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炮轰中共爱面子 台学者忽略帝国主义的真面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4月6日台湾远景基金会举办“美高层官员亚欧行之意涵:台湾观点”座谈会,出席的台国防大学中共军事事务研究所长马振坤,竟称清末官员太过重视对外颜面才导致国家悲剧,并称当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日前在阿拉斯加回击美国“中国人不吃这一套”正是大清王朝的逻辑,会让大陆陷入危险。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左二)与外交部长王毅(左一)于阿拉斯加同美国会谈时,有力回击美国的姿态,振奋了广大中国人民。(Reuters)

台湾长期受欧美价值观宰制,同时又因两岸长期分治使台独论调占了上风,故习惯以仇视眼光解读中国大陆的举措,马振坤的发言正好能迎合台湾舆论。然而,这种说法既包藏对大陆的敌意,又忽视西方列强侵略性的本质与史实,因为受害方受围堵的原因从不是态度恭谨与否,而是帝国主义本身就带有逐利扩张的特性,所以即便受害方再温良恭俭让,也未必能躲过侵略的爪牙。

譬如非洲的刚果王国,早在15世纪就同到来的葡萄牙人通商建交,两国不但互派使节,刚果国王姆本巴‧恩津加(Mvemba a Nzinga,1456—1542或1543年)还率领王室受洗成为基督徒,给自己起了个“阿丰索”(Afonso)的欧洲教名,同时还汲汲于请托葡萄牙人派遣传教士与学者前来协助建设刚果,并派遣自己的儿子亨利远赴罗马晋谒教皇与成为主教,堪称是非洲与欧洲交流史上最友好的一页。

如此一名虔诚又虚心的国王,却仍旧抵御不住欧洲侵略者的压迫。当时葡萄牙在非洲获利最巨的事业恰是充满罪恶的奴隶贸易,葡萄牙贩子不停亲自掠夺或与贪婪的地方部落合谋抓捕无辜的刚果人民,致使刚果人口锐减、社会濒临瓦解。心痛的阿丰索国王写信劝请葡萄牙国王制止奴隶贸易:“欧洲商人在这里诱惑纯朴无知的人,这些商人抛弃天主,只想据有这些纯朴无知者。补救之道便是制止这些贩卖行为,因为这些行为对买卖奴隶者都是魔鬼的陷阱。对钱财的贪得无厌导致这个国家的人竟敢出卖自己的同胞”。

贪婪的葡萄牙人不断掠夺非洲黑人为奴,即便刚果国王恳求也拒绝停止。此为美国作家比尔(J.W.Buel)著作《黑暗大陆的英雄们》中描摹葡萄牙抓捕的黑奴的插图。(LAPHAM’S QUARTERLY)

结果葡萄牙充耳不闻,最后还多次挥军入侵刚果王国,甚至在1665年的姆维拉之战(Battle of Mbwila)中将御驾亲征的刚果国王安东尼奥一世(António I,1637─1665年)斩首杀害,顿时令刚果陷入群龙无首的乱局中,自此逐渐衰落分裂。试问:刚果诸王对欧洲人的态度难道不够友好吗?刚果人民被迫发起的反抗,是为了面子还是存亡?但嗜利的帝国主义却仍未放过善良的刚果王室与人民,只因他们阻碍自己血腥的致富之路,由此造成了非洲大地上绵亘数百年的历史悲剧。

还有美洲,无论是西班牙科尔特斯(Hernán Cortés,1485─1547年)摧毁的阿兹特克帝国、皮萨罗(Francisco Pizarro,1471或76—1541年)征服的印加帝国、抑或英美殖民者碰上的北美印第安人,无不曾以欢迎的姿态帮助过欧洲人。阿兹特克人甚至误以为白人是神明,恭敬地将科尔特斯等殖民者全迎入了首都,没想到科尔特斯却抓住阿兹特克国王蒙特祖马二世(Monctesuma II,1475─1520年),还大肆劫掠,最后毁灭了这个盛极一时的文明。

至于印加的结局也差不多,印加国王阿塔瓦尔帕(Atawallpa,1500─1533年)遭皮萨罗诱骗绑架后,遭胁迫交出装满半个大房间的金子、以及两倍数量的银两后,竟还遭皮萨罗残忍处死。而北美印第安人的处境则举世皆知,高举“人生而平等”大旗的美国几百年来不停以暴力残杀、驱逐、同化印第安人,从原本还愿意承认印第安人部落国(Nations)的地位,到后来干脆拒绝给予完整公民权,夺走了大批印第安人世居多代的肥沃土地,导致印第安人至今仍是美国境内贫穷率与犯罪率最高的弱势族群之一。试问:印第安人们的敬意,在白人的贪婪面前换得什么样下场呢?

至于用清末官员重视颜面当作招致外力侵略的借口,更是于史实于公理皆不通。因为前述事例已证明欧美列强的侵略动机绝非源于礼仪之争,若是的话,为何英国在第一次派遣马戛尔尼(George Macartney,1737─1806年)使华发生跪拜礼的争端时,并未攻击中国呢?何况清末政治虽然腐败,但在西力侵逼之下也从未只在意形式尊严,而是试图尽可能保住国家利权。这从清末官员屡次呼吁列强应遵守“万国公法”、以及在谈判中有理有据地同列强辩驳的记录,便可知道清朝并非像马振坤那样形容得颟顸。

列强侵华的动机绝非出于颜面礼制之争,而是为了攫取领土、经济、军事上的利益。此为1900年八国联军士兵在侵华时,凌辱中国姑娘的场面。(搜狐网)

中国大陆与许多曾遭殖民或侵略的国家,都往往是因为蕴藏矿藏、贸易利益、战略优势等原因,而怀璧其罪地遭到欧美列强洗劫或渗透,这绝对是人类文明史上最惨痛的百年苦难,同时也凸显帝国主义与资本主义结合后的暴力扩张有多罪恶。何况今日世界上许多国家对美国的控诉,也并非出于民族主义的冲动,往往是基于主权受损才不得不发。而台湾自身正是帝国主义的受害者,从甲午战争被迫割让给日本、再到国共内战后成为美国附庸,于情于理都不该非难第三世界对西方的还击、更不该附和、合理化西方帝国主义的话语逻辑。

可叹的是,被“台独拒统”情绪遮蔽双眼的台湾社会并不明白这点,反而跟着欧美霸权敲边鼓,这看在中国大陆以及其他第三世界人民的眼中,无非是显露在思想和行动上镶嵌着殖民烙印的畸形姿态,同时也从受害者的地位转为从犯。再说,假如真要以民族主义和颜面之争来当标准的话,那么,奉行“美国例外论”、动辄视国际法为无物的美国,恐怕才是最该受谴责和陷入国家危机的政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