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土耳其泛突厥主义幽灵不死 新疆问题何去何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新疆问题上一直保持沉默拒绝站队的土耳其,近日突然召见了中国驻土大使刘少宾,对外公开的原因是中国大使与两位土耳其右翼政客就1990年发生在新疆阿克陶县巴仁乡的反政府暴力活动发生的口水仗,不过土外交部并未公布细节。土耳其以突厥为先祖,与新疆维吾尔族同属突厥民族、同信伊斯兰教,又有为数不少的维吾尔人居住在土耳其,在新疆问题上欧美对土耳其是有所期待的。召见中国大使是否意味着土耳其政策有变将不再沉默?

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在中东地区四面出击,积极填补美国战略收缩后留下的空间。

同宗同教土耳其

亚洲北部横贯东西的草原地带,从中国境内大兴安岭、俄罗斯境内斯塔诺夫山脉即外兴安岭经蒙古高原、西伯利亚草原直至东欧平原,形成了所谓的“内亚”通道,成为亚洲北部草原民族交流与迁徙的坦途。当中国北方的草原民族在与南方农耕文明的竞争中失败后,通过内亚通道西迁自古以来都是第一选择,从最早的匈奴直至蒙古莫不如此。

土耳其追认的祖先突厥,最早就诞生于中国北方草原地区,继匈奴、鲜卑、柔然后在南北朝末期成为北方草原的霸主。后在隋唐两代100余年的军事打击下,突厥战败西迁中亚地区,令中亚地区突厥化。今天的突厥民族实际上就是起源于中亚地区的一系列突厥化民族的统称,建立帖木儿汗国、莫卧儿帝国的蒙古人实际上也是突厥化的蒙古人。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20世纪初从俄国独立后,建立的即是突厥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11世纪,一部分突厥人迁居小亚细亚地区,即今土耳其领土亚洲部分黑海与地中海之间的半岛地区,也即安纳托利亚。经过四五百年的努力,这部分突厥人建立了横跨亚欧非三州的奥斯曼帝国,以国为名这部分突厥人被称之为奥斯曼土耳其人,即今土耳其人。几乎与此同时,维吾尔人在新疆南部的民族融合中诞生并伊斯兰化,事实上南疆地区突厥化的蒙古人就是维吾尔人的族源之一。

由此,形成了所谓的三个突厥斯坦,即奥斯曼土耳其的西突厥斯坦、中亚的突厥斯坦、新疆南部的东突厥斯坦。奥斯曼土耳其实力最为强大,以突厥民族领袖自居,形成了所谓的泛突厥主义意识形态,在土耳其极有市场。20世纪初,土耳其还曾以血腥手段推行突厥化,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希腊种族灭绝、亚述人种族大屠杀等都是这一政策的产物,造成超过300万人死亡。

2016年上映的土耳其电影《山2》,有“土耳其版战狼”之称,一句很随意的台词泛突厥主义幽灵显露无疑 。(《山2》电影截图)

总部设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突厥议会,即是土耳其发展突厥民族外交与影响力的舞台,成员国除土耳其外还包括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塞拜疆。2016年上映的有“土耳其版战狼”之称的电影《山2》中,一名土耳其士兵就说出了“如果为了我们所有民族而战,就把坦克开到阿尔泰山脉去”,言下之意不言自明,泛突厥主义幽灵可谓无处不在。

此外,奥斯曼帝国先后攻占君士坦丁堡、埃及灭亡了东罗马帝国、马穆鲁克王朝,为奥斯曼土耳其赢得了东罗马帝国继承者、伊斯兰教逊尼派领袖哈里发之位。相对于东罗马帝国继承者,逊尼派领袖哈里发对于土耳其意义非凡。然而,土耳其国父凯末尔(Mustafa Kemal)1920年代推行世俗化改革,废除了奥斯曼帝国末代君主哈里发之位,统治麦加、麦地那两地的麦加谢里夫、默罕默德后裔哈希姆家族即今天的约旦王族乘机自立为哈里发。

