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下一步,新疆粘胶纤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4月5日,新疆玉里地区的棉农在进行春播作业。(Getty Images)

在新疆棉花遭到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欧美会员的集体抵制后,有媒体报道称,新疆又一重要产品也可能会步后尘。3月29日芬兰纸张包装工业巨头斯道拉恩索(Stora Enso)声称将关闭其下属位于芬兰东部城市约恩苏(Joensuu)工厂的木浆生产,这将可能对新疆当地的粘胶纤维(一种用于服装等领域的人工纤维)生产构成打击。

3月28日,香港《南华早报》刊发报道,率先披露斯道拉恩索将其产于本国的木浆出口至中国新疆地区,供当地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关系密切的中国化工厂中泰化学生产一种粘胶纤维。报道称,因为这家工厂距离再教育转化中心“距离较近”,所以与新疆棉花一样被怀疑也存在强迫劳动。随后,斯道拉恩索在表示看到有关报道决定关闭约恩苏的纸浆生产。

目前,其他同样向中国出口木浆等原料的国家(体量较小)并没有跟进。不过,《南华早报》认为新疆粘胶纤维生产可能因此而受到阻碍,并危及全球整个相关供应链。

公开资料显示,粘胶纤维是人造纤维的主要品种,以棉浆粕和木浆粕为主要原料,经过一系列的化学反应提取而成,因不易起静电、易于染色等优良特性被广泛应用于纺织、服装领域。

起初,粘胶纤维在欧美国家生产,但因为化工污染、产业升级等原因,相关产业逐渐外迁。直到今天,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粘胶纤维生产国,其产量占全球的三分之二。报道称,中国粘胶纤维的生产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省份和新疆,尤其是近年生产能力大增的新疆,其生产量已占中国的五分之一。

从2012年起,斯道拉恩索源源不断地将木浆原料出口到新疆,以供应分布在新疆的中泰化学各大工厂。数据显示,从2017年开始,它已从新疆的贸易中赚取了3.67亿美元。

中泰化工是一家拥有两三万员工的大型企业,主营聚氯乙烯树脂(PVC)、离子膜烧碱、粘胶纤维、粘胶纱四大产品。在不久前的3月25日,新疆棉花遭到BCI成员抵制的时候,中泰化学也曾被提问公司控股子公司新疆中泰纺织是否从事棉花和棉花制品销售。当时,中泰华化学即回复说其产品为粘胶纤维和粘胶纱,但并未披露原料。

照目前情形看来,中泰化学可能不得不另找原料供应商,或者削减甚至“砍掉”它的粘胶纤维生产。

欧美在新疆问题上的政治发难似乎已经对新疆经济运行产生影响,调整产业虽然可行但是需要时间和成本。不过,重要的是,欧美国家很难就此改善新疆人权,而可能是在破坏和剥夺当地人的基本生存和发展权利。对于它本身来说,这就犹如2018年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中美贸易战,只能令全球产业链发生剧烈的紊乱,甚至如新疆一名官员所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随着欧美对新疆的经济制裁加剧,更多的企业如果被迫选择放弃中国市场,各国政府可能还需要时间与游说群体周旋要不要彻底放弃中国市场。这将留给中国不少回旋空间。30多年前,中国曾遭受较之今天更严重的经济制裁,但是结果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