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教练|追赶欧美强国 中国空军的“红与黑”[图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空军两架F-5E战机3月22日在训练中发生擦撞坠毁,造成1死1失踪,让本就面临严峻形势的台军雪上加霜,更突显这支军队在教练机梯队建设上的孱弱:退居二线承担战斗先导教练机的F-5E/F能力日益枯竭,后继T-5“勇鹰”高教机却难以及时接班。相较而言,在实力不断增强的中国大陆空军背后,则是日益精进的飞行员培养体系。不过,在初级、中级教练机的出口“红红火火”对比下,大陆的高教机在外销方面则是“暗淡无光”。

台湾空军F-5E及在研的T-5“勇鹰”高教机(点击大图浏览):

在当下追求“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大陆空军中,拥有一支由初教-6初级教练机、教练-8中级教练、教练-9和教练-10高级教练机构成的完整培养体系。这其中,初教-6、教练-8、教练-10均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江西洪都航空工业集团(简称洪都)研发,后者拥有全谱系的初级、中级、高级教练机,“与世界强国战斗机飞行员训练齐头并进”。

按照洪都的说法,初教-6主要用于新学员的体验飞行,检验学员适应飞行的能力,考察从事飞行职业的动机,从中筛选出有培养前途的苗子,进入下一步教练-8飞行训练;教练-8则用于学员的基本驾驶术训练,通过飞行训练和教学考察,选拔出适合进入下一步教练-10训练的飞行学员;教练-10用于学员的高级训练,开展高机动、战术基础、部分武器使用等方面飞行训练,使飞行学员掌握较为全面的飞行技能,选拔出适于驾驶战斗飞机的学员,为进入下一步的作战部队飞行训练打下基础。

初教-6及后续可能的替代机(点击大图浏览):

+4
+3
+2

自1958年首飞的初教-6距今已有63年,曾在1979年获中国国家质量金质奖。因其可靠性、易维护性和极低的价格(仅十多万元人民币)受到大陆空军青睐,至今仍大量装备。不过,随着大陆空军逐渐形成以歼-20第四代隐身战机为主体、歼-10C、歼-16等第三代战机为骨干的空战体系后,初教-6的缺点逐渐暴露:座舱难觅现代化仪表,也无航电设备,且飞行特性与现代战机区别巨大,今后将会被替代。

那么接替者是谁呢?舆论早在2018年底就认为可能是同年首飞的TA-20——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旗下芜湖钻石飞机制造公司制造的Dart-450涡轮螺旋桨动力飞机,其技术源头来自奥地利钻石公司,后者已于2017年被前者收购。TA-20采用全碳纤维骨架,使用合资研发的Smart-210综合航电系统,拥有单块大尺寸触摸显示屏,座舱采用侧面操纵杆,与歼-20设计相同,并安装有压缩空气弹射座椅,具体参数为:搭配乌克兰技术生产的AI-450S发动机,最大功率495马力,最大过载+7/-4G,最大滞空时间8小时,最大航程2,778公里。基于此,彼时英国《简氏防务周刊》就声称,TA-20将成为大陆空军的新一代初级教练机。

委内瑞拉出动K-8教练机欢迎中国大陆海军医院船“和平方舟”号,前者共采购18架K-8。(新华社)

尽管性能不俗,但自2019年至今,外界未见公开信息显示,大陆空军已装备TA-20,初教-6仍频频露面。究其原因,分析多认为一是初教-6价格极低,而TA-20原型机市场售价高达310万美元,在主力战机批量升级换代的当口,大陆空军无力开支,初级教练机能省则省;二是近年来军改虽已铺开,但大陆空军保有的教练机非常庞杂——在三级培养体系中有初教-6、教练-8/歼教-7、教练-9/教练-10,在作战部队中还需进行双座教练战斗机培训,如苏-27UBK、歼-11BS、歼-10S——在此体系中,暂无TA-20这种西方色彩浓厚的教练机的位置。

教练-8(K-8“喀喇昆仑”)是中国大陆和巴基斯坦合作研制的中级教练机,于1990年代初首飞,曾在2001年获得中国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因其优异的设计和飞行品质,大陆飞行员称为“中国空军有史以来驾驶最舒服的飞机”,在外销过程中,英美俄等20国飞行员亦赞其性能在全球同类教练机中处较佳水平。除在培训飞行员完成初级、中级训练外,大陆空军在2013年实施教练-8全武器使用试飞成功后,便令其执行处置“低、小、慢”空中目标的作战任务。

