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终追远 中国烧纸钱民俗何以屡遭城管严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论语》载曾子云:“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孔子解释何谓“孝道”时也说:“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说明儒家除了重视对长辈生前的侍奉,在尊长逝世后慎重办理葬礼与祭祀,除了缅怀先人,也可让社会风气归于纯朴。每逢清明时节,中国人多会于此时扶老携幼前往墓地祭扫、追思逝者,从过去焚烧的冥纸、冥币(纸钱)、纸人纸马,如今已出现纸扎火锅、跑车游艇,电脑、平版、手机、数码相机等3C产品与日常生活用品,可说是应有尽有。然而,某些地方政府为“争创全国文明城市”,发出要“让冥纸冥币无处可买、无纸可烧”的豪语,不仅严格禁止生产、销售、焚烧纸钱,甚至将“收缴、查扣百余吨冥纸冥币”做为政绩大肆宣传,让人感觉现代城市治理的不近人情。

2019年,台湾文化部驻法国台湾文化中心与法国凯布朗利博物馆(Musée du Quai Branly)合作策办,由台湾高雄市立美术馆执行制作“极乐天堂(Palace Paradise)"特展,展现了流传中国千年极具特色的祭仪糊纸工艺。(台湾文化部)

纸钱陪葬 为防盗墓贼

古人对于祭祀一事相当慎重,重要程度不下于军事征战。《左传》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祭祀时使用圭、璧、币、帛等贵重物品,迨祭典结束则埋入土中。上海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夏金华指出,由于玉币取材不易,对制作工艺的要求也高,多半只有将相王侯能有此条件,所以平民改以流通的钱币做为陪葬品,称为“瘗钱”(瘗,音亦,掩埋、埋葬之意)。在湖北葛洲坝出土的西汉墓葬中,就出土了金郢爰(楚币)和秦代铁制“半两”、汉代铜制“五铢”等钱币。

从汉代开始以实钱陪葬的风俗,一直持续到魏晋南北朝时期。南宋文人叶寘于《爱日斋丛钞》记载:“南齐废帝(萧昭业,473—494年)好鬼神,常剪纸为钱,以代束帛,而有纸钱”。当时人们认为,亲友故世后以实钱陪葬的成本太高,不能多放;如果埋入过多丰富的陪葬品或钱币,又容易引来盗墓者的光顾。幸好在汉代以后造纸术已非常普及,人们想到可易俗从简,改以纸钱(又称阴钱、寓钱、拟钱)代替,不但可节省丧葬成本,又能避免发生盗墓而惊扰先人,一举两得。

唐代寒食节扫墓 官民皆用纸钱祭祀

《旧唐书》记载,到了唐玄宗时期,由于帝王推崇老子道学、喜好神仙之事,开元二十五年(737),少年时代就习礼学的王玙引古今祀典向皇帝进言,“请置春坛,祀青帝于国东郊,玄宗甚然之,因迁太常博士、侍御史,充祠祭使。玙专以祀事希幸,每行祠祷,或焚纸钱,祷祈福佑,近于巫觋”。由此推论,当时民间焚化纸钱的习俗应已广泛流行,后得到皇帝与朝臣认可,朝廷才开始用纸钱来祭祀。

夏金华指出,唐代扫墓一般在寒食节,这是由于朝廷规定,无论官民,寒食节(冬至后第105日,与清明节日期相近,通常在清明节前一或二日)均有三日假期,由于寒食与清明相连,此时成为古人扫墓的高峰期。而扫墓时,纸钱“自王公逮于匹束,通行之矣”。

不仅中唐诗人王建(约767—约830年)《寒食行》诗中有载:“三日无火烧纸钱,纸钱那得到黄泉”,张籍(约767—约830年)《北邙行》: “寒食家家送纸钱,乌鸢作窠衔上树”,以及白居易(772—846年)的《寒食野望吟》也称:“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证明中唐时期的寒食、清明节,使用纸钱祭祀已蔚为风尚。

近代台湾的烧纸钱习俗

2019年6月至10月,台湾文化部驻法国台湾文化中心与法国凯布朗利博物馆(Musée du Quai Branly)合作策办,由高雄市立美术馆执行制作的“极乐天堂(Palace Paradise)"特展,展出美食纸扎祭品。(台湾文化部)

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中国木版年画研究中心专家组成员杨永智表示,由于台湾汉人多由福建、广东迁徙而来,亦带来原乡的婚丧喜庆风俗。首任巡台御史黄叔璥于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赴台巡行时发现:

