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军援】江胡习三代布局 中国军力在非洲悄然跃进[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1950年代中非外交破冰以来,尤其是21世纪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战略以来,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不断加码,已经连续12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截至2020年中国对非洲直接投资存量高达491亿美元。与此同时,在种种内外因的综合作用下,非洲国家政局动荡乃至内战属于常态,并由此滋生一系列国际国内问题,中国也因此损失不小,2011年爆发的利比亚内战就使中国企业在利比亚的多年经营毁于一旦。政治为经济服务,军事为政治护航,中国在非洲的经济利益亟需军事为其保驾护航。

中国驻南苏丹维和步兵营驻地。(新华社)

中国首次派遣作战部队驻非维和

冷战时期,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基于“世界革命”理想对外输出革命,向非洲提供了大量军事援助,并向非洲派遣了为数不少的军事顾问,与非洲各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但基于种种考量,中国在对外派遣作战部队上极为慎重,毛泽东时代仅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分别向朝鲜、北越派遣过作战部队。就算是派遣军事人员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中国也直到1988年才加入联合国维持和平特别委员会,1990年才首次派员参与维和行动,2013年才首次派遣作战部队参与维和行动。

不过,联合国框架下的维和机制为中国在非洲保持“军事存在”提供了条件,派遣军事人员或作战部队参与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行动。据中国政府披露,2002年加入联合国一级维和待命安排机制后,到2017年中国已完成了8,000人规模的维和待命部队的组建与在联合国注册,包括步兵、工兵、运输、医疗、警卫、快反、直升机、运输机、无人机、水面舰艇等10类专业力量28支分队,成为联合国维和待命部队数量最多、分队种类最齐全的国家。

截至目前,中国军队已经参加了联合国25项维和行动,至今仍有7项维和行动正在进行中。在这25项维和行动中,18项部署地都位于非洲,正在进行的7项维和行动中也有6项位于非洲,中国军队16名在维和行动中殉国的官兵中也有11人牺牲在非洲。这一方面表明中国对于非洲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显示出非洲并不安宁,更需要军事存在以保护国家利益。

2013年12月向西非马格里布地区国家马里派遣警卫分队前,中国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大多派遣工兵分队、医疗分队等后勤保障力量或军事观察员,并不派遣作战部队参与维和,中国军队作战部队的首次维和行动就落在了非洲。截至2020年,中国军队先后向马里维和任务区派遣了8批警卫分队、官兵1,440人次。2015年,中国向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派遣1支700人维和步兵营,这是中国军队整建制营首次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对于南苏丹问题以及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中国曾深度介入多次派遣特使调解,之所以如此源于中国在这一地区特殊的影响力与利益。

中国维和步兵营血洒南苏丹(点击查看大图):

+9
+8
+7

在中国互联网上,苏丹内战曾称之为中国两大军校之间的战争,在其背后则是交战双方北苏丹高级军官毕业于中国国防大学、南苏丹毕业于中国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更为重要的是苏丹石油工业是中国一手帮助建立。1996年中国国企中石油接手苏丹石油开发项目前,西方石油公司如英荷壳牌等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进入苏丹,但直到中国接手后苏丹石油才得到实质性开发。

由中国提供优惠贷款支持油田开发和输油管道建设,中石油还与苏丹、印度等国企业组建合资公司进行经营管理,到1999年就结束了苏丹石油进口的历史成为石油出口国。此外,中石油还在当地雇用了6,000多名正式员工,极大地推动了技术外溢和转移,帮助苏丹建立起包括石油勘探、生产、炼制、运输、销售的全产业链。

2015年8月15日,时任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出席中国-苏丹石油合作20周年庆祝大会。(新华社)

正是基于中国在苏丹的特殊影响力与利益,南苏丹虽然独立,石油资源以及石油工业一分为二,石油出口的运输管线属于北苏丹,80%石油资源属于南苏丹,但中国仍是南北苏丹最大的石油出口目的地,2018年中国获得了两国石油总出口的近60%。至今,中国已经向南苏丹派遣了7批维和步兵营。截至2020年8月,维和步兵营累计完成长途巡逻51次、短途巡逻93次,武装护卫任务314次,武器禁区巡逻3万余小时,4名官兵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殉国。中国维和步兵营在南苏丹的存在,虽然仅几百人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但对于中国及其非洲伙伴而言毫无疑问意义重大。

从护航中学习非洲

中国在参与非洲维和行动的同时,愈演愈烈的索马里海盗又为中国海军走出国门提供了机会。2008年6月2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1816号决议,授权各成员国与索马里政府合作打击“索马里沿海海盗和武装抢劫行为”。西班牙、法国、德国等国政府或军方,以及索马里政府先后邀请中国参与打击索马里海盗。

