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宝龙讲话解读 《基本法》会否重修成中国两会关键议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基本法》修改”这个议题本身并非“改与不改”,因为“修法”基本是一个共识,中国政府要去解决的是“何时修改”、“怎么修改”,“先修制度哪个环节”等一系列问题,整套治港法律制度的调整,将是以《基本法》修改为句号,而非开始。

随着中国两会时间的临近以及香港话题的升温,已经执行24年的香港《基本法》,会否在2021年中国全国两会上被提议修订,成为外界关注焦点。(多维新闻)

距离中国2021年全国两会开幕只有一周多时间,隶属中国国务院港澳办的“全国港澳研究会”2月22日在北京、香港、澳门举行连线研讨会,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出席并发表演讲聚焦“一国两制”和“爱国者治港”,夏宝龙不仅批评“反中乱港分子、‘港独’”等分离势力与街头暴力分子一样,是香港的乱源,国家的祸害,还重点提及“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要完善相关制度,要多措并举,综合施策,其中最关键、最急迫的是要完善相关制度,特别是抓紧完善有关选举制度,确保香港管治权掌握在爱国爱港者手中。”

这是2020年2月任职以来,夏宝龙首次就香港“一国两制”发表重磅讲话,言辞强硬令人瞩目。外界对中国两会可能讨论香港选举制度改革方案的猜想更加确定,中国中央政府会否就此契机,于2021年两会提出讨论香港《基本法》修订问题值得关注。因为夏宝龙在是次讲话最后还提及,“无论是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还是完善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以及我们所做的其他一切事情,都是在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

从目前各方信息梳理,结合《基本法》修改流程、“港版国安法”出台,及此番夏宝龙讲话信号,或许可以做出一个推断:作为香港宪制文件的《基本法》修改已经进入中国中央政府的“时间表”,但是今年两会上会否一蹴而就立刻对《基本法》进行“大修”仍然需要画上问号。

就目前情况看,在2021年中国两会上专题讨论,或出台某个单独法律条文,对“爱国者治港”以及“特首选举”进行重新阐述将是大概率事件。夏宝龙2月22日的讲话中,“爱国者治港”被提到空前高度。更早之前的1月2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听取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述职时强调必须坚持“爱国者治港”,之后中国官方关于“爱国者治港”的声音开始频繁出现。中国内地涉港专家纷纷出文力挺“爱国者治港”。

2月18日、19日和20日,新华社分别发表了对三位涉港专家————访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港澳研究中心主任王振民,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韩大元,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何俊志的采访文章,题目分别为《“爱国者治港”是“一国两制”应有之义》 、《落实“爱国者治港”必须确保香港选举安全》、《堵塞选举制度漏洞方能充分落实“爱国者治港”》。涉港话题再次升温。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指,(中国)中央把“爱国者治港”提升至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包括选举制度内的改革无可避免,势在必行。

那么,在《基本法》条文中,是否需要对“爱国者治港”这一习近平时代重要治港原则有所体现,这就牵扯到《基本法》修法事宜。

此外,目前外界讨论焦点仍然围绕香港特首究竟是“选举”产生,还是会在法律条文中修改为“协商”产生——香港基本法45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但是“协商”形式产生特首的方式在香港《基本法》的框架下只有较为概括性的条文规定,未有像“选举”般具有细化规定其具体运作。如果中国中央政府要出手令下届的香港特首“协商”产生,则“协商”的细节及主题,甚至“选举委员会”在当中的地位和作用等,依然需要讨论和达成共识。这就是近期舆论热议的香港特首选举制度改革。

关于香港特首选举制度面临改革话题大约开始于1月18日前后,彼时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在接受《香港01》的专访中,公开倡议新特首改由协商产生的可能性。他说,“《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中就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都有一句是这样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可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并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若我们明天宣布,行政长官改由协商产生,英国人不能说我们违反《中英联合声明》。”

虽然梁振英表示这种操作不需要修改香港《基本法》及中国全国人大释法,但关于北京是否修改甚至会否在2021年全国两会上提及修改香港《基本法》议题依然成为舆论关注的话题。曾任特区筹备委员会成员的民建联创党主席、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2020年3月前后接受媒体专访时就提出,《基本法》实践过程中矛盾重重,已不足以应付近年的陆港局势,建议由《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组成专家团,检讨《基本法》的不足,继而向中央提出修法,令条文更有利“一国两制”的行稳致远。

2017年4月29日,时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在纪念基本法颁布27周年研讨会上致辞。 他当时表示,恪守“一国”慎行“两制”是对香港最好的安排。(新华社)

再者,在已经出台的“港版国安法”中,也有具体细则条文与《基本法》不一致之处,需要统一处理。

但是,《基本法》作为香港宪制文件,匆忙的修改,无论从法律本身,还是《基本法》修改仪式流程上,在当下都是过于仓促。从夏宝龙的讲话可以看出,今天中国中央政府有意对整套“治港制度”进行重新修订——这套制度中不变的是“一国两制”这一基本原则,需要的变化既包括在“制度金字塔顶端”的《基本法》,也包括例如“港版国安法”一般的处在中部的具体法律,更包括在执行层面的具体措施,这也是为何夏宝龙在讲话中一再强调“落实”的原因。

因此,“《基本法》修改”这个议题本身并非“改与不改”,因为“修法”基本是一个共识,中国政府所要去解决的,是“何时修改”、“怎么修改”,“先修制度哪个环节”等一系列问题,整套治港法律制度的调整,将是以《基本法》修改为句号,而非开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