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习近平“新一号工程”面临八大挑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志在推动中国向社会主义价值复归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自2012年上任之初,就立下了第一个施政誓言——消灭绝对贫困。经过近两届任期努力,中国以每年减少1000多万贫困人口的速度推进“脱贫攻坚战”,2021年2月25日习近平正式宣布,中国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宣布脱贫,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任务。这也意味着中共兑现了第一个百年的政治承诺。与此同时,习近平又立下了第二个誓言,乡村振兴,并要求集中力量投入到这项世纪工程,为此他将乡村振兴列入“十四五”和2035年的远景规划,并将之升级为中共在农村工作上的“新一号工程”。因应这一变化需要,原本非常设的中国国务院扶贫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也正式改名,以“中国国家乡村振兴局”正式挂牌成立,今年中共的首个中央文件即“一号文件”也聚焦乡村振兴。

2月25日,中国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参会的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获得者在会后合影留念。(新华社)

习近平之所以如此重视乡村振兴问题,是因为乡村振兴不仅事关社会主义公平价值本质,还事关中共建成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目标,是实现这一现代化目标的重要构成。中国城乡发展极不平衡,在城乡二元格局下,乡村面临着诸多严峻困难。习近平的乡村振兴战略,正是尝试破解城乡差距,实现城乡共同发展的新范式。为此,今年中国中央政府“一号文件”要求“中央预算内投资进一步向农业农村倾斜”。但要实现乡村振兴,除了更多的财政支持,至少还面临以下八大挑战。

第一,农村空心化问题。长期以来的城乡发展差距导致农村人口纷纷涌入城市,青壮年劳动力、高素质人群流失严重,留守农村的主要是老人、妇女和儿童,这种人口结构带来诸多问题。农村空心化是很多国家城市化过程中出现过的现象,但中国尤为突出。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019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进城务工的农民工总量达2.9亿,占到全国人口的24%,占农村人口35%,其中80后占一半以上,而超过1.5亿的老人、妇女和儿童留守农村。这导致农村非常缺乏活力,大量农地缺少青壮年劳动力耕种,出现严重的抛荒,而留守儿童的成长和教育,老年人的养老、孤独,家庭稳定和精神苦闷,都成为当前农村的突出问题。

第二,农民收入低,农村缺乏产业支撑。中国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继续呈现扩大趋势,低收入人群也主要集中在农村。在市场化、工业化、城镇化的大潮面前,农村以家庭为单位的经营模式呈现高风险和低收入的状态。农民收入的提高大部分依靠进城打工,从事制造业和服务业,农村普遍缺乏可以支撑持续发展的产业支撑。当遇到家人大病、工伤、孩子上学等情况,虽然有基本农村合作医疗,但由于保障水平有限,很多人只能举债,甚至因为一场大病一夜返贫。2017年2月25日,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的报告数据显示,农户平均负债率达到30%。

第三,农业规模化程度低。由于中国大部分农村的农业主要是家庭经营的小农生产,人口密度大,农业集中化规模化程度低,严重影响了农业的生产效率提升。中国政府“一号文件”提出通过发展壮大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支持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两类经营主体等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以期促进适度的规模化。但由于土地问题事关中国社会基层政权稳定,再加上当前农村集体组织虚弱,国家支农政策缺少依托,农村就业市场狭窄,许多农民除了从事小农生产之外别无其它谋生出路,导致国家政策在乡村难以有效落实。

第四、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中国农村的基础公共设施存在很大短板,不论交通、通讯网络还是公共卫生设施、学校等硬件,要么老旧、质量不达标,要么覆盖率非常有限,根本不能和城市相比。比如,农村道路建设滞后,供水保障能力不高,农民“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问题仍较为突出。

第五、农村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水平低。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相关数据,2019年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参保人数总计53,266万人,而其中城镇参加养老保险人数就有43,482万人,占比高达81.63%,农村参加养老保险人数占比不到20%。农村医疗水平、教育水平比较落后,这也是农村根留不住人才的一大原因。

第六,农村生态环境问题突出。近年来,中国政府通过大范围的推广煤改气、煤改电,禁止焚烧秸秆等空气污染治理措施,以及农村厕所改造、生活垃圾处理等改革,农村生态环境确实出现改观,乡村卫生水平和干净程度有所提升,但环境污染问题依旧突出,“脏乱差”现象仍然比较普遍,农村散煤燃烧、秸秆焚烧等大气污染问题并未根除。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农村生活污水治理都处于起步阶段。

近年来,中国积极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全面提升村居环境,助力农民增收和乡村振兴。( 新华社)

第七,农村人才匮乏,精神生活普遍落后。乡村振兴的一个关键在于人才,但农民普遍文化程度低,现代化意识薄弱。2017年中国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农业从业人员小学学历与初中学历者占总人数的 85.4%,大专及以上学历的仅占 1.2%,高学历人才严重不足。农业推广人才,农业生产型、经营型和技能服务型人才严重匮乏。相比城市,农村生活环境不佳、发展机会不足、文化吸引力匮乏、医疗教育养老条件差,再加上对农民职业的偏见,导致农村对人才引力不足。这都影响了农业的现代化提升。过去几年中国扶贫成果,与政府从城市抽调人才下乡密不可分,但来自城市的人才总归有回城的一天,怎样才能建立人才下乡的长效机制,关乎乡村振兴成效。

第八,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薄弱。随着村庄空心化,劳动力流失导致人才缺乏,也影响基层干部的选拔。很多村组织基本靠50-60多岁的人来维持,组织管理能力不足。而且农村干部文化水平低,充斥官僚主义、裙带关系,许多地方的村组织都有家族化的趋向,严重影响到了基层治理能力的提升。这经常表现为农村治理的粗暴执法、不作为,这在乡村振兴的工作中也有反映。比如,按照中国政府的规划,村庄撤并是通过对农村土地、人口等要素的重新分配,以解决农村空心化、基层治理成本大等问题,是乡村振兴的一个重要环节。然而,近年来不少地方政府在推行过程中,为完成上级规定的任务,向下级层层派压指标、立军令状,不顾普通民众的真实意愿,甚至试图利用普通村民的知识匮乏“骗”他们签字画押,定下“卖身契”,影响恶劣,一度造成民怨沸腾。乡村振兴作为一个全国性的顶层战略,在执行中要特别警惕和遏制这种过度执行、一刀切的问题。中共在“一号文件”中提出要通过加强中共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开展县乡村三级党组织书记轮训,以及加强乡村治理来解决农村组织涣散的问题。

有分析人士指出,今天中国同时生活在三个时代,分别是前现代、现代和后现代,而农村主要属于前现代,能否实现现代化,直接决定整个国家现代化的成败。在习近平的规划中,作为新一号工程的乡村振兴是继脱贫攻坚战之后的一项世纪工程,又是社会主义现代化整体中的一环。此次中共正式开启了以农村现代化为中心的乡村振兴战略,就是要在全面脱贫的基础上再往前迈一大步,彻底扭转农业与农村长期落后的不均衡发展状态。

虽然目前看来困难重重,结果如何,现在谈还为时尚早,但以中共此前在脱贫攻坚上展现的决心,加上其独有的强大社会组织与动员能力,只要能直面问题,尊重规律,因势利导,针对性地解决这些问题,完全是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农村的落后面貌,补上中国社会现代化建设最薄弱的一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