后沙特家族击败哈希姆家族统一阿拉伯半岛建立沙特王国,沙特国王从哈希姆家族手中夺取了“两圣地监护人”的身份,却并未获得哈里发之位。时至今日,对于逊尼派各国土耳其、沙特等,逊尼派领袖之位颇有“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之势,尤其是土耳其亲伊斯兰政党正义与发展党长期执政并制服了土耳其世俗化保护者土军的今天。新疆绝大多数维吾尔族信奉的正是逊尼派伊斯兰教,无论是出于所谓的泛突厥主义还是逊尼派伊斯兰教,同宗同教的土耳其都有动机、借口与能力干涉新疆问题。

1937年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一世(Abdullah I)访问土耳其与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左)会面。阿卜杜拉一世出身的哈希姆家族,系伊斯兰教创始人默罕默德堂弟、第四任哈里发阿里与默罕默德之女法蒂玛的长子第五任哈里发也是最后一位伊斯兰教正统哈里发哈桑的直系后裔。(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地缘现实土耳其

泛突厥主义与伊斯兰教逊尼派领袖之位为土耳其外交提供了两大抓手,土耳其独特的地缘特色又为其带来了广泛的利益。土耳其横跨亚欧两大洲,扼沟通地中海、黑海的黑海海峡咽喉要道,沙皇俄国通过十次俄土战争夺取了黑海沿岸大片土地夺取了出海口,土耳其也失去了东欧大片土地,但当俄罗斯试图染指黑海海峡时,域外强国英国、法国联手支持土耳其抗击俄罗斯,成功遏制了俄罗斯扩张的图谋。

冷战时期,遏制俄罗斯的故事重演,土耳其倒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加入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成为遏制苏联的前线。来自美国军事经济援助源源不断地进入土耳其,在西欧的产业升级中,作为盟国的土耳其接收了大量的制造业转移,奠定了土耳其工业与经济的基础。当中国及东亚各国进入欧洲市场时,土耳其也是设立制造厂的首选国家之一。土耳其之于西欧就如同墨西哥之于美国。

1877年至1878年第十次俄土战争时西方人绘制的漫画。右侧左手持盾右手持剑者为俄罗斯,正在欺凌下方土耳其,左侧则是欧洲各国。在那个年代,土耳其被称之为“西亚病夫”,中国则是“东亚病夫”。(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以汽车工业为例,欧洲的菲亚特、雷诺及美国的福特都在土耳其设厂,日本的本田、丰田及韩国的现代也在土耳其设厂。2015年,土耳其汽车产量超过130万辆,位居全球第14位,其中70%出口。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将土耳其归类为发达经济体,国际上一些经济专家则将土耳其归类为新兴工业化国家,无论怎么样归类土耳其都是中东地区、伊斯兰世界少有的工业国家,而非海湾国家一样的资源国家。

2020年,土耳其国民生产总值(GDP)约合1万亿美元,位居全球第17位,中东地区第一位。奠基于不俗的经济,8,300万人口与7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在欧美武器装备与军事技术支援下,土耳其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军队与颇具规模的国防工业,军队规模在北约内部仅次于美国。美国在推进第五代隐身战斗机F-35研发项目时,土耳其作为北约盟友也受邀参与其中,继英国、意大利、荷兰、加拿大、丹麦、挪威后成为该项目第7个国际合伙人,并分包了部分零部件。

土耳其得益于独特的地缘优势,但突厥民族与伊斯兰国家的本色,也令其失去了很多。土耳其1963年就成为欧盟(EU)前身欧共体准成员国,作为北约盟友也始终是欧盟扩大的首选国之一,但始终被拒之门外。表面原因不外乎人权之类,本质上还在于欧盟没有做好迎接一个异质文明国家——伊斯兰国家加入这个成员国全部为基督教文明的组织,尤其是正义与发展党长期执政下土耳其日益伊斯兰化的今天。此外,老欧洲近现代几百年来对信仰东正教的俄罗斯的排斥也为土耳其树立了坏榜样,为土耳其的转向埋下了伏笔。

2020年11月18日,土耳其空军与北约盟国英国皇家空军在位于土耳其孔亚某空军基地进行联合军事演练。(Getty)

