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权拱手于人 中共治理新疆的省思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对新疆问题的最大担忧是极端思维支配下的暴恐与分裂,但这些“负面”伤亡恐怖事件一直缺乏足够的介绍供外界了解。图为2021年4月2日,CGTN发布的新疆纪录片,讲述了新疆反恐去极端化斗争的全貌。该片披露了大量独家信息。(微博@CGTN视频截图)

尽管中国坚持以“拒绝干涉内政”回应欧美等国的施压,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新疆问题虽然是中国内政,但是新疆维吾尔族裔、新疆伊斯兰教信仰等这些跨国界性问题使得中国必须要面对这种外部特性现实。而过去一些年,正是因为无视或者说是躲避这样的思维,使得中国在新疆话题上与外部舆论割裂,并促成拜登(Joe Biden)联动美国盟友向中国发起挑战的首个议题。

尤以近日BBC记者沙磊离开北京转驻台湾一事在舆论中所制造的“中国威胁BBC记者出走”以及3月底的新疆棉花事件为显例,无论是沙磊的非正常离境还是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抵制新疆棉是否另有真相,但是在强势的西方舆论中,新疆人权,再教育营等已经成为舆论讨论新疆话题的标签。即使中国苦口婆心的解释,都很难改变强势话语下的标签设定与思维定式。

如果要对新疆议题有个既有议程之外的认知,必须以逆向思维回到中共治疆思路上去。事实上无论是中共还是建政之前乃至更远的封建时代,治疆都是中国统治者最头疼的问题之一。因为这里同时并存“异族、异教”,有不可回避的民族矛盾、文化冲突甚至分裂意识。尤其是在前些年,经济发展落后的新疆屡屡爆发暴力恐怖主义行动,在宗教极端化的支配下恐怖主义思维蔓延,甚而有国家借机操弄新疆议题。

对于中共来说,当然稳定压倒一切,民生才是最大的政治。只有稳定的环境才能发展,而新疆只有发展起来,才能从源头上打击恐怖主义的蔓延。为此,从王乐泉铁腕治疆到张春贤柔性治疆再到如今的陈全国,可以说,中国任用这些“新疆王”进行治疆策的探索背后都是围绕着稳定,或者说防恐展开的。

虽然反恐是一个国际性话题,无论是欧洲面临的恐怖主义危机还是美国9·11后的反恐政策都验证了恐怖主义的严峻挑战,但是对于中国来说,新疆的暴恐又有所不同。首先,这些暴恐活动都事发在中国境内,且恐怖主义分子也是中国民众,只不过被极端思想所控制。因此中国不可能采取与美国式的见恐开枪的方式,而只能通过改善环境,扭转他们的极端思想,培训他们的基本生活技能,同时推进宗教世俗化,让他们有事可做,让新疆经济发展起来。

在中共看来,解决新疆问题的重要抓手在于发展经济,图为新疆喀什地区在当地政策支持下“靓发屋”项目,为女性就业提供帮助。 (新华社)

在此期间,中国实际采取了很多措施,包括新疆扶贫、包括扶持新疆的棉花、旅游等产业发展,以及对受极端思想影响且尚不构成犯罪的人员、参与活动但并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的、自愿接受培训的、刑满释放前经评估仍具有社会危险性的新疆穆斯林进行教育培训,这个地方也就是西方媒体报道的“再教育营”,以及中方所称的“教育转化培训中心”。根据中国官员的说法,对这些学员的培训内容为“三学一去”(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以便他们重归正常社会生活。

为了能维持这种“稳定”,中国投入了大量的财政支付,而获得就是连续4年没有再发生过一起暴力恐怖事件。但是显然,现在新疆问题在国际舆论中失焦了,西方政客、媒体不谈新疆的恐怖环境而是谴责中国的新疆政策侵犯人权。

从“集中营”这种骇人的形容到强迫维吾尔族妇女绝育、对她们性侵再到强迫新疆穆斯林吃猪肉,以及此前的对维吾尔族人强迫劳动等等,在过去的2、3年新疆议题的主动权从来都是掌握在西方媒体手中。当然,这里面有西方对新疆存在的恐怖主义问题的不了解,对滋生恐怖主义的原因更没有认识以及他们惯于以西方价值下的人权标准来俯视指点中国。但是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是在对新疆治理上中国的确缺乏透明性,且对外沟通意识不强。

无论是中共的治疆思路还是过去一些年发生在新疆的暴恐行动,中国都缺乏足够透明的宣传。关于前者,其实中国也是在不断的摸索行之有效的政策,且中国密室政治的特性更加决定了不可能将这种治理方针宣之于众。关于后者,新疆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其实是能够与国际问题接轨的,但是无论是地方还是高层,素来不喜将负面事件摊开,说是稳定社会情绪,其实也算是不自信的表现之一。

虽然过去两年,中国开始大力度的对外解释宣传新疆的情况,例如邀请各国驻华大使去新疆走访,召开新疆记者会并正面回答关于西方热议的“再教育营”问题,制作纪录片介绍新疆的暴恐活动等等,但这种被动回应仍让中国处于不利的国际形势。

固然,中国反恐、稳边的治理经验与治理方式无需向外界报备,但是当其演化为一种发展阻力与中国话题被定义之时,中国不可能听之任之。最重要的就是透明与加强与外部的沟通。尽管这很困难。因为一方面中国长期遭受西方的意识形态偏见自然也抱有对西方的不信任姿态,且中方并非多虑,因为价值的隔阂,西方很难认同中国的治理方式也是现实。但正因如此,中国才需攻坚克难,毕竟主动好过被动,新疆问题只有通过透明化脱敏才能有新的突破。而加强与外界的沟通是打开这种困局的重要一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