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九五后与台湾青年开始产生共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年轻人,被困住了。”这是大陆媒体“南风窗”在社交平台B站数日前发的视频,视频内容是年轻人的不生不婚、经济困境以及对未来的焦虑。

这则视频的播放量超过了60万,播放量远超过“南方窗”的多数视频。

底下的热门评论,“不买房不买车好好生活,照顾老人,把老人送走后任务也完成了”获得九千多人点赞;“B站年轻人对国家的未来有信心,对自己的未来没信心”,这个评论有五千多人点赞。“我不买房,不结婚,不生孩子,不和别人的孩子比,为自己而活,找一份工作努力,给父母养老送终后,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则有三千多点赞数。

此外,还有一些三四千点赞的评论如“年轻人太苦了”,“现在怎么努力都是有钱人发财的工具人”等。以B站的播放量来说,数天六十多万的播放量、快五千条留言、以及数条几千人点赞的“丧”评论,足以代表激起不少共鸣。

2020年12月初,“没有壳的年轻人”刷屏大陆社交平台,租房品牌蛋壳公寓破产,房客支付房租、房东没有收到房租,中间商蛋壳两手一摊,受害者大多是刚踏入社会的小年轻。年轻人在冬天被赶出家门,能多快找到下个落脚处,取决于家里能“接济”多少。

过去喊着奋斗的四十多岁大陆中年一代,就算农村出身,仍能凭着努力自己在城市买房。而今年轻人感觉奋斗也没啥用,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拼爹”,租房、养猫、不去多想成家立业,能过好自己的生活已经是一种负责任。

“丧文化”一词近年人们已听到太多,2016年之后这个词逐渐弥漫大陆网络世界。

当然,谈起“丧文化”,八零末、九零年代初的人可以理解,九五后为主的“B站/抖音年轻人”则是主要受众,六零、七零后等上一代人当然觉得莫名其妙。

大陆视频社交平台B站,用户八成为出生于九五后的年轻人。(B站@二喵的饭)

然而在台湾,早就已经出现各种丧文化。1987年,就出现抗议高房价的“无壳蜗牛运动”;2000年之后,穷忙族、22K以及“小确幸”成为台湾年轻人的代表词。2016年台湾网红“厌世姬”在台湾内部爆火,“厌世”一词成为年轻人的口头禅。

“台湾年轻人小确幸,不像大陆年轻人狼性,努力、敢冲”,几年前台湾媒体仍常这样说。2012年时大陆对台湾青年的印象仍不脱“因为长期经济停滞,年轻人安逸、寻求小确幸”。

但到了2017年,放弃高欲望、寻求平和生活的“佛系青年”成为了大陆网上热门词。

至于台湾早就讨论了二十年的生育率低;年轻人放弃买房、养猫逗狗、不愿成家生娃,大陆社会热点近年同样步上了“后尘”。

2019年大陆企业家马云呼吁大家多生孩子,“婚姻的道路有很多,但是有一条,每个人都必须走,就是去生孩子。”这番话,被社交平台上的各路网民吐槽。

2019年,中国大陆的生育率1.5左右,在开发中国家偏低,甚至低于部分已开发国家。

年轻人背负上一代养老压力;就算是二线城市,房价物价对比薪资仍然不合理,“猫狗双全”则成为北京上海年轻人的追求。在社交平台上,单身独居VLOG以及“从大企业裸辞”成为热门视频。

两岸年轻一代,在许多层面开始共鸣。

若比较当今两岸年轻人,确实有一个客观现象:当中国大陆的各方面影响力,深入台湾的时候,当台湾年轻人沉迷抖音的时候,大陆九五后、零零后,越年轻的,对“整体台湾”越陌生与无感。

然而,透过无孔不入的互联网,两岸的文化影视、热门话题、青年生活,却越来越能激起“对岸之人”的共鸣。

当欠了花呗(在线借贷平台)的青年成了大陆社会热点,同期的台湾电视剧同样反映青年贫困问题,两者相互影响,激起互联网上更多讨论。

据大陆民政部的预估,到了2021年,大陆将有超过九千万成年人单身且独居(在2018年时单身独居的成年人约为七千多万);而在台湾,超过三十岁的人群中,超过六百万人(占30岁以上人口近四成)单身未婚。

两岸都在成长的,是宠物市场;都在下降的,是生育率。

两岸青年都在互骂的,是统独政治、军机绕台;而都在用的,是抖音、B站与小红书。去除政治立场之外,从电影电视剧,到社会议题如青年困境、老龄化甚至是LGBTQ,都能第一时间有所共鸣。

正如同B站上那条热门评论,“B站年轻人对国家的未来有信心,对自己的未来没信心”,在台湾,对“台湾未来”是否有那么大信心,这点与大陆青年可能不同。

但是,当两岸青年互相骂对方“中国人被洗脑”、“台湾人井底之蛙”后,回顾各自的生活,会发现有那么多的相似。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