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问题 | 民主与治理 中西方对峙的深层根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喀什,人们在城中穿行。( REUTERS)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近期以新疆人权问题为靶子,对中国采取了制裁措施,中国也随即做出了强硬反制。争吵不断的新疆棉花事件背后,其实是中西方对民主与治理的重大价值观冲突。

“职业教育培训中心”VS“再教育营”

许多西方媒体和研究机构将新疆设立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称为“再教育营”,甚至在没有多少切实可信的证据下将其与德国纳粹在二战期间设置的“犹太集中营”相比。

若从反恐治理的角度来看,相对于中东伊斯兰腹地和在法国美国泛滥的恐怖主义,新疆对恐怖主义的治理是相对有效,可为何这个被中国政府视为根治新疆暴力恐怖活动、铲除其思想温床的职业培训和思想教育工程,被西方称为“洗脑”和“思想控制”,为什么中国的治理经验却在自由民主的西方成了“种族灭绝”?

在中国官方的表述中,设立“职业教育培训中心”的目的在于为那些受到极端宗教主义和恐怖主义思想洗脑的人解放思想。据新疆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所说,那些发生在新疆的恐怖主义活动分子很多是被长期的仇恨宣教所洗脑,灌输极端宗教主义,煽动恐怖主义袭击。为了对症下药,解决问题,故新疆政府会通过主动、带有强制性质的集中培训和教育,对那些受到极端思想蛊惑的人进行思想教育,让他们学习法律、参加职业技能培训,改造他们的极端思想和价值观。

但是在西方的视野中,这就是一种思想控制,是对人权的侵犯。对西方来说,在恐怖袭击计划实施之前,他们会对潜在的恐怖分子不做干涉,要等到他们开始计划或付诸行动的时候再进行肉体打击。当然,这个说法的真实性有待商榷,毕竟“9·11”事件后美国就曾大幅强化事先防范和打击恐怖主义。而中国在新疆的做法不同,不是等到恐怖行动实施后才进行治理,而是提前预防,减少恐怖活动的思想土壤。

中国的治理经验却成为西方某些人眼中的“种族灭绝”,中西之间的误解委实太大。(多维新闻)

西方的逻辑

从根本上看,中西在治理恐怖主义和人权保护之间的截然不同,其实是中西方在民主自由和治理两个价值维度上的认知差异和冲突造成的。

相比于集体利益和安全,西方民主国家以个人权利为优先,个人自由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任何侵犯或限制个人自由的外来干涉,比如来自政府层面的人身活动限制和思想活动限制,都被视为对个人自由的侵犯。如果在类似制止恐怖袭击的情况下,不得不限制公民的自由,必须出具合理的法律条款,并遵守严格的法律程序。

基于此逻辑,西方不论是对中东的伊斯兰恐怖活动,还是发生在欧洲、美国本土的恐怖活动,更多是在事后进行打击,或者对他们的国家进行直接占领或政权更迭,但基本上不对其进行思想改造,任凭那些受到恐怖思想支配的人(有的甚至是没有分辨能力的孩子)享受自己的“思想自由”。待到他们有朝一日从恐怖思想变为恐怖行动,再行解决。

不过,坦率说,这个逻辑有时候是一厢情愿,或者说是理想层面,因为在西方历史上不乏侵犯个人自由的例子,“9·11”事件后美国就曾以国家安全来大幅度收缩个人自由,而美国社会也逐渐接受这种适度的限制。

2018年9月6日,在中国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喀什,一个安全摄像头被安置在古城改造后的区域。这引起西方浓墨重彩的批评,可类似摄像头在整个中国的大小城市司空见惯。(REUTERS)

中国的逻辑

而在中国社会,一向是集体主义价值观占据主导,个人自由虽然重要,但总体来说,国家的安全稳定和有效治理更为看重。

对于现实情况复杂、民族和宗教矛盾交织的新疆来说,若过于强调个人自由,那么某些受极端思想支配的人就可能成为对更多群体自由的威胁和伤害,正如新疆七五事件和历次恐怖袭击中对普通民众造成的生命威胁。因此,新疆对恐怖活动、乃至煽动恐怖思想的行为,都进行及早治理,注重防患于未然。

在中国的视角来看,新疆的“职业培训教育中心”是起到这个思想教育的过程,将受到恐怖思想和极端宗教主义思想影响的人进行疏导和教育,从而让他们遵从国家的法律,学会工作技能,从而更好融入社会。不可否认,其中存在一定的强制性,但这其实是一种重典治乱的逻辑,其目的是为了快速有效实现社会稳定。当然,其中出现一些执法粗暴的情况应该更正。

自由民主VS治理

概而言之,相比于可能威胁到群体生命和安全的个人思想自由——不受外来干涉的意义上,中国更重视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发展的权利,即便损失了一小部分个人自由。对中国来讲,只有先保证了治理稳定,才可以保障社会的整体自由。

但正是在容易意识形态化的民主自由,还是有效治理这一点上,西方与中国处于两个逻辑脉络上,中国在治理的这一端,西方在自由民主的另一端,这二者相互冲突,选择其一必然损害对方,他们之间短期内很难取得平衡,这让中西之间难以有效沟通,甚至形成长久的对峙。中国与西方在价值观上的差异,对自由、民主与治理的认知分野怕是中西方引发对峙性理解的最深层原因。

不过,这堵横亘在中西之间的认知高墙,并非完全不能推倒,关键是中西之间能否求同存异,将心比心,尤其是长期有着某种道德优越感的西方,应该多去考虑中国面临的复杂实际情况,不妨换位思考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也应该改进讲故事的方法,保持开放和透明,不要总是以过度防御的保守心态来抗拒或回避正常的讨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