主试验的未来,其成败被认为将影响中国的民主化进程。然而,2011年起乌坎事件促使人们对当时中国基层民主选举产生质疑,村民委员会受制于地方宗族势力,长期被少数人把持权力剥夺集体利益,而一人一票产生的自治组织又与地方政府发生尖锐的政治冲突……

此外,在中共十八大前后湖南、辽宁、四川发生的贿选案更是将选举弊端延伸到更高层级。而令计划操控党内民主测评程序,影响选票,同样也促使北京改革选举制度。北京对完全依赖于投票的民主选举形式越来越难以维持完全信任,因此层层加码,试图避免规避基层选举的不可控性。

但是,弊端是显而易见的,北京通过层层领导势必弱化民主选举的竞争性,让选举有沦为小圈子协商的可能。

回顾中国基层民主进程标志性事件乌坎事件:

其三,中共公布十大选举禁令,防范境内外敌对势力上榜。这意味着换届选举的政治安全属性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早在2016年地方换届选举时,中纪委、中组部等曾发布通知《关于加强换届风气监督的通知》,提出“九大禁令”,包括严禁拉帮结派,严禁拉票贿选,严禁买官卖官,跑官要官,严禁造假骗官,严禁说情打招呼,严禁违规用人,严禁跑风漏气,严禁干扰换届等,较之更早一次换届的“五个严禁、十七个不准和五个一律”禁令更为严厉。

彼时,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风暴不仅席卷上百名带病提拔的省部级以上高官,更重要的是贿选大案刚刚被彻查,牵连甚广。2016年8月28日,中共中央印发《关于辽宁拉票贿选案查处情况及其教训警示的通报》。通报称,辽宁拉票贿选案“涉及面之广、涉案人数之多、情节之恶劣、性质之严重,触目惊心、发人深省”。

截至目前,尽管中共反腐“存量”尚未完全清除(习近平评估),但是这次十大禁令除大抵与2016年相同或者接近处外,重要的变化在于将境内外敌对势力列为干扰换届的首要大害,宣称“严加防范、坚决打击”。

有理由相信,在美式选举实践的倒退争议和中外制度之争、香港反修例风波的背景下,北京会严防死守,避免外界借机发难中国的民主化问题。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