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收取5G专利费引争议 中国企业出海如何应对专利流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中国通信设备巨头华为首次公开宣布将对5G手机收取标准必要专利(SEP)使用费,公布了5G多模手机的收费标准:单台手机专利许可费上限为2.5美元,并提供适用于手机售价的合理百分比费率,但华为没有透露具体费率。预计2018年至2021年三年间,知识产权将为华为贡献12亿美元至13亿美元收入。

此前,华为以18亿美元与美国通信巨头高通达成专利和解,在海外市场也曾与韩国三星电子、美国苹果公司等爆发专利诉讼,但一直以来华为并未向中国手机品牌收取标准必要专利使用费。此次华为突然宣布将收费,就如同抛出一枚重磅炸弹,外界猜测纷纭。

中国通信设备巨头华为突然宣布向5G手机收取标准必要专利授权费引发猜测。图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微博@新华视点)

华为究竟出于何种考量宣布收取专利费,开源节流增加收入,毫无疑问是其种之一。毕竟,在美国制裁下尤其是切断芯片供应后,华为手机销量遭遇断崖式下跌,而华为家大业大资金承压是必然的。不过,收取专利费是世界各大科技公司的常规操作,专利费存在的目标就在于鼓励科技研发,专利也是世界科技巨头们的护城河,华为收取专利费属于正常操作,反而是中国手机品牌曾饱受专利壁垒之苦。

2014年,瑞典通信巨头爱立信在印度起诉中国手机品牌小米侵犯其标准必要专利,印度德里高等法院颁布禁令,要求小米停止在印度销售和进口手机。2016年,美国音频巨头杜比在印度起诉中国手机品牌vivo、OPPO专利侵权,vivo手机被颁布“禁售令”。台湾手机品牌HTC曾是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的安卓手机品牌,但在专利官司及禁售令打击下迅速衰落,至今仅在台湾市场艰难求存。就算是华为也曾遭遇众多专利侵权诉讼,比如有名的美国网络设备巨头思科诉华为专利侵权案。

面对专利侵权案以及由此引发的禁售令,中国企业由于专利上处于弱势,大多都是息事宁人。事实上,提起诉讼的企业乃至所谓的专利流氓,其目的无外乎是通过诉讼、禁售令迫使中国企业妥协,从而达成令其满意的专利授权合同,获得侵权赔偿及高额专利授权费。也就说,所谓的起诉、禁售令都只是手段,从中国企业获取收入才是目的,分歧只在于合理的专利授权费率。

专利上处于弱势并不意味着中国企业只能坐以待毙,标准必要专利授权中的“FRAND原则”就是最好的反制武器。所谓的“FRAND原则”,即公平、合理、非歧视的英文缩写,其出炉就是为了防止标准制定者滥用标准牟取暴利,目前FRAND原则有扩大到标准必要专利授权以外的趋势。当一家企业以专利侵权谋求明显高于市场水平的授权费率时,中国企业就可以违反FRAND原则为由提起反诉讼,甚至可以通过诉讼确定其全球专利授权费率。标准必要专利授权违反FRAND原则,还可能触发反垄断诉讼,被处以巨额罚款。2018年高通在欧洲遭遇反垄断重罚,其原因就在于标准必要专利授权违反FRAND原则。

华为与英国非专利实施实体(NPE)无线星球(UPI)自2013年就爆发标准必要专利侵权诉讼,英国法院即以FRAND原则为由,不仅要确定英国的授权费率,还要确定英国之外的全球费率。华为以英国市场收入仅占总收入的0.7%为由拒绝全球授权费率安排,并以中国才是其主要市场、产品也是在中国生产为由要求转往中国法院审理,英国法院以“中国法院目前没有认定全球许可协议中FRAND条款的管辖权”、欧洲电信标准协会(ETSI)在其知识产权政策中制定的合同规则赋予英国法院裁判FRAND许可协议的管辖权为由予以拒绝。

2019年3月15日,一名英国电信工程师在对安装在伦敦圣保罗大教堂附近的华为5G设备进行测试。(Getty )

在该案中,英国法院因欧洲电信标准协会授权,自认为具备裁决全球FRAND争端和设定全球费率的管辖权,而中国法院不被认为拥有这样的权力,在其背后恐怕在于中国相关法律制度的不健全,或者说中国司法体系至今没有涉及这些领域,司法体系严重滞后于中国走向世界的进程。

中国官方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在不久前闭幕的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上通过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就提出要加强“涉外领域立法”、“涉外法治体系建设”与“涉外法律人才培养”,此前中国商务部也公布了《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反制长臂管辖。就在十三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开幕前,中国武汉中级法院针对小米在印度的专利侵权诉讼发出了中国第一个禁诉令,要求美国交互数字公司与小米在武汉的诉讼结束前,禁止交互数字在全球范围内提起相关诉讼,以排除不法干扰和诉讼妨碍。尽管日前德国慕尼黑法院针对武汉中院的禁诉令发布了反禁诉令,但中国司法系统已经开始国际化,可喜。

在专利纠纷中,固然可以利用司法程序维护权利,但根本上还是要建立自己的专利护城河,才能拥有谈判的筹码。有名的“高通税”就是中国手机品牌毫无议价能力的产物,高通通过占据压倒优势的标准必要专利库,向中国手机品牌收取高额专利授权费,并以此向中国手机品牌搭售芯片排挤竞争对手,还强制性要求中国手机品牌将其手机专利反向授权高通建立专利池。专利池的存在,一方面为中国手机品牌提供了保护伞,比如前述印度裁决禁售小米手机但采用高通芯片的手机除外,另一方面又增强了高通与中国手机品牌的议价能力,是一把双刃剑。

华为全球布局了众多研究机构,吸引全球智慧为华为服务。图中为华为土耳其研究所。 (新华社)

唯一的例外就是华为,拒绝向高通专利池授权其专利,而是与高通达成常规的专利授权协议,仅采购高通低阶芯片用于入门级手机。华为的底气在于,截至2020年底其全球共持有有效专利4万余族、超过10万件,90%以上为发明专利,5G标准必要专利申请量世界第一。仅2019年底至2020年底,华为全球专利就增加了约1.5万件。截至2020年底,华为拥有10.5万名研发人员,约占公司员工总数的53.4%,研发投资总额1,317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年度营收的15.3%。

总体而言,中国专利技术整体上仍处于弱势。在中国对外货物贸易常年巨额顺差的同时,服务贸易却常年处于巨额逆差状态,除了跨境旅游、运输外,知识产权是第三大逆差来源。2018年,中国知识产权使用费对外支出35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24%;收入56亿美元,增长16%;逆差302亿美元,增长26%,占服务贸易整体逆差的10%。在知识产权进口中,八成用于进口国外科研成果和特许权,可见中国专利技术上的弱势,仍需要继续努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