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故事”:中国与西方长久的引爆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疆议题复杂而严肃,自然不能简单以“故事”称之。无奈地,同一个新疆、同一群少数民族,在中国与西方媒体口中有两种版本。如何论述新疆的“新疆故事”,根据不同的需要,都有不同版本。

2012年习近平政府上任,直至2014年,新疆巴楚县、莎车县乃至于首府乌鲁木齐市,陆续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其中2014年3月的云南省昆明火车站恐怖攻击事件,使中国民意对中央过去的新疆政策质疑升到高点。恐怖袭击,这在中共眼中是个头疼的问题,对于那时的中国舆论而言,新疆更是快与“爆炸”放上等号,民意汹涌。

在2014年后,在新疆少数地区开始有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中国大陆媒体常用,也会称为教育转化培训中心,西方媒体通常称为“再教育营”,本文以下简称为“教培中心”)。2016年之后,新疆教培中心更大规模地开展,自此西方媒体上各类“再教育营”的新闻开始频繁出现,西方的少数民族学者(或研究中国的学者)纷纷接受采访,不少都抨击中共在新疆上的政策。

如今看来一片祥和的乌鲁木齐市,过去也发生过数次恐怖袭击事件。(新华社)

近日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了一名目前已经逃至美国的女性,女子称自己在教培中心时受到不人道的轮奸及酷刑对待。2月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表示BBC过去报道新疆议题都有诸多不实,比如BBC曾经采访了一名女子,自称曾被关押在“再教育营”,“但事实上她从未在教培中心学习过。”

“她自称曾被强制绝育、摘除子宫,但事实上她于2013年3月在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妇产医院生第三个孩子时,自己在分娩志愿同意书上签字表示同意剖宫产、要结扎。”汪文斌表示。

BBC在之后也发了一篇文章“BBC新疆性侵报道引发英美澳反应,中国指责‘毫无依据地抹黑诋毁’”,但在文章中仅提到中国外交部认为这报道不实,并没有对于汪文斌口中与BBC报道完全不同的地方做出说明。

西方媒体与中国外交部,讲述两种不同“故事”。西方认为中国人“被洗脑”,但中国对新疆议题的舆情有几个反应。一是,西方自身面对恐怖攻击,又有什么办法去应对?中国不能时不时发生极端宗教的恐怖攻击。二是最普遍的质疑及情绪反应——美国士兵在中东,杀了多少无辜百姓?

“双重标准,刻意攻击中国”是中国社会的普遍反应。

而观察西方舆论对这些新闻的反应,则发现并非“刻意攻击中国”如此简单可以解释。

中国政府在2019年发布的《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内文提及教培中心是帮助学员摆脱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束缚的重要措施,且埃及、沙特阿拉伯等穆斯林国家的媒体亦有报道过新疆在去除恐怖主义的努力。

过去《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并非没有被西方媒体报道过,但最后总是新闻下方评论一面倒地“中国称再教育营里的人很快乐”等讽刺留言,呼吁“制裁中国,救救新疆人民”的也所在多有。至于2020年11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谴责澳洲士兵杀阿富汗儿童的事件,澳洲媒体或BBC等西方媒体的评论区中,虽然也有对中东的反思,但更多的仍是“中国专制国家没资格说”、“民主国家媒体自由”等评论。

可以明显发现,西方社会确实是有同情新疆人民的情绪在,但当面对中方“西方国家残害中东穆斯林”的质疑时,评论就容易导向“民主与专制之争”,而非都以人权来论。

需要明白,那时中澳就阿富汗儿童的争议来说,说“中国没资格评论”的舆论,比“这是假新闻”多上许多。而西方媒体的报道几乎全聚焦在中澳关系,而非阿富汗百姓——对于“人权”一词而言,这是最大的讽刺。

人权的背后,还是老牌民主国家碰上崛起的中国,两种体制、意识形态与利益相撞的老问题。

可以显见的未来是,不论中欧进一步的投资协定能不能完成、中美关系能“不对立”到什么程度,西方重要政治人物及媒体,仍会在新疆议题上持续表态。可叹的是,到底是不是单纯地“谈人权”,天知地知,中西双方都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