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首部武汉抗疫纪录电影导演:特别时刻上映只是巧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武汉又一次成为国际媒体的焦点,是因为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在武汉实地访问,调查新冠病毒起源。(AP)

中国首部以武汉抗疫为题材的纪录电影《武汉日夜》日前在中国大陆院线公映。这部纪录长片的绝大部分影像素材均来自于去年武汉封城期间三十多名媒体从业者为了报道新闻而进行的拍摄,包含了大量武汉各大医院内医生救治新冠患者、病人在封闭环境下的种种经历等珍贵影像资料。即便抛开影片制作方式上的特殊性,在新冠肺炎疫情注定在世界历史上留下重要一笔的背景下,武汉封城作为人类抗击疫情的标志性事件,有这样一部真实呈现武汉医护人员、病患、志愿者以及其他普通市民面对“至暗时刻”的压力、焦虑、勇气、韧性的纪录电影,其本身的意义已无需多言。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武汉日夜》导演曹金玲,此为系列采访第二篇(共三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对话首部武汉抗疫纪录电影导演:从开始就没想过宏大叙事

系列采访第三篇:对话首部武汉抗疫纪录电影导演:影片遵循艺术而非意识形态

多维:一年前的1月23日凌晨,武汉的离汉通道关闭,这个一千多万人口的城市为了防控疫情的需要而完全停止了人员进出流动。《武汉日夜》选择在今年1月22日全中国首映,这是特意安排的吗?

曹金玲:其实没有。我在进入这个项目的时候,期待影片上映的时间能更早,包括我们的出品方也希望更早,因为谁也没有办法预知疫情的发展会如何。我曾经在去年5月份的时候很乐观的以为,疫情就这样过去了,也不知道后来还会反复。

去年4月武汉已经渐渐恢复正常了,各地的疫情也已经慢慢得好很多了,基本都控制住了,我们其实更想把影片当作那个特殊时期的一种记忆呈现出来,让大家都能回过头去想想这个东西。如果两三年后再拿出这个片子,它的意义就不太大了,作为纪录片《武汉日夜》可能还是有一定的时效性。

所以当时我的创作压力也很大,希望更早的去上映。我已经尽了全力,但过程还是很慢(你也知道我的上部电影的创作过程持续了4年),我在哪个环节都不想凑合,声音、剪辑、音乐、调色,都能使《武汉日夜》更具电影感。

哪一个环节都想尽力,所以就一直拖,我们也是在去年12月末才通过技审,觉得影片也不适合在春节档放映,春节之后好像也不是很合适,那就尽早吧,因为片方有他们的考虑,刚好也是有这个时间段的档期。

2020年4月7日,在武汉江汉区新华街江北社区,工作人员拆除临街门面围墙,为“解封”做准备。一天之后,武汉离汉通道重新开放。(视觉中国)

多维:公映时间可能是各种原因之下的巧合,但这个时间点会显得更有意义。在离汉通道关闭一周年之际,除了一些香港媒体有操作这方面的新闻选题,中国大陆无论是媒体也好,还是其他层面也好,都没有见到相关的舆论声音。此时有这样一部纪录电影在院线与观众见面,算是有所弥补。

曹金玲:《武汉日夜》的素材也是从去年这个时候开始拍摄的,从拍摄来说也是一周年。影片上映之后,从不少武汉、湖北观众的反馈来看,他们很多人感觉是一种缅怀和安慰,因为去年那个时候被媒体形容为“至暗时刻”。

其实一年的时间好短暂的,我一直感觉在疏忽之间2020年就过去了,很多那些痛的记忆,好像犹在身边,犹在耳畔的感觉。我们创作这部影片的目的,更多是希望它以一种慰藉、一种尊重、一种爱的力量去抚慰所有人,让大家能够在这种人性微光中体察到这种力量,尤其是在今年好像也没好到哪儿去的背景下,各行各业都还面临着非常大的困难。

影片的终极预告片也是我们参与剪的,就像其中我们想说的那样,这部影片不单单是献给武汉,也是献给疫情当中很不容易、还在坚持努力的每一个人。

多维:影片在内容里设置了很多生与死的循环,形成互文;而从疫情被所有人知晓,到今天“一周年”的首映时刻,其实也构成了影片之外的一种互文关系。

曹金玲:是的,是的。我在创作的时候特别在乎互文,很多在镜头里做到了这一点,比如我们开场的时候就是长江,结尾的时候也是长江;影片声音开始的时候还没有进入画面,先听到是长江的流水声,结尾也是,那种感觉,好像一切的来去、生死、日夜、黑白,都像长江水一样,逝者如斯夫。而我们在此刻、在当下如何关照到此在,我们如何再走到下一次此在,这个部分还是要有一定的反思,我觉得这是影片对我自己的意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