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勋章”未颁先热 江泽民会否获勋引关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虽然远离中共政坛多年,但江泽民仍不时成为舆论场的焦点。(微博@竹山吃山竹)

2021年是中共建党一百周年,届时将会召开一系列庆祝活动。日前中宣部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将以中共中央名义,“向为党作出杰出贡献,创造宝贵精神财富的党员”授予“七一勋章”,由习近平亲自颁授。

这一消息随即成为舆论焦点,勋章最终花落谁家,引发各界关注。

根据2017年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党内功勋荣誉表彰条例》,“七一勋章”是中共党内最高荣誉,一般在中共成立逢五、逢十的年份授予。

中宣部副部长傅兴国介绍,“七一勋章”人选提名应符合四项要求,分别为“理想信念坚定,对党忠诚,自觉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打赢脱贫攻坚战,为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做出杰出贡献,建立卓越功勋;道德品行高尚,创造宝贵精神财富;在全党全社会具有重大影响,受到高度赞誉。”

因这是“七一勋章”首次授勋,同时作为中共党内最高荣誉,其重要性不言而喻。鉴于评选要求的极高门槛和首度授勋的特殊意义,外界猜测,中共两位前领导人江泽民和胡锦涛会否获颁勋章。

对此有分析人士表示,考虑到中共一贯的行事原则,中南海大概率将不会做出类似安排。

首先可对照参考“共和国勋章”的获得者。作为中国的国家最高荣誉,该勋章授予“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保卫国家中作出巨大贡献、建立卓越功勋的杰出人士”。迄今为止获得者计有于敏、申纪兰、孙家栋、李延年、张富清、袁隆平、黄旭华、屠呦呦、钟南山九人。

由人选可知,其中没有一名是国家的高级官员,多数都来自国防科研及其他科技领域。另外的获得者里,申纪兰最高只做到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而“战斗英雄”张富清,更是在偶然当中发现的。中共的授勋逻辑于此可窥一斑,若非极其特殊个例,中共传统上是不为党内高级领导人授衔的。

其次可考虑现实因素,若此番江泽民和胡锦涛获勋,则也有数重不好安排的难处。一来应考虑是江、胡二人独自获勋,还是与其他人并列;二来若向江、胡授勋,则必会据此形成中共的继任领导人向其前任授勋的惯例,而这样的惯例不论从何角度,都是既不必要的;其三向党内前最高领导人颁授党内最高荣誉,这会极大限制该荣誉在未来的人选范围,多有不便,亦多有不利。

分析人士说,考虑到多种因素,向江、胡颁授“七一勋章”都是不大现实的,且该勋章的评选门槛虽然严苛,但也并不至于高到只有最高领导人才有资格,依常理判断,最终人选在中共党内的级别应不会太高。

但类似猜测能成为舆论焦点,却依旧传递出有趣的一点——纵然已经年届百岁,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从未远离人们的视野。在中国,少有一个政治人物,能像江泽民这样在政治场域之外,仍保有如此鲜活的生命力。

自2004年卸下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江泽民离开中共政坛已近20年。在不短的一个时间段内,他在舆论场中成为中共“老人政治”的代名词,又在互联网兴起之后,因其鲜明个人特色成为某种“会心一笑”式亚文化的图腾。多维新闻曾有文章指出,在中国的政治环境中,能不受约束地对一位前国家领导人进行调侃,是极新鲜罕见的,这种安全游走于禁忌边缘的隐秘的快感,部分促成江泽民在舆论场的长期活跃。

此次外界围绕“七一勋章”的关注,再次展现了这一点。而最近一次江泽民出现在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中,还是今年春节前夕惯例的“中央领导同志慰问老同志”,其本人在公开场合露面,则要推到2019年的建国70周年大庆。

虽然其政治影响力已经不在,但围绕江泽民形成的时而高涨的舆论热情,恐怕已可视为某种文化现象,成为窥视、理解中国政治的独特窗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