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观察|中美领导人实现通话 对台湾意味着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拜登于2月11日实现通话,这是拜登入主白宫以来首次中美领导人之间的互动。图为2013年12月4日,习近平与当时的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合影。(美联社)

中美两国领导人习近平和拜登(Joe Biden),在中国农历除夕——2月11日实现通话,这是拜登入主白宫以来,两人首次正式互动。这无疑给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陷入低谷的中美关系注入了新的期待,而这也让一直寻求与拜登通话的蔡英文和台湾民进党政府陷入尴尬境地。

2016年12月2日,美国总统大选结束后,当时仍是候任总统的特朗普一反常规,接听了台湾总统蔡英文的来电。特朗普成为1979年美国与中华民国断交,转而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首位与台湾领导人通电话的美国总统或者候任总统。

而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通话,则在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后的2017年2月9日方才实现。虽然特朗普告诉习近平,他的政府将尊重“一个中国”政策,但此后4年特朗普政府疯狂的“打台湾牌”,让台海陷入危险境地。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拜登胜出后,他会否效法特朗普与蔡英文通话,成为中美台三方关系走向的风向标。

事实上,拜登胜选后蔡英文一直在寻求能够和拜登通话,一如2016年12月她主动致电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2020年11月7日,拜登发表胜选讲话,蔡英文第一时间在推特(Twitter)上向其发出的祝贺,虽未明言希望与拜登通话,但寄望能够和拜登互动的意图跃然于网上。

台湾蔡英文政府驻美代表萧美琴2020年11月15发推称和当时还是拜登外交顾问布林肯(Antony Blinken,美国现任国务卿)通了电话。作为蔡英文政府在美代表,萧美琴实际上希望促成“拜蔡通话”。

显然,在最重要的中国传统节日春节前实现的“习拜通话”,某种意义上已经让“拜蔡通话”的愿望落空,而这背后则是夹在中国两个大国之间的台湾尴尬的现实。

就在“习拜通话”的之前两天——2月9日,蔡英文召开国安高层会议,开头仍然要强调美台关系处于稳健的发展,以打消外界对于美国政党轮替后台湾会被“出卖”的疑虑。而这恰恰表明夹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台湾的患得患失。

蔡英文2月9日召开国安高层会议,会后举办记者会向社会说明。(多维新闻)

多维新闻在此前文章中就曾指出,台湾已经或主动或被动地被摆上了中美之间世纪对决的牌桌,成为中美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博弈的棋子。但棋子终究是棋子……可以随时抛弃。这可能就是夹在中美之间的台湾政府的宿命!

台湾中央社此前在一篇梳理拜登从政47年对台态度的文章称:“面对棘手的美中台三角关系,拜登算相当谨慎保守。他反对台湾单方面宣布独立,也反对中国躁进动武;为维系台海和平,拜登不赞同美方采取会过度刺激或挑衅北京的作为”。

在台湾问题上,拜登与特朗普有着显著的差异。

“拜登曾表示,单靠武器数量再多都无法确保台湾安全。在他看来,台湾安全是来自其民主治理模式;与中国日益增加的经济、文化与政治往来;以及美国长年信守台湾问题须和平解决的承诺”。

“山姆大叔”借助蔡英文撬动中国大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拜登就不会再“打台湾牌”,在与习近平的通话中,拜登强调了他对北京“胁迫和不公平的经济行为、在香港的打压行为、新疆的人权侵害行为以及在台湾等地区越来越强势的行动”的关切。

在此之前,在美国的航母战斗群开进南海、军机闯台湾领空和军舰穿越台湾海峡等军事动作依然在持续。

但显而易见,美国对台政策已经不太可能回到特朗普政府时代,拜登时代的美台关系,大概率不会像过去4年般充满“突破”。

拜登视中国为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这似乎表明,拜登时代的美台关系不会是华盛顿外交的重点。这可能是台湾蔡英文政府需要正视的现实。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