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遐想:从冲突到激烈竞争 中美关系的变与不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期待拜登(Joe Biden)以美国总统身份,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再次握手。图为2013年12月4日,习近平(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握手。(Reuters)

“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当地时间2月7日播出的一段采访中,美国总统拜登谈论了有关中美关系的话题。他表示,自己会用与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中美关系。从“冲突”到“竞争”的表述,也让很多人对未来中美的走向充满期待。

拜登承认自从上任以来,他还没有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尽管拜登已经和许多其他的世界领导人交谈过。拜登说,“没有理由不给他打电话。”他对习近平表示了一些赞扬,他说,“他(习近平)很聪明。他非常强硬”,拜登还说:“他没有——我的意思不是批评,只是现实——他的骨子里就没有民主。”

“我一直对他说,我们不需要发生冲突,”拜登回忆起2009年至2017年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与习近平的讨论时说。“但会有激烈的竞争。我不会按照他知道的方式去做。那是因为他也在发出信号。我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做。我们将关注国际规则。”

这是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以来,首次就中美关系,包括对习近平的看法,发表公开讲话。那么,中美关系在拜登时代将迎来转机吗?如果说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的主调是贸易战,拜登时代的中美关系又将以什么样的基调呈现呢?

多维新闻在此前文章《项庄舞剑意在“拜公” 北京宣告成功进行反导试验的三重意味》就曾指出,回顾拜登政府上台几周来的情况,可以发现,他对中国采取了冷处理加“适度敲打”的策略。可以预期,拜登政府将延续强硬的对华政策——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拜登愿意在贸易、科技或在南海、台湾与中国降低对峙的程度。

但显然,在具体战术层面将于有别于特朗普时代——也即用与特朗普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中美关系。而这必将对中美关系未来的走向产生影响。

首先,贸易战的战火可能消退,或者说不再延烧。

特朗普时代中美贸易战的开打,让中美关系跌入20年来的最低谷——中美两国关系虽然没有恶化到全面脱钩的地步,但事实上,中美的全面对抗已经是既成事实。虽然在过去两年多时间的贸易战交锋中,中国更多的是处于守势,美国也并没有斩获所谓的胜利,这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没有硝烟的战争,继续持续只能是“互相伤害”。这一点相信拜登政府有深刻的认识。因此,拜登时代,中美贸易战的战火大概率不会“烧得更旺”。

当然,拜登政府也不会轻易推翻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措施。因为,纵然美国各界不一定完全认同特朗普时代的做法,但民主和共和两党皆公认中国为竞争对手,以及支持更强硬的对华策略,若拜登软化对华手腕,例如撤销入口关税或其他前任的对华措施,那他就要准备好面对抨击。

拜登与习近平的数次会晤回顾(点击查看大图):

+8
+7
+6

2月4日,在美国国务院发表演讲时,拜登把中国称为“我们最严峻的竞争对手”,美国将对中国在经济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问题采取行动。虽然拜登话锋一转,又表示愿意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情况下与中国合作,但可以预期,未来中美在知识产权方面的争夺将更加激烈。

其次,人权议题将重回中美关系话语体系。这与特朗普时代显著不同。

在人权问题上,拜登坚称中国必须付出代价。这与特朗普形成鲜明对比,特朗普经常回避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在上述采访中,拜登说“我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做。我们将关注国际规则。”拜登在美国国务院的一场演说中曾表示,他将与盟国更紧密的合作,并透过合作对中国进行反制。

拜登强调应对专制主义的强硬态度,尤其提到了来自两个国家的威胁: “美国领导人必须迎战这专制主义崛起的时刻,包括中国日益蓬勃与美国对抗的野心,还有俄罗斯破坏与干扰我们民主体制的决心。”人权问题,无疑将是拜登政府的突破口。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Blinken)2月5日与中共负责外事工作的政治局委员杨洁篪通话,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双方第一次高层的对话,字里行间透露出双方关系的症结所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Ned Price)透露,布林肯向杨洁篪表示:美国将持续为人权及民主价值挺身而出——包括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等问题上向中国施压。

2021年2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同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举行视频对话。(中国外交部)

中国外交部的新闻稿,用了大量的篇幅陈述杨洁篪在通话中的观点,其中包括:香港、新疆、西藏等事务均为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

与特朗普政府内的一些鹰派人士不同,一直以实用主义著称的拜登,没有把与中国的竞争是类比于与苏联冷战的文明斗争。但在人权问题上,相较特朗普政府,拜登政府给予了更多关注,未来中美之间在人权问题上的摩擦,相信将比特朗普时代更加频繁和激烈。

第三,是人们关心的台湾问题。谈到中美关系,台湾问题从来都是不可能回避的议题。在台湾问题上,拜登时代也将有别于特朗普时代。

特朗普时代,美国持续狂打台湾牌,特别是在过去一年,美国不断在台海提升军事存在,包括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和美国副国务卿克拉奇(Keith Krach)两位政治人物的访台,也打破了过去很多年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默契。

担任过8年美国副总统,以及长达36年的联邦参议员的拜登,曾造访过台湾,对于台湾前途的立场,他曾言:“坚决主张要由台湾人民来决定。”台湾绿营媒体将之看作是拜登在台湾问题上的政治主张。

拜登于2001年以美国联邦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身份访问台湾,但当年拜登结束台湾之行后,转头访问了中国大陆,与北京发展关系。在台湾问题上,拜登支持以和平方式寻求两岸关系的改善。显然,相较于“政治素人”特朗普的“疯狂”,拜登这位美国资深政治人物更显谨慎和理性。

当然,历史经验只能是参考。拜登视中国为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会否因为台湾问题与中国决裂,甚至爆发军事冲突。相信这样的可能,较特朗普概率会更小。与特朗普的激进不同,拜登代表的是美国建制派的一贯“模糊”立场: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不可能收手,但也不愿付出高昂代价。

普遍认为,拜登在台湾问题上可能不会太过激进,因为,中美之间可能都不太愿意承受一场战争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两岸关系走向决裂,台海滑向战争的深渊,于美国而言并没有太多好处。这无疑将为两岸的未来,赢得一定的时间和空间。

上任两周以来,拜登已和多位外国政府首脑通过电话。2月11日,中美两国领导人也实现通话。不过,台湾总统蔡英文寻求的与拜登通话并没有实现。有分析称,拜登或已拒绝蔡英文通话请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