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问题|海外维吾尔族华人浮出水面 德国为何纵容疆独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疆问题、香港问题、台湾问题、西藏问题、南海问题是美国遏制中国的五张“牌”,近年来次第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热点。香港问题、中印边境争端刚刚消停,以新疆棉花为引,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等谋求新疆独立的海外维吾尔人组织乘机推波助澜,所谓的新疆人权问题再次成为欧美与中国争执时焦点,海外维吾尔族华人浮出水面。

以新疆棉花为引所谓的新疆人权问题愈演愈烈。(Getty)

谈及华人华侨,很多人似乎都默认华人华侨都是汉族,事实上华人华侨所谓的“华”源于“中华民族”,不仅有汉族华人华侨也有少数民族华人华侨。前广西侨务办公室副主任向大有,1990年代通过研究统计发现,当时约有310万少数民族华人华侨,包括25个少数民族分布在29个国家。其中,仅越南就有壮族、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华人华侨约130万人,占越南华人华侨总数的55%,

新疆地处亚洲中部交通要冲,自西汉张骞通西域丝绸之路开拓以来,在商贸流通的同时,人员也沿着丝绸之路流动迁徙。在民族融合中诞生于新疆的维吾尔人,自公元8世纪诞生起,就由于经商、文化交流、朝觐和政治因素等原因移居西亚。比如,11世纪著名突厥语学家马赫穆德·喀什噶尔就出生于今新疆喀什,在伊拉克巴格达完成了有名的《突厥语大辞典》,晚年回到了喀什。

近现代以来,新疆地区战乱不断,19世有张格尔叛乱、中亚浩罕入侵、沙俄入侵伊犁、清朝收复新疆,20世纪有东突厥独立运动、盛世才的残暴统治、国民党败退时是裹挟以及1962年的伊塔事件等等,包括维吾尔人在内对一部分新疆少数民族或为躲避战乱、或被迫离开了新疆移居他国。

据中国国务院人口普查办公室、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司编写的《中国1990年人口普查资料》披露,当时中国维吾尔族约有720余万人,其中侨居海外的约60万人,主要分布在沙特、土耳其及中亚邻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其中,沙特15万余人,1930年代迁入;土耳其5万余人,1930年代与1962年迁入;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40余万人,19世纪及1962年迁入。

1862年伊塔事件中,策划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出走的指挥部伊犁宾馆。(视觉中国)

另据《八桂侨史》1999年第四期刊载的朱慧玲《新疆籍华侨华人在西亚》一文披露,当时沙特华人华侨约17万至20万人,维吾尔族占85%以上,主要集中在沙特西部塔伊夫、麦地那、吉达、麦加。“沙特籍华人处境良好,总体生活水准居中。第一代主要是个人经营者……第二代多在沙特或美国、英国接受过高等教育,除一部分继承父业外,相当部分进入沙特军、政、科、教、文、卫等各个部门供职。”

并指出,“沙特第二、三代华人普遍呈现出高学历和低民族色彩倾向”,75%的二、三代华人进入高等院校就读,高于沙特平均入学率,几乎每个华人家庭都有子女在欧美留学。与良好的高等教育状况相比,民族语言文化传承呈现低民族色彩倾向,第二代已经不能讲维语最多能够听懂一些,第三代完全失去了听讲维语能力。与此同时,相比第一代对新疆感情深厚,第二代虽不再称自己是中国人但对中国与新疆事物还较为关心,第三代已经“多不考虑自己的民族属性”。

土耳其华人华侨约8万人,维吾尔人约5万人,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中部开塞利省省会开塞利、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土耳其维吾尔人主要是通过三个途径迁入,一是常规的1949年后通过朝觐、探亲等身份迁入,主要聚居在伊斯坦布尔;一是1930年代谋求新疆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失败后,由新疆经沙特、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地辗转到土耳其定居,主要聚居在开塞利;一是1962年伊塔事件中出走的,主要聚居在伊斯坦布尔。

土耳其民族主义者手持土耳其国旗、东突厥斯坦旗帜举行反华示威活动。(路透社)

土耳其主体民族土耳其人,以突厥人为先祖,基于民族情感对突厥民族予以优待,并实行吸引突厥民族前往土耳其定居的政策。土耳其人认为维吾尔人与其同属突厥民族,又同文、同教,在入籍土耳其方面给予优待。因而,除了新移民持有中国护照外,其余维吾尔人几乎都已经入籍土耳其。

同时,基于土耳其的少数民族优待政策,入籍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在大学录取过程中享受优待,据估计土耳其第三代华人大学入学率高达80%以上。2002年在韩国与日本举行的足球世界杯上,小组赛首战对阵夺冠热门巴西时,为土耳其攻入唯一进球的哈桑·萨斯(Hasan Sas)就是维吾尔人。小组赛第三场对阵中国时,哈桑开场6分钟就攻入了一球。

也是基于“泛突厥主义”,土耳其在新疆问题上态度暧昧,新疆问题在土耳其国内也存在炒作的空间。今年初,土耳其极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大团结党主席穆赫辛·亚兹奇奥卢(Muhsin Yazicioglu)就针对所谓的中国迫害新疆维吾尔人发言称,若有必要,可以对中国开战,“我们不害怕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不过,在此次由新疆棉花问题引发的争端中,包括土耳其在内的伊斯兰国家都置身事外,印尼、马来西亚、伊朗、巴基斯坦等伊斯兰国家使节和外交官还在近日前往新疆乌鲁木齐、喀什、阿克苏等地参观访问,反而是欧美各国无视新疆现实,大肆炒作新疆人权问题,尤其是美国与以德国为代表的欧盟。

2021年3月30日,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及21个国家的驻华使节和外交官一行访问新疆。 ​​​​(新华社)

德国的维吾尔人并不多,据统计2019时在德国生活的维吾尔人不过1,000多人,主要分布在慕尼黑、法兰克福、卡尔斯鲁厄周边及德累斯顿等地,但整合海外维吾尔人谋求新疆独立组织东突厥斯坦民族大会与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于2004年成立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总部就位于德国慕尼黑。

德国之所以纵容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存在,一方面源于土耳其劳工对德国战后重建有功,至今德国约有200万土耳其裔,一些维吾尔人也是以劳工身份进入德国;另一方面可能在于冷战时期的“功勋”,世维会第一任主席艾尔肯·阿力普提肯曾长期担任欧洲自由广播电台顾问,并领导维吾尔语部门,在联络维吾尔独立势力上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多有合作。欧洲自由广播电台为分裂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东西德的最终统一做出了“贡献”,艾尔肯也算“有功之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