2008年12月20日,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胡昌明正式宣布中国将派遣舰艇编队前往索马里海域护航。26日,由中国海军南海舰队导弹驱逐舰167武汉舰、171海口舰、综合补给舰887微山湖舰及海军陆战队特战分队组成的第一批护航编队,离开海南三亚榆林军港前往索马里海域参与护航。

2011年2月底3月初利比亚局势紧张,中国决定从利比亚撤侨。近处为搭载中国侨民的邮轮,远处是由亚丁湾千里突进前来护航的中国海军导弹护卫舰徐州舰。(新华社)

截至目前,中国海军北海、东海、南海三大舰队轮流向亚丁湾海域派遣了37批护航编队,63艘军舰111次执行护航任务。中国海军护航编队在保护中国海上贸易线的同时,在亚丁湾海域长期保持存在也有力地维护了中国在非洲的利益,为中国在非洲的行动提供支持。2011年利比亚危机时,中国首次动用军事力量撤侨,在中国空军派遣4架伊尔-76运输机参与撤侨的同时,中国海军东海舰队导弹护卫舰530徐州舰立刻脱离护航编队,开赴利比亚附近海域为撤侨行动提供警戒护航。2015年也门内战升温时,中国第19批护航编队三艘军舰更是第一时间受命撤侨。

中国海军在护航的同时也在通过护航学习了解非洲。2013年以前,中国护航编队通常是每年的3月、7月、11月进行任务交接,2013年后调整为每年4月、8月、12月交接。在这推迟1个月的背后,是中国海军通过护航对非洲有了更深刻的了解。非洲及亚丁湾海域沿岸气候大体呈现两头温暖湿润中间干燥酷热,每年11月至次年4月气候温暖湿润正是当地动乱高发时期。2011年利比亚撤侨发生于2月底3月初,2015年也门撤侨发生于3月下旬,都在这一时间段内。

中国海军驻吉布提保障基地示意图。吉布提不仅有中国的保障基地,还有日本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美军在非洲最大的军事基地,法国最大的海外基地。中国基地位于港区,基地北部就是补给码头。(微博@电波震长空xiangyuanye)

与护航编队交接日期推迟相伴的是,从2010年第五批护航编队开始,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完成护航后已经不再直接返航,而是继续执行远洋部署任务,比如访问欧洲、非洲、亚洲、大洋洲等国,2015年第20批护航编队更是进行了长达5个月的环球航行。非洲动乱高危时期12月交接的护航编队,也从最初的1月回国,延长到3月份,从而使在绝大多数时间里中国海军在当地存在两个舰艇编队,一个在亚丁湾附近海域护航,一个在非洲周边海域进行敦睦访问,从而使中国能够从容面对当地突发事件。

2017年,经与非洲东部、亚丁湾西岸国家吉布提友好协商,中国海军宣布在吉布提首都吉布提市多哈雷港N3港区建立了保障基地,即中国海军驻吉布提保障基地。该基地占地0.5平方公里,除了常规的生活设施,还拥有一条长400米可供直升机使用的跑道,可驻扎约一个合成营规模的官兵。吉布提保障基地作为中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使中国在非洲拥有了一个支点意义重大。值得指出的是,就在中国海军吉布提基地附近,还分布着美国、法国、日本等国的军事基地,并且是美军在非洲最大的基地、法军在海外最大的基地与日本唯一的海外军事基地。

中国驻吉布提基地中型合成部队曝光(点击查看大图):

+10
+9
+8

中国新一轮军改后,中国海军陆战队在成立正军级兵种司令部的同时,由原来的两个陆战旅扩编为一个集团军编制,陆战旅由两个扩编到六个,并将陆战旅改编为陆战合成旅,增加炮兵、工化、航空、支援、特战等旅。有文章称,扩编后的六个陆战旅,除最初两个陆战旅专注于登陆作战外,剩余的四个旅专注于维护中国海外利益。中国在吉布提驻扎的营级规模的陆战队,相当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海上远征队。

中国加强在非洲的军事影响也获得了非洲各国的欢迎。2018年,由中国国防部举办的中非防务安全论坛在北京举行,来自非洲50个国家和地区组织的58名代表参加。2019年,中非防务安全论坛改革为中非和平安全论坛,包括15位国防部长、军队总参谋长在内的50个非洲国家及非盟防务部门的近百名高级代表参加。尽管中国正在不断增加在非洲的军事影响,但中国在非洲的军事存在仍微不足道,基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中国也拒绝干涉非洲国家内政,与非洲各国平等发展关系,共存共荣共同发展。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