丧礼:七日内成服,五旬延僧道礼佛,焚金楮(金银纸钱),名曰做功果、还库钱;俗谓人初生欠阴库钱,死必还之。
黄叔璥,《台海使槎录.赤崁笔谈》

清道光十六年(1836)定稿的《彰化县志.汉俗》也称:“清明节,士女各以纸钱挂墓,备牲礼以祭先茔,谓之扫墓”。至于金纸的印刷,1995年12月,杨永智在台湾南投市街“南山”金纸行采集到一枚传承久远,盖印在金纸侧边的木刻印记,清晰锲出:“本铺住漳州莆山社,督造大金发售,四方贵客请认外标卷书为记,庶不致误”,而清代漳州府龙溪县白石堡莆山社,为今龙海市角美镇埔尾村。从上述看来,清代台湾的烧纸、扫墓等祭祀风俗,与中国大陆闽南地区几无差异。

到了日本殖民统治台湾初期,藤田拾次郎于1901年发表的《爆竹与金银纸》,与今日台湾的民俗观念也完全相同:

专用于阴气场面者为金银箔纸也。闻箔纸原系依照钱之形状而作,其中亦纯然马蹄银之形象者,即对鬼神所用之货币之代用品也。虽欲以真实之金银供奉神佛,或赠送故人,惟天高地远,量重不能持去,故焚化此代用品,相信焚化后为烟、为气,必能达到应奉、应赠之处也。

哈尔滨:让冥纸冥币无处可买无纸可烧

然而,近年环保意识抬头,防治空气污染成为两岸各地方政府进行治理时的重点项目,但究竟是彻底禁绝,还是倡导集中并减少燃烧量,体现了两岸地方政府不同的思考。以台湾高雄市为例,2003年高雄市环保局开始推动减少焚烧纸钱,2005年更与高雄县、屏东县共同推出《高高屏中原普渡减少纸钱焚烧计划》,例如在不允许露天焚烧的情况下,倡导民众将纸钱交给城市环卫工,载至焚化炉集中焚烧;或倡导“以功代金”,即把购买纸钱的金钱捐给社福团体,由收受单位出具功德状,在祭祀时将状内事迹念读给已故先人后再行焚烧、代替烧金。还有架设“高屏联合倡导纸钱集中焚烧专属网站”,鼓励民众通过网络在线参拜。

2021 年3月10日,黑龙江哈尔滨城管局宣示要严格打击贩卖、焚烧冥纸冥币行为。(微信@哈尔滨市城市管理局)

相较于高雄以减量、宣导的方式减少焚烧金纸总量,黑龙江哈尔滨市城管局的一刀切做法就为人所诟病。2021年农历新年以后,从3月10日起至3月22日,在9个工作天、不到两个星期时间里,该市微信公众号“哈尔滨市城市管理局”共发布了13则关于收缴、查扣冥纸冥币的消息,其中3月10日、3月12日的标题都出现“让冥纸冥币无处可买无纸可烧”字样,其作风之强硬,在全中国大陆来说都实属罕见

对此,《中国新闻网》分析,当地政府长期以来雷厉风行整治冥币冥纸的原因,主要集中在:移风易俗和保护环境,且过去曾采取划定区域点位、设置焚烧鼎等方式,但效果不彰。于是,为了管控污染排放、维持城市环境整洁,哈尔滨市的城市治理屡屡以严打、严查、严罚、严控、停业整改等强硬行政手段,动辄“查扣百余吨冥纸冥币”、“百余吨冥纸冥币被收缴”、“查获冥纸冥币超3吨”、“全收缴统一销毁”,事实上,就立法层面而言,祭祀用品也不能一概定义为“封建迷信用品”予以禁止。2019年,台湾纸扎艺术进入法国凯布朗利博物馆(Musée du Quai Branly)展出,向欧洲展示了源自中华传统丧礼文化中的民间技艺。

哈尔滨的做法,突显了政府在推进城市治理时,没有兼顾传承千百年的传统文化风俗,或兼顾不同年龄层的需求,贸然出台这种缺乏配套措施与宣传引导的一刀切政策,致使民怨沸腾,越查越多。这也证明,移风易俗并非立竿见影的事,而是公部门需要长时间、循序渐进地推动。尊重传统文化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也从来不是处在矛盾与对立的两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