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宝龙南下深圳多日 究竟释放怎样信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夏宝龙在2月22日的全国港澳研讨会上首次披露北京将主导修改香港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中国政协网)

继2月22日公开放风北京将主导“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后,2月28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兼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与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座谈两天“问计”。据与会者事后披露,这次闭门会议意图将完善香港选举制度“计划”付诸实施,前香港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等多人建议回应“落实爱国者治港”。

不同于稍早前,中国官方披露夏宝龙2月22日在全国港澳研究会上的讲话全文,对于此次座谈会,新华社最早仅在2月28日英文版披露简短消息,称28日开始,中国中央政府就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征求香港代表意见,在深圳举行为期两天的座谈会,夏宝龙与会。而对于会议的具体内容,新华社无任何披露,细节完全由香港媒体支离破碎的报道拼接而来,引外界猜测。

直到3月1日,中国央视新闻联播及新华社重磅报道,证实座谈会主题为完善“爱国者治港”有关制度,而具体内容则依旧扑朔迷离。可见,北京对这次闭门会议极为“低调”,侧面反映内容极为敏感。

事实上,北京每每处理香港问题酝酿大动作,类似座谈会绝不少见。比如,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走向暴力化,8月7日时任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和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在深圳举办香港局势座谈会,传达北京态度,并与香港各界讨论应对。2020年5月底,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决议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港版国安法,直到同年6月份底港版国安法出台,北京亦在此过程中举行各类座谈会,以求通气香港各界,了解香港民意,扫清实施障碍。6月21日夏宝龙即在深圳会见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听取他对港版国安法(草案)的意见。

比照港版国安法出台经过,外界普遍预计,北京或循例在此次全国“两会”期间通过决定,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完善”香港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制定单项法律,并列入年内立法计划,伺机最迟在9月份香港立法会选举前出笼并刊宪实施。不过,目前唯一的程序问题是,刚刚结束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并未提及提交3月份全国“两会”审议的授权文件,这是否会延缓北京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进程,暂不得而知。

不过,以此次夏宝龙“坐镇”深圳参与两次重量级会议来说,如果说前者是定调和放风性质,意在敲定原则,那么后者则是从技术操作层面问计香港各界并“打磨”具体方案。这说明,夏宝龙2月22日所说确保香港管治权牢牢掌握在爱国爱港者手中,“要抓紧完善有关选举制度”,已然透露北京出手不会久拖。而既然相关程序已推进到咨询和“打磨”,特事特办、加快节奏的可能性大增。

当然,据新华社3月1日消息,夏宝龙在座谈会上透露,“中央有关部门会继续听取香港各界人士关于进一步完善有关制度的意见建议”,料北京也不会就这一事关重大决定仓促行事。

若北京大修香港选举制度,的确存在程序困境,比如修改香港基本法现时难以实现,那么先行从香港基本法附件“动手”,解决迫在眉睫的实际问题,不仅程序上不繁琐,而且难度和阻力要小得多。

根据目前港媒披露的深圳座谈会内容,范徐丽泰在会议中提出,应该取消选举委员会中100多名由区议会议员产生的席位,以消除民主派在选举委员会中的影响力,已然涉及具体操作问题,似在附件修改中即可实现。

而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就选举制度改革,认为“应该由中央行使主导权,通过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定出改革的基本原则、方向、框架等,之后进一步由香港本地立法实施,可能涉及修改行政长官选举条例、立法会选举条例,更具体来说可能设计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不同界别产生办法的修改、立法会直选选区划分、功能组别调整等”,则倾向于“两步走”,由北京确立原则,香港本地立法再予以“落实”。

但这一提议又较之北京“中央对选举制度的主导权”有较大距离,正如稍早前评论称北京“出手”之原因即在于在现时情况下香港立法会立法捍卫“爱国者治港”原则已不现实。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