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2+2高层对话继起硝烟 难以结束的新疆纠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疆,不仅对于它的治理者们而言,是个“一言难尽”的话题,对于中西方的冲突话题而言,似乎也是个“取之不尽”的矛盾素材矿。

王毅2021年3月7日出席中国全国两会记者会。(中国外交部)

即便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3月7日的记者会上,已经激烈反驳“所谓新疆地区存在‘种族灭绝’的说法荒谬绝伦,”并还述数据表示“过去40多年来,新疆维吾尔族人口从555万增长到1,200多万,翻了一番。过去60多年来,新疆经济总量增长了200多倍,人均预期寿命从30岁提高到72岁。”

美国白宫依然在3月11日宣布,3月18日至19日在阿拉斯加举行的中美“2+2”高级官员对话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John Blinken)及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会向代表中国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提出新疆“种族灭绝”问题。

2018年10月16日,中国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播出新疆“再教育营”内部画面。(央视视频截图)

新疆“种族灭绝”争议的背景是,2021年1月19日,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卸任前夕发表长篇讲话,称“中国在中共的领导和控制之下”,在新疆对“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宗教少数群体实施种族清洗。”这是美国官方首次如此表态。

1月20日,还是拜登(Joe Biden)政府国务卿候选人的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候选人听证会上,认同蓬佩奥的声明。1月27日的白宫记者会上,已就任美国国务卿的安东尼·布林肯再度同样表态。

随后,英国、加拿大、荷兰几个美国传统盟友国共同呼应美方的立场,就新疆问题向中国发声指责。

其实,新疆问题早已不是一个新鲜话题,美国等西方国家在与中国发生政治纠葛时,新疆几乎是一个“随时可取用”的工具。在“种族灭绝”纠葛之前,中美前几年还爆发过新疆是否存在“再教育营”,以及更早就存在、纠葛更久的新疆人权话题、宗教信仰自由问题甚至中国民族政策的种种问题,诸如此类,从未断绝。

多维新闻此前在《【治疆策】新疆话题冲突不断 西方为何习惯批评中国》中有过现象描述并中西方在新疆问题上争议不断的原因分析:部分在于中西方观念和视角的不同,部分在于意识形态的故意对抗。它不仅造成中西方在新疆问题上争执不断,也是中西方政治隔阂不断的一个重要理由。

其实,从“再教育营”到“种族灭绝”,以及中间掺杂的诸如性虐传闻,无法否认,西方媒体所谓的证据几乎都是自称“从中国外逃的新疆维吾尔族人”提供的缺乏物证的口述。即便是少数被“如获至宝”的官方文件资料,其内容与西方媒体的分析结论也并无太多逻辑关联,而是猜测居多,对此,多维新闻在《热炒新疆“泄密文件” 西方媒体为何兴奋》一文中曾经有详细分析:在新疆问题上,中西方争吵的一直是谁的人权标准才是标准,为此,西方媒体一直聚焦于怎样发现中共治理过程中违反人权的各种痕迹。至于新疆的暴恐、民生等话题,则不在他们的兴趣视角之内。

再看近期被英国广播公司(BBC)等西方媒体多次转述引用的《新疆和田地区维族劳动力转移就业扶贫工作报告》。这份据称是来自位于中国天津市南开大学的“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2019年的报告,被评价为“中国将新疆数十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转移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工作,该政策导致了他们人口密度的减少。”“这项政策具备很高的胁迫风险,其目的同样是通过改变少数民族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来同化他们。”

在结合了另一则据称是2017年拍摄的视频画面后,BBC援引据称是英国教授的话称,“另一方面它显示了不可告人的动机,”“虽然说法是让人们摆脱贫困,但却有一种完全改变人们生活的动力,将家庭分离、分散人口、改变他们的语言、文化和家庭结构,这更有可能增加贫困而不是减少贫困。”到底如何“不可告人”?有如何“增加贫困”?是否有事实验证?则没有更多阐述。

电视剧《山海情》宣传海报。(微博@电视剧山海情)

不过,如果看过2021年年初,中国官方推出的扶贫纪录片《山海情》的人会发现,所谓被意外流传的官方智库报告里所揭示的内容,和《山海情》中的“吊庄移民”,和东南沿海省份福建结成帮扶对子,安排当地青年到东海沿海打工如出一撤。对新疆的扶贫方并无特殊之处,之所以一些政客和媒体对这种文件和报告如此重视,唯一的不同不过是“新疆”二字。在西方的逻辑中,因为“新疆”二字,不管是新疆当地政府还是中国的中央政府,都不可以对当地人有任何干涉,“培训”也好“移民”也罢,一定天然带有恶的因素。

这种奇怪的逻辑不仅中国官方和民间不能理解和接受,很多中国境外的人也不太明白。王毅3月7日记者会上曾提到的法国作家维瓦斯(Maxime Vivas)曾两度亲赴新疆,在《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一书中维瓦斯认为,“正是那些从未去过新疆的人制造假新闻,在杜撰抄袭中以讹传讹、断章取义,才会制造并传播所谓‘种族灭绝’、‘强制劳动’等涉疆谎言谣言。”

在得知自己的著作被中国外长提及后,维瓦斯对采访他的中国媒体称“我没想到中国政府高层(人士)竟然会认识我,”“制造谎言的成本很低,但是验证并揭穿谎言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我在书里建议我的读者亲自到新疆走一走,这样才能看到真相。”维瓦斯说。

其实新疆之所以一直话题不断,中西方的争议是外部因素,新疆自身一直存在的、糅杂了宗教、民族、暴恐与贫困等种种难解因素,才是难以解决的内部因素。这种内部因素不解决,这种外部呛声将随着中美矛盾的继续而一直存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