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信任裂痕下的“国安压倒一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特意加开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于北京时间3月30日上午闭幕,官方当天公布全票通过的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修订文本全文,即香港特首和立法会新产生办法已然出炉。

2021年1月2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以视频连线方式听取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述职报告。(新华社)

修订后的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二全文显示,无论是香港特首候选人还是立法会议员候选人,都要经过香港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的资格认定,资格审查委员会依据香港国安委的审查意见,最终“审查并确认”;相关资格一经确定,“不得提起诉讼”。《基本法》附件一、二还显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依法行使本办法的修改权”。上述内容说明:

第一,候选人资格审查过程中,国安要素显然压倒一切。这不仅表现在香港国安委对候选人资格审查拥有绝对话语权,还表现在北京给香港国安委和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赋权,以强化行政主导,维护国安。

赴京参加会议的港区人大常委谭耀宗3月30日表示,候选人资格认定环节,是“国安处负责先审查立法会选举候选人,再提交名单至国安委,然后再交由资格审查委员会处理。”

2017年5月27日上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纪念香港基本法实施20周年座谈会。图为曾经担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的谭耀宗发言。(中国人大网)

第二,香港立法会选举采取“432”方案(即选委会占40席、功能界别占30席、地区直选占20席),参选人需在五大界别各取得不少于2名、不多于4名委员提名。

如此,在新制度下,由“人大、政协和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的代表界”组成的第五界别,人选和提名方面很大程度由北京掌控,换言之,香港民主派日后若参加立法会选举,须向“国家队”争取提名,变相要先得到北京“首肯”才有望入选。

这种席位数安排,不是体现出北京对于泛民的不信任,还能看到香港商界在选委会、立法会的比例有所稀释。这意味着北京不像过去那样更多授权港府来决定选委会各界别和名额划分,而是直接出手且规定严丝合缝,凸显北京对于港府“高度自治”能力的不信任。

第三,候选资格一经确定“不得提起诉讼”的规定,直接断绝了不获北京认可的定候选人一切“翻盘”的路径。

2020年11月6日,兼任中共港澳领导小组组长的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香港特首官林郑月娥。(新华社)

第四,不管《基本法》附件一还是附件二,新方案均提出“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采取措施,依法规管操纵、破坏选举的行为。”,以往附件一二中并不存在如此要求。这表示北京吸取2020年9月前后的教训,要从制度上封杀香港反对派另搞“35+”(即可香港立法会此前70席位总数中占据半数以上)初选变相公投打乱北京部署的可能。

第五,《基本法》附件一、二还同时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依法行使本办法的修改权。”无论是香港特首还是立法会议员,产生办法中国全国人大保留修改权力,可以根据香港实际情况随时调整。

可见,北京在制度上堵住了目前可以看到的各种漏洞,这种足够细致且强硬的“严防死守”姿态背后,显然是对香港原有政治运作方式的不信任。所以从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至今,北京冒着舆论争议和外界压力,推出颇为严厉的香港政改条文。

自香港针对修订《逃犯条例》爆发街头游行并引发社会动荡,且后继演变为直接挑战北京所坚持的“一国”底线,北京对香港政治结构乃至港府处理危机的不信任心里已经开始。2020年中国全国两会结束后,“港版国安法”的迅速出台,恰是北京对港政治不信任的最直接表现,也是中国中央政府用强硬手段促使香港社会认识并接受,香港作为中国一个特别行政区所应服膺的政治伦理。

2020年12月21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以视频方式同韩国国会议长朴炳锡举行会谈的栗战书。(新华社)

此番对香港选举制度改革,是这种政治不信任的延续。在3月30日的人大常委会会议完成有关表决事项后,中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讲话称,对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委员会进行重新建构并增加赋权,调整和优化选举委员会的规模、组成和产生办法等选举制度改革,是“维护香港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维护中央对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结合起来,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这一根本原则”。

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当天也发表声明:香港这一政治制度革是“修补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现行选举制度的漏洞和缺陷”。其言下之意就是香港今年的社会乱象在于原有的政治机制存在隐患。选举委员会的规模和职能的扩充,全流程资格审查机制的建立,都是为了中共概念中的“国家安全”,即包含今年(2021年)两会前就被提出的“爱国者治港”在内的政治安全目标的实现。

从港版国安法到相关选举制度改革,北京持续采取强硬措施,扼杀各种可能威胁其管治权的风险和隐患。可见,在确保特议员乃至特首符合“爱国”标准之前,北京对多次发生反中央示威的香港政坛已经很难再有足够的政治信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