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治港之变:一场没有妥协空间的管治权之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即便香港实施的是与内地社会主义制度不同的资本主义制度,但香港依然是中国“一国两制”下、直辖于中央政府的特别行政区。无论是之前港版《国安法》的施行,还是现在推进香港选举制度改革,都是北京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管制权的行使。

在3月5日开幕的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晨对目前正在审议的《关于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作说明,这位中共政治委员批评香港“反中乱港势力与本土激进分离势力”,通过特区选举平台,立法会和区议会议事平台或公职人员身份,从事反中乱港活动,瘫痪立法会运作,阻挠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策划并实施所谓预选,“妄图通过选举掌控香港立法会主导权,夺取香港管治权”。

2021年3月5日,王晨就《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作说明。(新华社)

王晨表示,这些乱象表明,香港的选举制度“存在明显漏洞和缺陷”,有必要“完善”。他表明北京的总体思路是要对选委会“重新构建及增加赋权”,让选委会选出“较大比例”立法会议员,并直接参与提名全部立法会议员候选人,以建立“有香港特色的新民主选举制度”,其核心就是:确保由“爱国者治港”。

他分别引用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以及中共现任领导人习近平的话指出,“香港要由爱国者治港,只要做到爱国者治港,中央的全面管治权才可以得到有效实施。”“只有做到‘爱国者治港’,中央对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才能得到有效落实……”

溯源历史,让香港在回归过程中,以及回归之后持续保持繁荣和稳定,是香港采用“一国两制”制度的初衷。但香港日趋变质的街头政治,特别是2019年“修例风波”,已经严重影响了“一国两制”的实施和香港社会的繁荣和稳定,甚至危及北京对于香港的管治权。这是北京出台港版《国安法》,主导香港选举制度改革,甚至可预见的未来修改香港《基本法》的肇始。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的中央政府会轻易放弃对地方行政区域的管治权。

日前,香港47名参与2020年民主派“35+”初选人士,因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他们被控在原定于去年9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前,组织、策划、参与所谓“35+初选”行动及“揽炒香港”计划,企图瘫痪香港政府。这无疑是意图“夺取香港管治权”行为,必然不被容忍。

事实上,为了确保管治权的掌控,美国等西方国家有非常完善的法律制度确保执掌权力者“爱国”。以美国为例,总统、国会议员乃至各州行政和司法官员,执行职务前均需宣誓效忠宪法。对于故意不依法完成宣誓者,政府有权对其提出起诉。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更是规定:凡曾宣誓的国会议员、国家及州的官员等,若参与作乱或给予联邦敌人帮助,均不得担任议员、参选总统、副总统。如果涉嫌叛国,最高可处死刑。

正如多维新闻此前所指出的,北京现在所做的就是要重新厘清:香港到底是谁的香港?不仅是700万港人的香港,也是中国“一国两制”下的特别行政区——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北京中央政府。“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不仅拥有“两制” 的特殊高度自治权,更需要恪守“一国”的义务,这是北京划出的红线。在事关主权的问题上,没有妥协的空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