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现场画面首次曝光[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3月30日晚,中国全国扫黑办与中国央视联合摄制的6集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在央视播出第五集《督导利剑》。

本集专题片披露了“孙小果案”幕后的故事,起底案件幕后腐败细节。“死刑不死”的孙小果逞凶伤人与执行死刑前的现场视频首度曝光。

画面显示,孙小果戴着手铐含泪签字,被押赴刑场。

孙小果,1975年出生,1994年因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案件办理期间,他被取保候审,保外就医,没有被收监的孙小果更加肆无忌惮。1997年4月至6月,他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4名未成年少女,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其同伙在公共场所,挟持两名17岁少女,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致使一名被害人重伤,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3
+2

然而,12年后的2010年,孙小果重操昆明的夜场,成为了多家夜店的老板,死刑不死的孙小果成了一个谜。

孙小果死里逃生的背后疑窦重重,2019年4月,中共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赴云南,将孙小果案列为一号督导案件。

调查证实,1998年孙小果一审被判死刑后,1999年二审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为死缓,2007年,案件启动了再审,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期间,孙小果又被多次减刑,实际服刑12年零5个月就被释放出狱。孙小果脱罪,暴露出惊人黑幕,从一审、二审、到申诉再审,刑罚执行等多个环节被人层层击穿。

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都因为一张无形的“关系网”。官方称,调查发现,多年来编织出这张关系网的人,是他的母亲孙鹤予(原本是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曾因帮助孙小果伪造材料,办理取保候审,在1998年被依法判刑并开除公职)和继父李桥忠(从云南省边防部队转业后,先后担任过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和区城管局局长)。

1999年,孙小果二审被改判死缓,在此后几年时间里,孙鹤予和李桥忠一直四处找关系想把死缓改为有期徒刑。要改判就得启动再审,再审得先能立案,李桥忠几经运作和当时的云南省高院立案庭庭长田波搭上了关系。

李桥忠同时又请托了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冯家聪,向云南省高院转发了孙小果母亲的申诉材料。自上而下打招呼,让孙小果案启动再审。

既有内应,又有来头,案件得以顺利立案,进入再审环节。然而再审过程中,合议庭对是否将死缓改判为有期,出现了不同意见。

时任审监庭庭长的梁子安是能否改判的关键人物。合议庭在对案件进行第三次讨论的时候,这个明知不能改的案子却还是被改判了。李桥忠通过关系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借助这层关系给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赵仕杰打了招呼。梁子安在收受孙鹤予、李桥忠价值11万多元人民币的财物后顺水推舟,最终促成了再审改判20年有期徒刑。

改判20年有期徒刑的孙小果实际服刑不到13年就提前出狱,背后黑幕也被揭开。

罗正云,时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政委。他和李桥忠是同乡,也是李桥忠在边防服役时的老上级。在罗正云的牵线搭桥下,李桥忠和孙鹤予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的刘思源。在刘思源等人的关照下,孙小果在省一监服刑期间多次受到记功、表扬,监狱干警两次对不符合减刑条件的孙小果报请减刑。为了让孙小果以最快速度、最大限度减刑,孙鹤予等人还策划,由云南省一监总工程师提供设计图纸,管教干警把图纸带进监狱,同监服刑人员按图纸制作出模型,一个署名孙小果的“防盗窨井盖”专利发明出来了,整个过程孙小果从未参与。

为了排除阻力,让虚假专利顺利通过审核,李桥忠、孙鹤予又费尽心思把孙小果从省一监调换到省二监服刑,在云南省第二监狱副监狱长朱旭的帮助下,孙小果被认定为有重大发明专利,法院裁定减去有期徒刑2年零8个月。

案件查明后,孙小果案再审。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经再审宣判,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20年2月20日,遵照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昆明市中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孙鹤予、李桥忠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19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