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夏朝神秘历史的大门 关键钥匙竟是此种玉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作为中国第一个世袭制王朝,夏朝始终因为文献记载的阙如而扑朔迷离,近代时更因疑古思潮的风行,而屡遭质疑存在的真实性。即便是当今已被判定为夏朝都城的河南省二里头文化遗址,仍有学者坚持这应是晚商建筑,欧美学界亦不乏否定夏朝的声音。不过中国考古学家经过多年的挖掘探索后,发现除了建筑形制与陶器之外,“牙璋”──此一特殊的玉器兴许也是种辨认夏朝存在的关键性证据。

部分学者至今仍质疑夏朝的真实性,此为2019年河南省二里头考古遗址公园空拍照。(新华社)

为什么牙璋会被主张是追索夏代的证据呢?这是因为牙璋乃目前发现、最早作为国家权威象征的玉器,且出土范围极广,北至陕西、南至越南皆有牙璋的发现纪录,但最重要的传播源头与流行区域正是二里头文化,且商朝对牙璋的重视不若夏朝,因此不少考古学者们将牙璋当成夏朝、夏部族使用的特殊性玉器,使之成为检验夏朝存在与否以及文化辐射范围的利器。

此外,《尚书》曾载“禹锡玄圭,告厥成功”,学者孔庆伟便判定牙璋应就是典籍所说的玄圭,并声称“牙璋最新的研究已能确认,它是我国历史上第一种被普遍接受并具有强烈礼制意义的政权象征物”,是中原政权用以支配周边地区的礼器,故牙璋自然成为辨识夏代史、乃至中国国家起源的重要器物。

早在新石器时代的山东龙山文化以及陕西神木县石峁遗址中,便出现了牙璋,且石峁遗址还被部分学者认为是二里头文化牙璋的起点。至于牙璋的起源究竟是什么?学界则众说纷纭。譬如有人持“农具说”,认为牙璋可能源自耒耜或骨铲,学者王永波还进一步推演称“此类玉器(牙璋)应是原始农作工具耒耜的异化形态,由于耒耜为早期农业经济的主要工具,在播种、开渠、凿井、筑城、修路等方面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遂成为籍田、祈年、拜日、报天等重大典礼的专用‘道具’”。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牙璋可能源自长刀,同样属于龙山文化时期的屈家岭遗址与石家河遗址曾出土过斜刃微弧璋,即牙璋的雏形。持此说的俄罗斯汉学家郭静云,甚至推断鄂西川东一带才是牙璋的起源地,主张陕北石峁遗址的牙璋俱来自向江汉流域农耕文明的“掠夺”,倒是挺独树一帜的论点。

还有学者从宗教信仰的角度出发,认为牙璋渊源自上古华夏族群的龙蛇崇拜,如学者谷斌便声称“牙璋的歧尖与分叉的蛇信更为接近,在东亚大陆常见的动物中,只有蛇类具有这种细长分叉的舌头”、“几乎所有的牙璋歧尖都会磨成锋利的薄刃,这意味着它具有一种攻击性和防卫能力,远古人类由于认知有限,认为蛇类(尤其是毒蛇)的舌头与毒牙一样具有致人死命的能力,因此将其当作蛇的化身并祈求得到它的护佑”,还有牙璋侧面有数量不等的扉牙,就宛如蛇嘴利齿一般。不过谷斌也承认,必须确立夏商时代有普遍的蛇崇拜后,才能令牙璋源自蛇信的论点更加坚实。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朱乃诚的研究,发现在中原地区以外出土的牙璋,大多是在公元前1600 至前1530年前后──也就是二里头文化传播出去,朱乃诚认为这可能是《史记》与《尚书》所云的“汤既胜夏,欲迁其社,不可,做夏社”的事件影响,也就是商朝大军灭亡夏朝与踏平夏朝宗社的大变动,促使夏遗民往外流窜,连带使牙璋传播至更辽远的地域。尤其是四川三星堆文化,不但继承了夏代牙璋的形制,并更进一步发展得更精细化。朱乃诚推论,根据“禹兴于西羌”的传说,加上三星堆文化与二里头文化的关联,三夏遗民很可能在国家灭亡后辗转迁徙入蜀,故“三星堆文化中可能还保存着二里头文化所属的夏文化或夏王朝的某些文化特点与礼俗”。

不过教人痛心的是,由于近代中国的积弱,欧美与日本列强不仅在政治与军事上蹂躏华夏大地,还从中国掠夺走众多文物精品。1930年代,陕西石峁遗址的牙璋便因流失海外而引起学者的关注。而今,虽然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增强与考古探勘范围扩大,中国新出土了不少牙璋,但海外文物的离散终归是不可言状的伤痛,这对厘清夏朝的存在与中国早期国家的形成来说,亦少了更多有利的证据,委实是中国民族文化的惨重损失与悲苦记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