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治边关键执行者 特殊的5个“自治区”政府主席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内蒙古政府主席布小林(前左一)是内蒙古首个女性政府主席。(新华社)

2021年2月2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布小林坐镇鄂尔多斯市委常委会,听取该市领导班子以“批评与自我批评”为基调的民主生活会。在此前几天的1月末,布小林在内蒙古人大会议开幕式上报告时,突然晕倒在地,一度引发外界对内蒙古当地政情的热议。

在中国31个省级地区里,有5个有着“少数民族自治区”之名的省级地区:内蒙古自治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和西藏自治区。这5个地区同时也是中国内政治理和国际舆论关注的几个热点区域,比之其他地区,更多了一些有关民族、文化、语言等方面的问题。

内蒙古近年就在经历一场引发争议的教育教材语言改革风波。作为当地政府主席的布小林,应该正承担着较多责任与较大压力,这也凸显出了5个“少数民族自治区”政府主席的特殊角色。

特定的民族身份

除了内蒙古的布小林外,另外4个“少数民族自治区”政府主席分别是新疆的雪克来提•扎克尔、广西的蓝天立、宁夏的咸辉和西藏的齐扎拉。

按照中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规定,少数民族自治地区的行政首脑,“由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公民担任”,也即各地政府主席必须由拥有该地区主要且特定少数民族身份的人士担任。

因此,内蒙古布小林属于蒙古族,新疆雪克来提•扎克尔属于维吾尔族,广西蓝天立属于壮族,宁夏咸辉属于回族,西藏齐扎拉属于藏族。

这一法律规定赋予当地少数民族某种特定的权力,一定程度上充实了“自治区”之名。之所以有此规定,是因为如此安排有助于中共建立全国性政权之前尽快统一中国,也能展现对当地少数民族的信任,并促进各个民族之间的团结。

不过也有批评认为,这种具有明显排他性的法规,其实无异于一种只有当地某个少数民族才能享有的“特权”,而且有些形式主义之嫌。不论如何,政府主席都只是实行“民主集中制”式领导的当地党委常委会里的“二把手”,而作为“一把手”的党委书记,则往往都是汉族官员。

这种民族身份安排,一定程度上也实现了当地人口的普遍代表性,因为即使在这些“少数民族自治区”里,汉族人口也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如内蒙古的汉族人口长期以来都是蒙古族人口的4倍左右。

起于基层

5个“少数民族自治区”的政府主席,大多是从当地成长起来的本土官员,但也并非都是如此,具体情况又与该少数民族人口分布情况存在较大关联,因为较大的分布范围为跨区域调职提供了前提。

维吾尔族主要分布在新疆,自1979年以来新疆政府主席共有5位,他们在任职政府主席之前的仕途从未离开新疆。现任新疆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在20世纪70年代曾是新疆的一名知青、老师,改革开放后又以一名技术员的身份进入官场,逐级升迁至今。

而回族是中国分布最广的少数民族之一,自1979年以来宁夏共有7位政府主席,其中有4人在任职之前长期在宁夏之外工作。现任宁夏政府主席咸辉是一名从甘肃成长起来的官员,而咸辉的连续三位前任刘慧、王正伟和马启智则是宁夏土生土长的官员。

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官场人事秩序有待重新规制,被安排担任5个“少数民族自治区”政府主席的人选不乏来自中央的案例,如宁夏前政府主席黑伯理曾经长期在中央多个部委工作,但在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担任这些政府主席的人选几乎都是起于基层。

三个去处

不过,在政府主席任期结束之后,他们仍有可能进入中央。以广西的政府主席为例,1979年后至今共有8位,他们都是广西的本土官员,除了新到职的蓝天立、改革开放之初因为年老任期结束后成为中顾委委员的覃应机和韦纯束,离职后前往中国人大的有3人,包括担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成克杰,以及担任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陆兵和陈武;离职后前往中国政协的则有李兆焯和马飚2人。人大与政协都被视为中国政坛“二线”。

中国国务院民族委员会是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政府主席离职后的一个重要去处,这一职位并非“二线”,而且在有关民族事务方面拥有较大权重。在历任8位民族委主任里,除了首位主任李维汉,其余7人皆属少数民族,而且皆有担任“少数民族自治区”政府主席的经历。其中有3名蒙古族官员乌兰夫、杨晶和巴特尔,1名维吾尔族官员司马义•艾买提,2名回族官员杨静仁和王正伟,1名朝鲜族官员李德洙。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是壮族,但中国民族委主任未曾由壮族官员就任。

总之,中国人大、中国政协与中国国务院民族委,是这些“少数民族自治区”政府主席离任后的三个主要去处,此外鲜有他处落脚。少有的一个案例是新疆前政府主席努尔•白克力离任后履职中国发改委副主任,但他在2018年的落马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53岁当选中国发改委副主任兼能源局局长的努尔·白克力的仕途一度被看涨。(VCG)

不过,少数民族官员却未完全止步于此。曾在吉林、湖北、安徽和江苏三省任职的回良玉属于回族,在2003年进入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并且兼任了国务院副总理之职。只是,回良玉从未担任“少数民族自治区”政府主席。

女官员增多

与往年相比,近年出现了一个有关这些政府主席的新动向,即女性官员数量增多,逐渐占据更重分量。宁夏近两任政府主席刘慧与咸辉皆是女性官员,以往未曾有过。内蒙古现任政府主席布小林也是女性官员,以往同样未曾有过。从而使得目前5位“少数民族自治区”政府主席里,女性官员便占了2席。

其实,所谓“少数民族自治区”与中国其他省级地区并无太大分别,其政府主席与其他地区的省长的地位、职责也大体相同。尽管必须要求属于特定少数民族,这些政府主席也因此多了一个代表身份,需要承担沟通不同民族的责任。

新疆正在强硬推进反恐和去极端化。(路透社)

不论是远在边疆的新疆、西藏和内蒙古,还是深在中国腹地的宁夏,有关民族的问题,以及由民族问题衍生出来的宗教、文化、语言等方面的问题,长期未有得到根治,近年更有升温之势,并成为西方政界和媒体热衷向中国发难的热点话题。

中国亦在近年加强了对相关问题的治理,例如在新疆同时推进反恐和去极端化,在宁夏治理“清真泛化”,在内蒙古统一标准语言教学,打造“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在此过程中,作为地方治理者与少数民族代表者的几个“少数民族自治区”政府主席,为此势将承担一定的责任与压力。这可能也是布小林在2021年1月末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意外晕倒的原因之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