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教练|从美日旧机到“双鹰”争锋 解放军教练机历程坎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台湾地区在过去4个月里,连摔3架用于“部训教练”用途的美制F-5E战机,引来外界对其教练机使用状况的关注。同时受到关注的,还有台湾对岸中国大陆的教练机。由于台军教练机水平相对较低,中国大陆的教练机已被视为中国教练机的前沿代表。

从收缴美日德英的少数整机和残骸到引入苏联制造,从仿制品初教5到自主研制的初教6,再到现今声名远播的L-15“猎鹰”,中国的教练机在过去70余年时间里从无到有、从弱变强,已成构建中国空中力量的一支强力支撑。

从外国残机到苏联制造

中国第一所航空学校是1946年3月1日创办于吉林通化的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后被称为“东北老航校”。该校的飞机和零件来源主要是日本侵华部队退出东北后遗留下来的整机和残骸,也有部分美制飞机,教练机是10余架德制“英格曼”初级教练机、数十架日制“立川”99式高级教练机和数量较少的“立川”1式双发高级运输教练机。

其中的日制“立川”99式高级教练机是日本于1939年生产的一种高级教练机,被中国军人称为“九九”高练,并成为其主力教练机。正是经由这些被遗留下来的日制飞机的磨砺,诞生了中国解放军的第一批飞行员。日军被俘资深飞行员和教官林弥一郎则成为那些中国空军早期飞行员的功勋教练。

不过,接收和使用这些日本留在中国的战机,对中国军队而言并非全为值得庆幸之事。“立川”1式双发高级运输教练机是日本在1940年研制生产的高级教练/运输机。1947年“东北老航校”教育长蔡云翔驾驶该型飞机前往通化执行接运钞票任务,飞机因超载坠毁。

1949年中共建立全国性政权之初,与苏联关系密切,并得到其在军工领域的强力支持。苏联向中国提供了全体系的教练机。

“东北老航校”后来被拆解成立了2个轰炸机学校和4个驱逐机学校,全部使用从苏联进口的教练机。初级教练机皆用雅克—18,驱逐机学校的中级教练机用雅克—11,高级教练机用乌拉—9,轰炸机学校的中级教练机用乌特伯—2,高级教练机用乌图—2。后来,中国又引进了苏联的喷气式教练机,如乌米格—15、乌伊尔—28教练机。

总之,在缺乏国产军机的时代,中国培育本国飞行员所使用的教练机,悉数来自中国之外。尽管只要搭配进口战机即可建成空中作战力量,但这种依赖性很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从1950年代开始中苏关系趋于紧张,证明了中国研发本国教练机的决定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从牛刀小试到一鸣惊人

仿制机是自制机的必经阶段。早在1950年代,中国就开始仿制和自研教练机。中国第一架仿制机是模仿苏制雅克-18的初教5。

1954年7月3日,中国第一次自己制造成功的初级教练机——初教5首飞成功。此次成功试飞,结束了中国不能制造飞机的历史,也标志着中国空中武力独立发展的起步。

初教5机身由合金钢管焊接成骨架,呈构架式机身骨架。机身前段为铝合金蒙皮,后半段由布质蒙皮覆盖。其发动机是M-11FP5缸气冷式活塞发动机,机上装有无线电收报机和机内通话设备。

这款简单粗糙的国产教练机,在1954年就生产了10架,至1958年共出产279架,稍微缓解了中国飞行员培训所需。但与紧随其后诞生的初教6比起来,初教5只能算得上是“牛刀小试”了。

初教6是由中国在1950年代末期自行研制的第一种飞机,使用广泛、产量庞大、声名远播,是过去数十年里中国空军初级教练机主力机型,几乎中国军方所有飞行员都有过驾驶该机的经历,被誉为“培养飞行员的摇篮”,还有“飞行员的初恋”之称。

初教6为双座、下单翼、前三点起落架设计,动力装置是一台星型气冷9缸发动机,搭配双叶自动变距螺旋桨,机身、机翼和尾翼采用全金属结构,装有全套飞行仪表,无线电通讯导航设备。截至2012年,共生产初教6各型飞机2,576架。

初教6以其良好的操纵性和出色的安全性为人称道,是一款极少有的在整个服役过程中没有出现过因为飞机设计、质量问题而导致重大事故的飞机,能够轻易应付尾旋、失去动力、紧急迫降等危险状况。例如,该机机身轻巧,空重只有1.1吨,失去动力之后可以尽量依靠高度来滑翔回机场。

初教6不仅得到中国军方的认可,还深受其他国家军民的欢迎,更是一些欧美航空俱乐部的“宠儿”。从1963年起,该机出口到了朝鲜、阿尔巴尼亚、孟加拉、坦桑尼亚等多国。拥有众多民间飞行员的美国则是该机的最大海外使用国,据称迄今有超过200架退役的初教-6被美国的个人飞行爱好者购买并使用,以享受最纯粹的飞行乐趣。涂有中国“八一”军徽的初教6翱翔于美国天空的画面已经屡见不鲜。

除初教6外,自196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还仿制和自研了歼教7、教8、轰教5、运教5、轰运教7等多种型号的教练机。中国歼击机飞行员一般要经过初教6、教8(歼教5)、歼教7三级培训,轰炸运输机飞行员—般要经过初教6、轰运教7(轰教5、运教5、安-24/26)两级培训。

初教6是中国在初级教练机领域的一个拳头产品,但在高级教练机领域,则迟至21世纪之初才开始发力,其主打产品是所谓的“双鹰”,一是绰号“山鹰”的教练9,一是绰号“猎鹰”的L-15教练机,也即教练10。

姗姗来迟的高级训练机

“山鹰”被认为已经迈过三代机门槛,而“猎鹰”被认为已属三代半战机。这两款教练机都满足了中国第三代战机的训练需求,同时兼有一定作战能力,具备改装为侦察机、电子干扰机、轻型攻击机等军用飞机的发展潜力。

在这两款高教机里,“猎鹰”整体表现更胜一筹。“猎鹰”是目前中国独立开发的性能最先进的教练机。该机采用了双发设计,安全系数高,发动机推力大,飞机最大飞行速度可以达到1.8马赫,和四代半战斗机基本持平。

该机安装了中国最先进的有源相控阵雷达(AEAS),可以制导PL-12中距空空导弹,还可以携带和使用激光制导炸弹、北斗制导滑翔弹等先进武器,具备基本的攻击作战能力,可以模拟包括歼-15、歼-16、歼-20等多种四代半和五代战斗机。

由于“猎鹰”气动设计卓越,飞行包线完全把中级教练机包括在内,因此节省了中级教练机训练的过程。再加上该机机体寿命高达1万小时,因此可以大幅削减飞行员训练成本。

“猎鹰”的总设计师张弘曾表示,“猎鹰”技术性能较高,具有训练效费比高、低油耗、留空时间长、使用寿命长等特点,能够满足第三代战斗机飞行员的培训要求,并适当前瞻第四代战斗机的培训要求。他还认为,“未来20—25年内,全世界会有1,700多架高级教练机的市场需求规模,‘猎鹰’有希望拿到400架也就是接近25%的市场份额。”

根据2012年的数据,中国空军有3,200架作战飞机,约15,000名战斗飞行员。如果再算上已经退役的飞行员,中国的教练机所培养出来的飞行员数量或有数万人之多。中国军队日益增长的空中力量,得益于各式教练机的迭代更新。而这些教练机,见证了中国空中力量的成长,也是其不可或缺的关键组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