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重整香港政制 习近平不会轻易鸣金收兵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正在进行中的中国两会,其中一项议程就是审议《关于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这是北京改革香港选举制度的落地之举。种种迹象表明,北京主导推动的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不是北京治港举措调整终点,包括对香港《基本法》的修改等,都将在可预见的未来逐步进行。

之所以这样判断,不单单是因为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之前所释放的明确讯息——在此前的一场研讨会上,夏宝龙以“爱国者治港”为题发表演讲,称“无论是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还是完善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以及我们所做的其他一切事情,都是在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更在于,这不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中共的行事作风。

截至目前,香港《国安法》已经落地,香港选举制度的改革的文件,也已经进入中国最高立法机关全国人大的审议阶段,夏宝龙所说的“所做的其他一切事情”明确表明,上述两项治港举措并非全部,即便未来修订香港《基本法》,也不是中共治港调整的结束。这是习近平以及中共的行事作风所决定的。

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不是北京治港政策调整的终点。图为2021年3月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式上审读文件。(Reuters)

多维新闻此前就曾指出,在行事作风上,中共要么不出手,保持忍耐,要么决定出手不达目的不会轻易罢休。香港现在的情况便是如此,本来作为“两制”下的特区,香港有很多弹性空间,但过去多年与北京互动过程中的非理性对峙,尤其是修例风波和2019年区议会选举后反对派试图夺取香港管治权,以瘫痪政府来要挟,深深刺激到北京。

从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北京并未过多地干涉香港事务。比如,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华,在其任上,香港推行了一系列改革举措,其中二十三条立法,由于2003年超过50万人上街游行,二十三条立法最终宣告失败,并且一直搁置至今。2012年,香港政府颁布了“德育与国民教育科”计划,这本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香港被英国殖民了150多年,回归后对国民进行必要的国家意识教育无可厚非,但最终因为包括大游行等的“反国民教育”运动,让港府的国民教育计划泡汤。香港《基本法》从1990年通过立法,1997年7月1日正式实施以来,至今未作过修改。

而以香港修例风波为极端典型的、香港日趋变质的街头政治,甚至出现了意图夺取香港管治权的行为,这严重影响“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触动了北京的主权问题上红线,北京方才下定决心对治港政策作出实质性调整。而一旦这个决定作出,就表明会一直往下推进,直至中共概念中的“成功”。这就是中共强调的改革和政策的延续性。

以全面脱贫为例,2020年中国全面脱贫完成之后,开始接续推进全面乡村振兴。再比如,中共十八大之后,展开一系列强力的反腐、整风运动,甚至打破了所谓的“刑不上常委”的惯例。但到目前为止,中共的反腐运动仍未有丝毫收兵的迹象。

习近平主导的,两任中纪委书记操刀的反腐运动,至今没有收兵的迹象。相信在治港问题上,也不会轻易罢休。

窥一斑而知全豹,从这个角度讲,无论是香港国安立法,还是香港选举制度改革,抑或可预见的未来的香港《基本法》修订,都不是北京治港政策调整的终点。如果不能确保香港由“爱国者治港”有效落实全面管制权,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有效实施,并实现香港的长久治安和繁荣稳定,那么,北京就不会“鸣金收兵”。

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对香港有过“五十年不变”的政治承诺,“五十年不变”因此也成为香港社会不少人的心结。事实上,所谓的“五十年不变”,不会是一成不变的,这是一种教条的认识。要知道,香港之所以在今天采取“一国两制”的政治制度,其目的在于在“一国”的底线上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这才是根本。如果这个根本发生了动摇,那么,僵化的纠结于固守变与不变也就没有任何意义。而迄今为止北京对治港政策作出的调整,均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之下,包括今次没有直接对香港《基本法》“动刀”,可以看到北京在香港问题上强硬,但又不失克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