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机不来考虑不叫“武汉肺炎” 民进党议员为何如此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9月18日,台湾国防部发布《中共解放军逾越海峡中线及进入我西南空域活动情况》。图中位于台湾海峡、闽台之间海面的线,即为台湾方面认定的“海峡中线”。(台湾国防部)

日前,台北市议员梁文杰在媒体人赵少康主持的政论节目中说,如果中共军机三个月不来,台湾可以考虑把“武汉肺炎”改成“新冠肺炎”(COVID-19),大陆愿不愿意呢?

自世卫组织(WHO)给予正式命名为新冠病毒(SARS - CoV-2)之后,各国和地区媒体都改用此一新名称,只有台湾的政府官员及媒体仍然称“武汉病毒”。曾有媒体质疑为何还使用此一被认为带有歧视性的用语,台卫福部长陈时中以“叫中国肺炎不是更糟”来回应。

梁文杰将“武汉肺炎”和“共机绕台”类比,显然在其看来,后者也是对台湾人民情感的伤害,而类似的话,不只民进党如此说,连国民党的马英九、朱立伦也跟着讲。

然而,在共机来台之前,台湾军机到大陆也早有先例。当年国共对峙的年代,黑猫中队、黑蝙蝠中队哪个不是飞越海峡中线到大陆执行侦测任务。那时有人飞到江西、有人飞到内蒙古、新疆。1962年9月,陈怀生驾驶U2侦察机飞往大陆执行侦照任务时,在中国南昌附近罹难。当时蒋经国在悼念文中说,“怀生已经从七万尺高空掉在自己的国土上牺牲了。”可见,那时过线也不是并吞侵略,是捍卫国家主权。

还有张立义,1965年他驾驶U2侦察机在内蒙古包头上空被击落,张立义是南京人,他的母亲家人都在大陆,他是被俘,也是回家。张立义1982年可以获准回台,但妻子改嫁,二人破镜重圆已是近十年后。张立义后又回大陆,他不是俘虏,是贵宾。2015年为参加九三阅兵,张立义到北京和当年看管他的人见面,老友相逢,谈笑间大家都老了,还有人掉了泪。张立义说,中国人就是中国人,我为何要把自己甩在外面,不忘历史包容仇恨,希望两岸和平统一。

张立义为台湾空军第35中队“黑猫中队”的U2高空侦察机飞行员,于1965年在内蒙古上空遭解放军击落,遂留在大陆生活,直到1982年才获释,经由香港前往美国,并与分离多年的妻子张家淇破镜重圆。(台空军司令部)

这是当年台湾军机过线的故事,在大陆没有人说,陈怀生、张立义驾机绕陆是伤害中国人的感情,因为那是国共兄弟阋墙,却不是面对中国是去是留的国族之争。因此,伤害感情的不是军机过线,而是台湾社会的国家认同比之几十年前已判若天渊。

而外省第二代的梁文杰,从浙江大陈岛到台湾落地生根,当然知道上述历史,但很多外省家庭出身的子弟,未必跟对岸有上一代的血海深仇,却不能排除“反共执念”,这一点,在民进党内的外省二代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在选举时,对上国民党权贵,他们说自己是低级的外省人,如梁文杰和蒋万安对决时给自己贴上大陈义胞的标签。可实际情况是,梁的外公在调查局工作,即便不是吃香喝辣,至少过得比那些无依无靠的老芋仔强太多,但是洪素珠羞辱荣民事件爆发时,在声援群体中,却看不到梁文杰的身影。

如今台湾的身份证上已经没有了省籍,第一代的外省人早已凋零,第二代外省人中很多也渐渐老去,但省籍问题仍然时隐时现。尤其民进党内的这些外省子弟是走向与父辈针锋相对的方向,他们只能靠比本省族群更激进地批判外来政权、批判“中国”,来博取非我族类的信任。有学者形容,这几乎是当代精神分析源起的伊底帕思(Oedipus)弑父情结的翻版。

梁文杰的内心世界外人不得而知,但从他说如果中共军机不来,台湾可以考虑把“武汉肺炎”改成“新冠肺炎”观察,台湾仍有许许多多人在反共仇中的泥淖中不能自拔。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有时悲情与矫情,或许也只是一线之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