教练-10已在大陆军中服役多时(点击大图浏览):

教练-10(L-15“猎鹰”)是中国首款按照西方标准研发的高级教练机,于2006年首飞,该机具备典型的第三代战机特征,采用大边条翼气动布局、高度翼身融合体结构、三轴四余度数字式电传操作系统和基于开放式数据总线技术的综合航电系统,操控敏捷,大迎角机动性强,能充分满足第三代甚至是第四代战机的高级训练,并且能取代中级教练机的作用。

教练-10于2013年进入大陆空军服役,前后列装9个飞行中队共135架,2018年列装大陆海军航空兵12架。截至目前,L-15已发展出空军型、海军陆基型、出口型,随着大陆航母工程的不断推进,未来还将衍生出舰载机型。

在洪都开发的初教-6、教练-8、教练-10外,大陆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还装备一种教练-9的高级教练机,由中国贵州航空工业集团研制,前身同样是该集团研制的歼教-7教练机。教练-9(FTC-2000“山鹰”)于2001年开始研发,仅用17个月便进行首飞,打破此前歼-7P耗时19个月的纪录。大陆官方媒体曾说,该机既可以承担第二代战斗机的战术训练任务,又能满足第三代战斗机的训练需要,可有效缩短飞行员培养的成长周期。

教练-9及其改进型号(点击大图浏览):

+4
+3
+2

与教练-10同为高教机,那么大陆为何还要研制教练-9呢?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大陆在升级换代第三代战机时,教练-10仍在开发当中,且受到乌克兰发动机的掣肘,无法及时有效提供服务。而脱胎于歼教-7的教练-9研制周期短,且能满足第二代、第三代战机的训练要求。此外,教练-9的不足千万的造价,也远低于教练-10。不过,教练-9的飞行品质继承了歼教-7的不足,因此在解决教练-10的问题后,大陆军方便开启大规模的量产。基于此,教练-9便在2018年推出FTC-2000G多用途战机,可担任攻击机、战斗机、教练机三种角色,以便向国际市场。

从现役的初教-6、教练-8、教练-9、教练-10看,大陆空军的飞行员培养体系仍以“三机三级训练体系”为主:初教-6——练-8——教练-9/教练-10。而这与世界欧美国家空军的两级训练体制不同。不过,随着教练-10的大批量服役,大陆空军在进行体制编制改革的同时,也在调整飞行员培养体系。2019年的南昌飞行大会,初教-6、教练-8、教练-10三机编队飞行表演,而2020年南昌飞行大会,仅剩初教-6、教练-10编队飞行;加之2020年10月大陆军媒披露的空军石家庄飞行学院所属旅级部队“首批初教机毕业飞行学员驾驶高教机”的信息,表明大陆已在探索“两机两级训练体系”。很可能,在未来可预期时间内,大陆空军会逐步压缩初教-6、教练-8、教练-9的空间,直接以“TA-20初教机——教练-10高教机”为主。

全球高级教练机一览。(多维新闻制作)

无论是初教-6、教练-8、教练-10,还是教练-9,中国大陆在自身装备的同时,也开拓了海外市场。其中,初教-6的全球用户分布非常广,使用的国家包括中国大陆、阿尔巴尼亚、孟加拉国、柬埔寨、缅甸、朝鲜、坦桑尼亚、斯里兰卡、越南、赞比亚等国,此外初教-6还受到美国、新西兰等国民用市场的青睐,总产量超过2,000架。尽管生产数量(500+)不敌初教-6,但教练-8的全球用户最多,包括安哥拉、孟加拉国、玻利维亚、中国、埃及、加纳、缅甸、纳米比亚、巴基斯坦、斯里兰卡、苏丹、坦桑尼亚、委内瑞拉、津巴布韦,也是中国在1990年代至21世纪初出口创汇最多的军用产品之一。

如今随着军工品质的提升,中国大陆也在向外界积极推销更高端的教练-9、教练-10,但在面对诸如意大利的M346“大师”(外销超50架)、俄罗斯的Yak-130(外销超40架)、韩国的T-50“金鹰”(外销超60架)、美国T-7A“红鹰”(研发中)等高教机的竞争时,前者的成绩并不佳,显然丢掉以往的辉煌,其中教练-9外销苏丹仅6架,教练-10外销赞比亚仅6架。这当中既有价格原因,当然更有国际地缘政治原因,如何在未来打开教练-9、教练-10的外销市场,考验着大陆政府的能力和手腕。

中国现役教练机一览。(多维新闻制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