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茶之死:数码足迹该遗忘或被惦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大陆影音平台“哔哩哔哩弹幕网”(bilibili,简称B站)上一位生前不到200订阅数的UP主“墨茶Official”,1月10日死于糖尿病并发多种疾病,引发网界一片骚动:不仅无数直播主公开直播为其哀悼,连B站官方也于1月23日宣布将墨茶的帐号永久封存,以供纪念。

这位曾自嘲“没人看的直播主”在死后引发却引发广大共鸣,2月1日该频道总点阅数已经超过1,800万、订阅粉丝超过170万。许多网红、网友纷纷感叹,“直播主”只是个好听的名称,实则屏幕的光影特效之下,藏着一个又一个饥肠辘辘的灵魂,面对着高强度、低报酬、职业伤害、环境竞争激烈,且观众喜新厌旧等严苛现实。

许多网友认为,墨茶是“穷死”的,因其在临死前不久的直播中,曾坦承连一盒草莓都买不起,甚至很多节日都没过过。这些内容在墨茶被传过世后疯传网络,还有人因此质疑起中国大陆“扶贫”的成果。对于墨茶的广大哀悼,某种程度也是许多大陆民众对于自身处境的“共鸣”。

+2

流量或来自于自我投射

只是,这些都是在墨茶死后发生的。墨茶生前,看过、听过他的名头,甚至是他的直播内容的,恐怕寥寥可数。这也引起批评:这些评论的UP主,以前没有关心过、以后大概也不会关心那些在贫穷线上苦苦挣扎的直播主;选在此时此刻出声,无非是把这桩悲剧当作是“热点”,为自己蹭点流量罢了。

同样的质疑当然也落在了B站的头上,更有人比对时间线,查找出在墨茶死前,其帐号居然是被封禁的状态。这又炸开了另一壶锅,许多网民忿忿不平,平台在生前封禁帐号,简直不给人活路,在死后又为之立了纪念帐号,伪善不过如此。

最刺耳的,莫过于视该事件本质为“吃人血馒头”的批评──拿别人(墨茶)的悲剧当作是自己的流量来源,踏著白骨阶梯登上镁光焦点,最终获利的既是平台,也包括这些UP主。

网络有其多面性,有人望之成佛,有人盼之跌落神坛。因此在哀悼墨茶时,也有人查找资料表示,墨茶不是家中贫穷,只是与家里产生矛盾、离家出走;墨茶曾用假身分在网络社团借钱后“搞失踪”;墨茶惯用贫病当借口卖惨……。四川当地政府甚至发公告,表示官方已介入调查,网上流言不可轻信云云。

假如墨茶是自幼贫病,踏实在网上直播或是教课挣钱,是否显得他更值得同情?假如他是离家出走,曾经借贫病之由借钱不还又搞失踪,是否显得他的死亡不值一提?这些争论在网上层出不穷,墨茶沦为一个符号,众人在其身上投射自己的情绪,凭吊的是想像中的“墨茶”。

人死为大还是盖棺论定

中国自古有“人死为大”之说,批评死者被认为是不道德的,原因显而易明:死人无法为自己辩护。但同时又有“盖棺论定”之说,认为一个人的功过是非,唯有死后才能真正明白,原因也显而易明:无论好坏,死人都无法再做更多事了。

那么在这两条看似水火不容的说法面前,到底死者是能够评论还是不能评论呢?当代哲学流派之一的社群主义认为,一个社群(社会)内部本有许多自古累积的文化、规范,都是适应当地民情而发展出来的,本无好坏分别;但为了促进一个社群整体向善提升,社群成员应不吝于互相讨论并修订这些规范。

另一方面,孟子曰:“鸡鸣而起,孳孳为善者,舜之徒也。鸡鸣而起,孳孳为利者,跖之徒也。”这代表着一种质朴的“动机论”,亦即只要个人的动机是好的,便是善;而若是个人的动机是不好的,无论其行为、结果为何,仍然是恶。

这便是为什么争论“动机”,在华人社会脉络中是如此重要的事情,哪怕是在网络上。直播主对墨茶之死的评论影片,究竟是出于怜悯或共感,还是出于跟踪时事热点与网络热话?是为批评社会、针砭时政,还是为了“蹭口饭吃”?同样的影片、同样的评论,根据动机不同就会产生180度翻转的观感。

纪念帐号 有问过逝者吗

网络时代信息传播快速,谣言也是。“事实”可以在短时间内数度翻转,文字可以作假,图片影像可以深伪,“以假乱真”经常上演。然而,就连民众自己,也在真假虚实之间飘忽穿梭。

事实上,“亡者纪念帐号”并不是B站的创举,脸书(Facebook)早就行之有年。例如2013年死于车祸的保罗沃克(Paul Walker),其脸书粉丝专页至今仍有专职人员负责更新,且有4,700余万跟随者,每一则新贴文也有上万甚至10万、20万的按赞数量,甚至比本人在世时更加活跃。

推特(Twitter)也曾于2019年底考虑删除不活跃帐号,但被韩国粉丝抗议,认为应该保留逝世的明星帐号(钟铉)而暂缓。这些明星帐号,尽管生前也有公关团队管理,但显而易见的差别是,明星本人再也不可能亲自登入、阅读、发信息。

只不过,许多这些社交帐号本来是公众人物为了曝光而创建的,而在这些公众人物过世后,这些“曝光量”的去向不免惹人遐思:是平台卖广告的依据?是经营团队的支酬?抑或是托付给家属的遗产?

再者,这些过世的明星,真的会希望自己的帐号持续存在,就像网络上的墓碑一样供人凭吊,甚至是持续被操纵活动吗?这自然是一个不可解的谜。事实上,欧盟于2014年开始认定“被遗忘权”存在,人们有权要求网络营运商删除其个人隐私资料;但在欧盟以外的地区,则多半以“言论自由”驳回类似诉求。

在认定纪念帐号时,平台方当然会取得家属同意,实质上也就是经过“遗产管理人”的同意,而非死者本人的同意。在法律上,人死权灭,死者既无权利可言,其遗言或遗嘱遭到推翻、重订也时有所闻,话语权掌握在“生者”手中。

墨茶事件就像开始时突然窜红一样,又突然地沉寂下去,被更多艺人明星的花边新闻给盖过。想必再过不久,就连墨茶两字也会淡出网上记忆。只不过,在这些纷扰中,唯一的当事人,也恰好是唯一不能发言评论的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