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邓小平到习近平 中共高层对美认知落差为何如此巨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3月18日至19日,中美最高级别外交官员——中国主管外事工作的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和外交部长王毅,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美国阿拉斯加进行2+2会晤。这是拜登(Joe Biden)政府与中国官方代表的首次面对面接触。

2021年3月18日,中美外交高级官员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进行首轮会面。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左)以及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右)在内的中国代表抵达库克船长酒店(Captain Cook Hotel)。(AP)

双方硬碰硬的沟通方式让外界对此次中美会晤能否破冰充满怀疑。不管答案如何,结果都不能脱离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2018年所感叹的那般,“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要重新定位。”

这一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21年中国全国两会期间关于“平视世界”的讲话亦有类似表示。“70后、80后、90后、00后,他们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也不像我们当年那么‘土’了。”

习近平是3月6日和政协委员组团讨论时发表的相关表述,所谓“平视”和“仰视”不仅是中国的青年世代和前辈们看待外部环境的视角差异,中共高层对美国以及中国关系的看法也已经有很大不同。

典型的案例是,邓小平1979年年初以中国副总理的身份访美时,曾感慨“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而在2021年中国全国两会前夕,有中国地方媒体透露,“无论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五中全会上的两次讲话,还是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上的重要讲话”,“在谈到国际形势时,作出‘西强东弱’是存量、是历史,‘东升西降’是增量、是未来的政治判断;在谈到中美战略博弈时,作出‘当今世界最大的乱源在美国’、‘美国是我国发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胁’等重大判断”。

据报道,透露习近平这一内部讲话的是中国一个地方官网——中共祁连县委宣传部主办的祁连新闻网,该网站在2月25日报道县委书记何斌的一篇题为《在县级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专题研讨班上的发言》的讲话中,透露出上述消息。

对于“东升西降”的表述,舆论有很大争议很分歧。无法否认的是,相较于过去,中共高层对美国的看法和中美关系定位确实已经发生变化——虽然中美关系对中国而言仍然十分重要。这种改变,根源在于中美两国在近几十年的发展中,“势”已不同。

1991年沙漠风暴行动期间,美国海军威斯康辛号战舰(BB-64)向伊拉克海岸发射了一枚火炮。 (VCG)

在邓小平时代,中国处于“美苏冷战”刚刚结束的外部大环境中。后冷战时期的美国通过“沙漠风暴行动”(Operation Desert Storm)完美地展现了其构想中的“后冷战世界新秩序”,即建构美国的“单极世界”或“一强独大”。

沙漠风暴行动是海湾战争中美国及其盟友进攻作战行动的行动代号,指发生在1991年1月17日至2月27日期间,以美国为首的盟国部队与伊拉克军队之间进行的一场大规模军事行动,目标是解放科威特。这场举世瞩目的军事行动只持续了43天,伊拉克军队完全战败,被迫接受停战协议,科威特被解放。

不过,美国要建立这种“单极世界”,不能仅仅依靠传统的军事征服,更为关键的是如何通过经济手段控制全球,中国这个全球最大且最具有潜力的市场尽然会进入其视野。此时的中国,亦在努力“向外看”,全力寻求摆脱曾经的贫穷与落后。

当美国的全球经济扩张战略与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战略不期而遇,如何打开中国市场、在经济上控制中国就成为美国政府经济扩张战略中的重心。于是,1978年启动改革开放的中国,开始全面融入美国主导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中。

所以,在这一阶段,中美之间政治上虽然存在着政治意识形态的分歧,甚至出现各种各样的政治摩擦,但在经济领域却始终能够保持着高度合作。即便是经历了1989年六四事件,中美关系再遇波折,中美依然能找到沟通渠道,当时的中共高层为了全力以赴推动经济发展,推动在外交上采取“韬光养晦”战略。可以说,对当时的中国来说,美国以及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

不过,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中美之间的这种相互“借力”发展的关系也不会一成不变。中国法学家强世功曾撰文认为,2008年到2018 年是决定中美关系走向的关键十年:2008年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爆发了金融危机,而中国举办了举世瞩目的奥运会,这往往被看作是“中国崛起”的标志;2018 年特朗普对中国发起贸易战,这标志着中美关系的根本性改变。

结构性矛盾的存在,注定中美分歧无法靠一次两次官员会晤消除,不过保持沟通渠道的畅通,是两国避免擦枪走火、保持矛盾可控的最好选择。图为2021年3月18日中美外交高级官员在阿拉斯进行首轮会面。(AP)

这十年对美国而言,是美国民主党的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试图对其内外政策进行大调整的十年;也是中国政治领导人更替和政治路线重新定调的十年,在外交上,则是变“韬光养晦”为“积极有为”。

最终,中美经济力量的此消彼长到达了一个打破平衡的临界点。2018年年初,特朗普政府开始对中国打响贸易战。中美两国竞争越来越激烈已经是不能否认的事实,全球格局中此消彼长带来的世界重心转移,必将伴随不断的摩擦。于是以两国贸易战为开始的标志,中美关系迅速冷淡,对抗性姿态日趋明显。在军事、科技等多个领域仍然具有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实力优势的美国,自然成为中国发展的一个最大的外部压力。

这样的大背景下,对于中美高层在阿拉斯加的2+2会晤,外界很难抱有太大的期望,因为中美两国目前的结构性矛盾,仅凭一两次会谈自然无法根除。可以期待的是,双方在此基础上建成双方稳定的对话机制与高层之间的工作关系,才是中美未来应对一切不确定性风险的理性选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