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台湾知名音乐人 却因一首合唱重新认识了毛泽东与共产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张洪量曾唱红《广岛之恋》《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等情歌,红极一时的他在2000年淡出歌坛,回归牙医本职工作。(视觉中国)

曾因创作《广岛之恋》《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美丽花蝴蝶》等经典流行音乐作品,张洪量的名字在华语歌坛为人熟知。

张洪量出身台湾医师世家,大学时期就读牙科专业,功课起初很好,但到大三以后愈差,后来他开始专注音乐创作,玩古典音乐,搞作曲,还玩越野机车,他自称是同学眼中的异类。再之后他加入滚石唱片,从第一张专辑《心爱妹妹的眼睛》开始,在乐坛初试啼声。

1992年,张洪量发行专辑《有种》,这是一张探索黄种人生命起源并对中华民族前途寄予无限厚望的音乐作品。对于这个出生在台湾苗栗,已经来台25代的客家子弟来说,作为一个纯正的台湾小孩,儿时他的生活与大陆没有任何关联,也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到有关大陆的讯息。但相比很多人,张洪量却有一颗炙热的中国心,而改变张洪量生命的,竟是一段来自童年的意外经历。

张洪量在自述中曾写道,我从小学习各种乐器,也非常热爱音乐,而那时候台湾的音乐来源除了日本演歌式的台语歌曲,就是简单空洞歌词老套的国语歌曲或陈腔烂调的爱国歌曲。对一个在音乐上过度早熟的灵魂而言,这些对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我便开始沉迷英语歌曲。由于经济能力不允许我大量购买黑胶唱片或卡带,满足对音乐饥渴最好的方法只好是听不花钱的收音机。

有一天夜晚,我打开收音机,像平常一样将转盘转来转去。突然我的手像是被某种魔力吸住了,我渐渐调整转盘,歌词也听得比较清楚了:“中华民族的儿女啊,谁愿像猪羊一般任人宰割,我们要抱定必胜的决心,保卫黄河,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我的心中不禁冒起来一个大问号:一个还在吃香蕉皮的地方怎么可能有如此令人感动的音乐演奏还有演唱的人。合唱声的结束让我从激动的心神中苏醒了过来,播音员介绍着“这里是福建人民前线广播电台,您刚才收听的是黄河大合唱,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

一听到是当时台湾称之为“匪区”的大陆广播,全身不禁似被电流通过的紧张,若被人知道是要被关起来的。又继续听播音员徐徐道来毛主席的伟大及蒋匪美帝的勾结等等。为什么我们敬爱的蒋总统被称为蒋匪?虽然想拒绝接受称赞毛主席的功绩并将蒋总统贬抑得体无完肤的广播内容,心中还是产生一个个对过去所学的有关蒋总统及毛泽东的历史的怀疑。

之后的一年间,偷偷收听“匪区”的广播变成我的嗜好及不为人知的秘密。从那里我听到了更多关于毛主席及其他民族交响乐。我也终于有机会将一部分黄河大合唱及钢琴协奏曲收录下来,但是每一个反复聆听的片段都能让我激荡好久。那时候,我对毛主席的感觉总是伴着黄河的音符字句,虽然广播中对他的歌功颂德我无法完全接受,但是在音乐合唱的潜移默化中,对他的感觉悄然发生变化,渐渐地感觉到他的民族自信及打倒帝国主义精神。

一首黄河大合唱让张洪量重新认识了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请放大图片浏览):

+3
+2

又是几年后,一个阳光四射的春日午后,下课放学回家的途中,当我蹦蹦跳跳走在回家的田埂小路上,远远看到水稻田及灌溉的沟渠上散布着许多小白纸。走近一看,原来是漂在水稻间已经浸湿的许多白色传单及红色的本子,我好奇地拾起其中一个红本子,“毛泽东语录”几个狂放的草书字,一字一字地跳入我的眼睛。回到家,我小心翼翼地一页页地打开,好像终于掀开了耳闻好久的神秘人物的面纱,我终于开始领悟到我从小拒绝不平等,拒绝被强权压迫的信念来源。从此毛泽东与黄河大合唱成了我的硬骨头里最重要的成分。

张洪量说,幼时那段接触毛主席的时光,也许培养了我日后独立客观地对待历史及事物的能力。之后到美国留学多年,学的是电影导演,第一个想拍的人物传记就是毛主席,完成我懂事以来的梦想,让更多的黄种人及被压迫的民族有机会从毛主席那里得到往前迈进的动力。

张洪量在2000年告别歌坛,他娶妻生子、重操旧业,回到牙医的岗位,如今已是知名专家,但对于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即便身在台湾,张洪量从来未忘。而这样的情怀与初心,或是那些以台湾人自居专断排他的本省人以及那些乐不思蜀的外省人难以望其项背的。而那张在华语乐坛独树一帜的《有种》专辑,也许就是对他家国情怀最生动的诠释。

28年前,张洪量在歌中唱道,我的家乡在台北、北京、上海、香港、广州、拉萨、青岛、长春、重庆、吉林、高雄、伊犁、西安、桂林,终究我们都是一个样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