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谈国是|BBC驻京记者“不辞而别”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英国广播公司(BBC)驻北京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非正常离职”转奔台湾。

3月3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指,“沙磊不辞而别,他没有履行一个外国常驻记者离任前应该履行的手续,还联合一些人演了一出闹剧,颠倒黑白,倒打一耙。”

沙磊4月1日抵达台湾后,台当局称,2021年已经有39位“国际记者”来到台湾,并称很多人都和沙磊一样,是因受到所谓“威胁”而离开大陆,而BBC将他转派至台湾是为了保证其安全。

但对于沙磊有关涉疆问题的报道,台媒的相关报道中却未提及。

据透露,新疆一些民众和实体正在准备起诉沙磊,华春莹称,“如果沙磊认为他的报道是公正客观的,那他就应该勇敢面对,不用害怕,如果有证据表明他受到威胁,他就应该报警,中方会保护他的安全,但是,他跑什么?为什么如此仓促离境?他担心什么?害怕什么?只有一个合理解释:心虚。”

在过去的一周,欧洲、美国、加拿大等国就新疆人权问题制裁中国一事持续发酵。

该事件是因新疆棉花而起,西方不少声音指,新疆棉花生产过程涉嫌“强迫劳动”以及“种族灭绝”等,而后,瑞典时装企业H&M发表的一份“停用新疆棉花”的声明引发中国网友对其的联合抵制,在该场“禁用新疆棉”风波中,耐克等企业也以“强迫劳动”和“少数民族歧视”等理由参与其中。

新疆问题在商业领域持续延烧,涉事企业损失惨重。

3月31日,H&M公布2020年12月至2021年2月财季数据,税前亏损达到13.9亿瑞典克朗,一年前同期的盈利额则为25亿瑞典克朗。

盈亏差距巨大。

“吃饭砸锅”,H&M付出的代价惨重。为了“重新获得中国消费者的信任和信心”,H&M在3月31日再发声明,称:H&M对中国市场的长期承诺“依然坚定”,并希望做“负责任的采购者”。

声明中,H&M就其不当言行没有致歉。

中国央视对此评论称,“这份将近500字的声明,扭扭捏捏,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基本上是一篇空话满满、缺乏诚意的二流公关文。”

重新获得中国市场,H&M看来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4月2日,H&M再因官网存在“问题中国地图”而被多中国多部门联合约谈。

不知道损失惨重的H&M能否认识到问题症结所在,也不知H&M愿不愿意承认“新疆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新疆”。

面对西方就新疆问题的指责,中国官方正面反击。

4月2日,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推出新疆反恐纪录片《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罕见揭露了新疆去极端化斗争中涌动的暗流:高官反水、教材藏祸心、境外渗透……

纪录片披露,被极端思想深度蛊惑的人是很难转变,他们基本都全身心地扑在“圣战”上。

而新疆恐怖主义势力的抬头还有“内鬼”的助力,在上述纪录片中,“反恐英雄”新疆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原副书记希尔扎提·巴吾东妄想“建立自己的国家”,而与恐怖分子“里应外合”,在出境参加公务活动期间,两次秘密与“东伊运”组织骨干见面,并透漏新疆的反恐相关情报信息。

此外,“被编入大量极端思想文章的教材自2004年起已在全区使用长达13年之久。”

在公开新疆背后存在的问题的同时,中国也邀请一些国家的外交官亲赴新疆访问。

巴基斯坦驻华大使哈克(Moin ul Haque)3月30日开始,对新疆进行了3天的访问,并将所见所闻发到了自己的推特(Twitter)账号上,展示了新疆当地的生活景象。

4月2日,华春莹在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透露,“3月30日至4月2日,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诺罗夫(Vladimir Norov)以及20多个国家的驻华使节和外交官一行30多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参观访问,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李辉大使陪同访问。在这几天的参访过程当中,诺罗夫秘书长一行赴乌鲁木齐、喀什和阿克苏三地参访,参观了新疆反恐和去极端化斗争主题展、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喀什古城、艾提尕尔清真寺、柯柯牙绿化工程纪念馆等。通过实地参观考察,他们亲眼看到了新疆前所未有的社会稳定、民族宗教和谐、经济稳步发展的真实情况。”

从在新疆棉花事件上的反击来看,中国官方一直将愤怒集中在欧洲。

而欧洲国家对中国的态度也较为强硬。

3月31日,G7举行了一轮贸易部长视频会议,七国集团在会前会后的表现“反差”明显。

会前,英国贸易大臣特拉斯(Liz Truss)针对中国放出“狠话”,呼吁外界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措施称:“现在是对中国及其在全球贸易体系中的行为采取强硬态度的时候了,同时也要让世贸组织现代化。在很多方面,它(世贸组织)还停留在20世纪90年代。”

但在会后,英国政府发布的主席联合声明中,全文只字未提“中国”。

虽然并未直接点名中国,但在联合声明中,其已将矛头指向中国。

上述联合承诺采取集体行动,解决“有害的工业补贴”和其他扭曲市场的做法。

虽然承诺采取一致行动,但G7内部并非“铁板一块”。

诸多国家都因各自利益而在关税、气候、数字贸易以及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防控等问题上摇摆不定。

而“左右摇摆”的还有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在世界卫生组织与中国官方发布联合调查报告排除新冠病毒(SARS-CoV-2)源于武汉病毒所的可能性后,谭德塞3月30日表示:“尽管专家组认定,实验室泄漏是非常不可能成立的假说,但针对这一点仍然需要开展更多调查。”

显然,新冠肺炎的溯源工作已被掺杂了过多的政治因素。

有分析称,如何保证溯源的科学性以及公正性,是世卫组织的本职所在,而非费尽心机地平衡各方关切。🔑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多维新闻专栏→ 【末谈国是丨一周大事尽在末谈国是

除了病毒溯源外,作为全球备受信赖的多边组织,世界卫生组织还应保证新冠疫苗的分配的合理性。

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现在占世界人口16%的富裕国家拥有了全球60%的疫苗,几个发达国家订购的疫苗数量,是其自己国家人口的2倍至3倍,而贫困的发展中国家现在无力或者没有渠道获得西方的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要做的还有很多。

末谈国是往期精彩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