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中共高层战略部署 宁夏铁矿遭疯狂超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官方将黄河治理提升到国家战略,近日,首得黄河灌溉之利且被确定为黄河治理先行区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被曝存在企业“过量开采、界外盗采甚至无证开采铁矿”的行为,相关消息引发关注。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主办的《经济参考报》4月1日报道,在生态环境极度脆弱的宁夏中卫市,因古代铜矿遗址而闻名的照壁山,正在慢慢消失,目前盗采行为延伸到了内蒙古自治区。

中卫市是黄河进入宁夏的“第一站”,因此有“天下黄河富宁夏,首富中卫”之说。中卫北部山区是黄河冲积平原向腾格里沙漠过渡地带。这里虽然矿产资源丰富,但生态环境却极度脆弱,乔木和灌木在这里很难正常自然生长,只生长沙蒿、猫头刺等植物,覆盖率不过15%的植被,即使在夏季也较难形成大面积连片绿色植被。

近年来,中国官方不断加强对黄河的生态治理与恢复。(新华社)

从这里穿过的“镇照公路”可直达内蒙古阿拉善盟,在公路左侧就是因古代铜矿遗址而闻名的照壁山。正面看去,山形可辨。可山后却触目惊心:劈山而开的公路交错蜿蜒,巨型矿坑随处可见,成堆的铁矿石块和粉绵延堆砌,烟尘弥漫,大片的山体竟已不知所踪。

与此同时,中卫麦垛山区域的铁矿也在被大量采挖。此地铁矿埋在低丘沙层下几米至十几米深,出产的部分矿石品位甚至高过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

为躲避执法,这里挖矿和拉矿都选择在晚上进行。

这里的高品位铁矿石每吨可卖400多元人民币。而铁矿粉是高标号水泥的必需原料,市场价每吨也在50元人民币至140元人民币之间。

在中卫市沙坡头区甚至滋生了铁矿石存储、加工和销售的地下黑市。

记者曾在深夜里跟随拉矿车辆,驶进中卫市沙坡头区镇罗镇工业园区。这里至少有三个存矿点。一名为“卢四”的贩矿人储矿最多,他的储存地铁矿石块和粉渣堆成一座座小山,有的有五六万吨之多。

在麦垛山区域,记者还发现一个数十万吨的铁矿粉堆,隐藏在一个“山龙肉牛养殖专业合作社”里。合作社负责人称,他的铁矿粉不卖给外人,全部供给当地一家水泥厂。

记者甚至在几十公里外的内蒙古阿拉善盟孪井滩生态移民示范区内,找到了一个存有大量铁矿石的矿场。

什么人在挖铁矿?

据调查,在那里开采铁矿的主要有几名当地老板,被当地人称为“四大金刚”:李万林、王国忠、杜永忠和吴占伟,他们都有自己的开采队伍。

这些大规模采挖铁矿资源的实体或个人是否有合法合规开采证照?

种种线索的焦点都指向了宁夏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宁钢集团)及其关联企业。

宁钢集团成立于2009年6月,是宁夏最大的现代化钢铁企业,占地3,300亩,由宁夏昊丰伟业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昊丰伟业)和其实际控制人曹广江共同出资组建,号称投资13亿元人民币。

当地“四大金刚”的采挖铁矿生意,均是围绕昊丰伟业的采矿证而设计的——他们直接或间接与昊丰伟业签订了采矿合同或矿坑“恢复治理”协议。

据了解,为躲避执法检查,盗采者在中卫北山自行组织了一支由多人组成的矿山执法队伍,他们自称为“矿山安全监督员”。这些人有权进入矿点对承包人的行为进行检查,遇到可疑人物,将被这些人“执法”。

中卫北山的铁矿涉嫌被过量、界外盗采甚至无证开采,当地政府监管部门是否知晓?

记者发现,这次跨省(自治区)挖掘铁矿依然是打着“治理”的旗号。早在2020年10月,华隆矿产就给阿拉善盟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自然资源局递交了《关于对腾格里道玉济敖包铁矿详查探矿权遗留地质环境问题进行治理的请示》。在一份华隆矿产给特莫乌拉嗄查委员会的请示上,有负责人不具名批示“同意复坑,不得破坏周边植被”。

令人意外的是,超挖甚至是盗采情况下,昊丰伟业的采矿许可证还是再次得以延续。《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昊丰伟业在中国自然资源部全国矿业权人勘查开采信息公示系统中的信息在2021年1月得以更新,本来在2019年12月就到期的中卫北山1-3区块采矿许可证,有效期变成了2021年12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