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中国:民主的破坏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的。中国各种形式的民主渠道把‘百姓盼的’和‘政府干的’紧紧地连在一起,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成果看得见、摸得着。”3月初,正当中国举行每年一度的数千人大会时,中国官方喉舌《人民日报》以往年惯常的节奏(甚至更高的分贝)鼓吹这种中国式民主的优越性。

近思录专页|通古今之变 思治乱之道

全过程民主和港式民主选举

3月5日,王晨披露中国将习近平所提出的“全过程民主”纳入立法,这是北京又一次试图打破西方民主迷思。(新华社)

中国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排名第一的副委员长王晨在3月5日解释全国人大组织法的修订时披露,中国拟将“全过程民主”列入新增内容,并称这是中国式民主区别于其他西方民主的重要标志。

他说,“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既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也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全过程民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区别于西方形形色色资产阶级民主的显著特征。”

这似乎让“全过程民主”成为继“协商民主”后,北京对民主的又一“贡献”。

根据公开的信息,这一概念最早由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于2019年11月视察上海时提出。他在参观一个市民中心时说,“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决策都是依照程序、经过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的。”当时新华社说,市民中心的法律征询活动“展示了中国式民主是全过程民主的鲜明特点”。

与此同时,在同样场合,当王晨解释中国最高立法机关为什么要改革香港的选举制度,以应对已经出现的管治危机时,王晨也表示北京有能力有信心设计出一套适合香港的独具特色的香港民主选举制度。

他在一份说明中称,“……通过选举委员会扩大香港社会均衡政治参与和更加广泛代表性,对有关选举要素作出适当调整,同时建立全流程资格审查机制,进而形成一套符合香港实际情况,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选举制度”。

这尽管是北京的被迫之举,但是它也体现了北京足够的“制度自信”——这是习近平上台后经常要求所有人必须具有的四个“自信”之一。

北京“颠覆”民主认知?

从“全过程民主”到“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选举”,北京大约是有这种资本的和机遇的。

曾经,为了应对来自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渗透,中共宣称中国拥有不同于西方的民主形式,而且拥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这其中源于1949年政治协商会议的协商民主被视为最具代表性的民主形式。

但是,无论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还是政治协商制度,都并没有帮助中共在有关政治制度的意识形态攻防战中站稳脚跟。

自二战后到21世纪初数次民主化浪潮的推动,以直接或者间接选举为主要特征的西方民主作为西方普世价值的重要内容而影响遍及全球,尤其是在1980年代后的中国社会也拥有相当多的政治信徒,即中国的自由派。

而近年,形势似乎发生了逆转,或者至少说势力消长不再那么高下立判。

首先,被列入威权国家的中国创造了太多发展奇迹,这让全球尤其是西方再也无法继续选择无视——实际上,在西方世界解释中国的崛起存在理论匮乏的窘境。这种声音不承认中国存在民主,因此更加不能套用民主繁荣来解释。当中国政府成功抵御了美国发起了贸易战,并在2020年抢先控制了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灾难性蔓延,西方世界不得不重新审视中国。

其次,与之相对,早在全球民主化浪潮陷入低潮,而21世纪初几次颜色革命在西亚和北非造成持续的政治动荡后,“民主的反思”铺天盖地汹涌而来。对于这种起源于西方的价值信念,人们的狂热情绪渐渐冷却,继而产生怀疑,甚至西方世界的一些政治学者开始唱“挽歌”。

接着,当西方世界的民主实践在本国遭遇到危机时,这种低落的情绪并非某些人的,而几乎成为一种集体的焦虑。一度,“民主衰退”反而成为悲观者的口头禅。曾主张“历史终结论”的美国政经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到2020年已经公开表达了他对“民主灯塔”美国的体制怀疑,并以“民主危机”形容当时美国的情境。当然,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拜登(Joe Biden)的权力交接过程所体现的美式民主危机便更不用说了。

于是,在过去的数年中,中国政府拒绝接受西方世界对中国式民主体制的指责,并声称它们无权充当“民主教师爷”,而且声调越来越高。这当然与北京的强硬领导人有关,而同时也是这种东西方形势变化的结果。它不仅影响了东西方相处的心理落差,而且很有可能动摇人们对“民主”本身的信念。于是,中国在西方世界成为民主秩序的“破坏者”。

但是,中国尽管不认同“民主”为终极价值,但从来不否认“民主”的工具价值。也正因如此,实际上,中国一直声称的是,不认同单纯基于选举而存在的“民主”,拒绝西方对“民主”定义的垄断权,而自认为是民主的发展和继承人。无论是协商民主、全过程民主还是香港新的民主选举,北京的意图都立足于实用,并且正试图“颠覆”人们对“民主”的传统定义。至于中国式民主是否属于民主呢?仁者见仁。

往期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