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无依之地”  中国资本多路进击海外电影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从中国大陆走出去的华人女导演赵婷凭借《无依之地》获得第78届美国金球奖最佳导演奖,成为首位获得这一奖项的亚裔女性导演,也是继台湾导演李安之后,第二位拿下金球最佳导演的华人导演。华冠加身的赵婷,被网友翻出过往接受采访的言论,从“中国的骄傲”变成“辱华分子”,事件持续发酵中。

赵婷成为首位获金球奖的亚裔女性导演,引来诸多审视的目光(高清大图请点击下图):

+2

而《无依之地》的获奖,以及其后网络空间对赵婷的非议,也让中国电影和导演类相关话题成为舆论场热议。

面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严重冲击,中国电影市场在全球各大电影市场中率先复苏、持续回暖。据中国国家电影局发布的数据,2020年中国城市院线观影人次5.48亿;全年共生产电影故事片531部,影片总产量为650部;全年新增银幕5,794块,全国银幕总数达到75,581块;中国电影总票房达204.17亿元人民币,其中国产电影票房为170.93亿元人民币,占总票房的83.72%,全年票房前10名影片均为国产影片。

不经意间,中国已稳居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银幕数跃居全球第一,关联产值近万亿人民币。从上世纪80年代主要依靠国际电影节获奖开启世界对中国电影的零星认知,到90年代中外合拍模式火爆,再到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电影进入国际发行公司视野,实际上,中国电影不仅“走出去”,也在“走进去”,中国资本参与的电影已越来越多在国际上收获大奖。

直接参投、中外合拍、并购海外企业,成为当下中国资本多路进击海外电影圈的主要模式。

直接参投多路进击——收获奥斯卡

按照行业共识,中国资本开始渗透美国好莱坞始自2011年,当时中国的一家民营公司新原野娱乐传媒公司成为了科幻大片《云图》(Cloud Atlas, 2012)的投资方。据传《云图》剧本最初被送到美国6个片厂时都被否决了,制片人其后转而游说发行商以小额参股方式投资这部最便宜也要1.05亿美元的电影,中国的新原野投了一千万美金成为六家投资方之一。

2012年,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影视公司以70%的股权购入全球最顶尖的影视特效制作公司“数字王国”,获得其核心资产及多项核心技术。“中国传媒第一股”电广传媒与狮门影业投资总额15亿美元的三年合作片单,上海基美影业成为吕克·贝松(Luc Besson)的欧罗巴电影公司第二大股东,也都是几年前中国资本走出去的新闻盛事。

2019年第91届奥斯卡,中国阿里影业成为互联网影业领域的大赢家,其作为第三出品人押注的《绿皮书》,击败了奈飞耗资2,500万美元宣传推广的《罗马》,收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桂冠,以及最佳剧本和最佳男配角大奖,取得“迄今为止中国资本在奥斯卡最大的胜利”。

中国阿里影业近年来在国际上投资了多部电影,其作为第三出品人参投的《绿皮书》斩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桂冠。(视觉中国)

实际上,阿里影业早在2016年已与美国名导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创立的安培林娱乐公司(Amblin Partners)达成全面合作。阿里影业收购安培林的部分股权,成为其战略股东之一,在投资、联合制作、衍生品合作及宣传发行领域展开合作。安培林主要的股东机构包括梦工厂影业(DreamWorks Studios)、参与者传媒(Participant Media)、信实娱乐(Reliance Entertainment)和娱乐一体(Entertainment One,也是风靡全球的动画剧集《小猪佩奇》的制片方),而阿里参投、摘下奥斯卡最佳影片桂冠的《绿皮书》背后的制片方,正是梦工厂影业和参与者传媒。近年来,阿里影业在国际上还投资了《一条狗的使命》《碟中谍6》等电影,均取得口碑与票房的双丰收。

从浅层次合拍到深度合拍——日渐成熟

合拍电影作为世界范围内广泛采用的影视制作形式,其“借船出海”的方式助力了中国电影吸引外资,较之纯国产片,参与合拍的海外制片方还能够利用自身推广优势和市场优势在其所属国及全球发行,其潜在的影迷基础和票房规模显而易见。

在中国电影产业化改革的十余年中,中国电影合拍片的制作模式逐渐成熟,涌现了《英雄》《天地英雄》《功夫梦》《全城热恋》《功夫之王》《木乃伊3》《黄石的孩子》《雪花秘扇》《太极侠》等一批受到一定关注的合拍片。

2015年即有11个国家和中国的合拍项目共94部影片获得立项,其中中美电影合拍立项达12部,中美合拍的《长城》登陆了欧美洲亚非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主流院。虽然大陆某影评公号对《长城》的评价是“中国电影最大的一场豪赌输了”,但《长城》之输,并非输在票房,其上映六天时间总票房便达到了6.16亿元人民币;《长城》之输,是输在了口碑。

其口碑上的折戟也提醒了中国影视从业者,如果只有炫目的色彩和用金钱堆砌出来的特效,看不到打动人心的剧情,哪怕是张艺谋出手,也只能拍出如此一部经典好莱坞模式下的工业化流水线中的“残次品”。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虽然《长城》的遭遇提醒了中国电影合拍片要想真正走向国际还有不少路要走,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从场地、劳务等外围、辅助性的浅层次合拍,到开始走向建立在资本、制作、人才、技术、市场相融合基础上的深度合拍;从与港台合拍的“大华语电影”,到开始走向与好莱坞主流电影公司合作的“国际大电影”,中国电影及相关人才也在这多种类型的合拍、合作中不断得到锻炼、提升。

并购海外影视企业——悲欢交集

另一方面,近年来,万达、华策影视、复星国际等中国资本参与的并购海外影视企业事件逐渐增多。2012年“万达”收购美国AMC院线后,2015年6月,万达院线再次收购澳大利亚第二大电影院线运营商Hoyts集团100%的股权,增强了中国电影在北美和澳洲的发行话语权。

2016年1月,万达集团以不超过35亿美元现金全资并购美国传奇影业公司,成为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最大一桩文化并购。据咨询公司 Rhodium Group 统计,当年中国对美国娱乐产业的投资高达47.8亿美元。

2016年1月12日,万达集团在北京宣布将以不超过35亿美元现金收购美国传奇影业公司,该收购创造了中国企业海外最大的文化并购记录。(视觉中国)

在制片业的海外并购方面,浙江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于2014年10月购买了韩国NEW公司15%的版权;上海复星国际有限公司2014年8月与美国电影制作公司Studio 8签署了投资协议,投资1.5亿美元,对Studio 8所制作电影在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及台湾地区的发行安排将拥有重大话语权。

在中国影业的海外并购中,大量的中国资金流入海外,投资单个影视公司或者电影项目等,也引发了中国电影资金“外流”的担心。

公开数据显示,美国的电影票房20多年来一直保持在110亿美元左右,印度、韩国、日本、欧洲的增长空间基本达到极限,当下全球电影产业主要增量来自中国,来自华语电影,且发展空间仍然很大。美国好莱坞等向中国资本敞开大门,其看中的并不仅仅是资金,更重要的是觊觎中国院线的渠道,以及潜力喜人的中国票房市场。

对于多路进击的中国资本来说,着手国际化人才储备,形成熟悉海外财务、金融、法律的专业人才团队,充分了解海外市场的程序规定,使中国资本在投融资过程中与海外公司无缝对接,助力中国电影海外战略布局已取得一定成效,但基于社会文化背景因素持续且稳定地支配着受众的观影心理,中国资本如何真正“走进”海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