中等强国土耳其

几年前,中等强国概念曾风靡一时,所谓中等强国实际上可以理解为地区性强国,是一个相对于美国、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等大国的概念。作为美国在中东、小亚细亚地区的盟友与支柱,土耳其毫无疑问是这一地区的强国即中等强国之一,沙特、伊朗乃至以色列也是。

中等强国概念之所以风靡,本质上在于世界的多极化趋势,美国国力衰退导致的全球霸权滑落,或者说美国基于国力衰退所推行的收缩战略,为地区性强国空出了施展的空间。当然,美国的收缩战略也是为了集中战略资源应对中国的崛起,中国在贸易战上与美国的有来有往,又为地区性强国提供了一个选择。

在中东地区,美国先后摧毁了伊拉克萨达姆(Saddam Hussein)政权、搞乱了叙利亚阿萨德(Bashar Assad)政权、长期围堵伊朗,在北非颠覆了埃及穆巴拉克(Muhammed Mubarak)政府、卡扎菲(Muammar Gaddafi)政权,传统的强人政权几乎一扫而光,事实上为土耳其的崛起扫平了障碍。美国的收缩战略又迫使其不得不依靠土耳其、沙特、以色列等地区性强国维护其在中东的利益,为土耳其光明正大地介入地区事务提供了条件。

美国一手颠覆了中东地区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等众多强人政权,令地区局势碎片化,为土耳其的崛起创造了条件。图为伊拉克强人萨达姆被处以绞刑的电视画面截图。 (视觉中国)

在叙利亚,美国仅派遣少量特种部队介入,完全依靠土耳其、以色列出力遏制俄罗斯、伊朗势力。在也门,美国也是依靠沙特等海湾国家出兵,打击亲伊朗的胡赛武装。最初土耳其也确实极为卖力,2015年土耳其空军甚至击落了一架俄罗斯空军驻叙利亚的苏-24攻击机,导致俄罗斯飞行员一死一伤,地区形势一度剑拔弩张。谁料想,两年后的2017年,土耳其就不顾美国警告坚持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甚至因此被踢出了F-35项目。

土耳其与俄罗斯走近,除了经济上的利益,土耳其是仅次于德国的俄罗斯第二大天然气买家,还在于正义与发展党长期执政下,土耳其在内政、外交上与欧美矛盾重重。在叙利亚问题上,土耳其就对美国在推翻阿萨德政权问题上退缩极为不满,加之长期被欧盟拒之门外,对欧美日益失望。2016年时,北约还曾警告土耳其,不要指望与俄罗斯发生战争时北约会提供保护。

此外,美国国力衰退以及由此导致的国际格局变化,也使土耳其看到了机会。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Erdogan)提出了“战略纵深”外交,要扮演大国角色,外交上不再完全追随欧美国家。而要扮演大国角色,作为中等强国的土耳其就必然要引入域外大国以制衡欧美的影响力,俄罗斯与中国无疑是最佳选择。

中国在土耳其的最大直接投资项目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重点项目胡努特鲁电厂,总投资高达17亿美元。 (新华社)

土耳其不仅加入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两国军事上的合作也极深。土耳其国产T-300远程火箭炮,实际上就是引进中国卫士-1B火箭炮生产线的产物,土耳其还引进了中国B-611近程地地导弹。2010年时,土耳其甚至还不顾美国反对邀请中国空军苏-27战斗机参加“安纳托利亚之鹰”军事训练,这一演习通常只邀请土耳其的北约盟国参加。

从根本上来说,中国与土耳其相距数千公里,并不存在根本上的利益冲突,土耳其反而可以作为中国企业进入欧洲的跳板获得极大利益,两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理所应当。当然,正义与发展党执政之下,土耳其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新疆问题上存在操弄民粹的空间,土耳其一些政客也确实出了手。然而,对于土耳其政府而言,新疆问题在土固然属于政治正确,但也必须服从于土国家利益,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没有多少利益纠葛,更没有土耳其那样的民族主义困扰的亚美尼亚、塔吉克斯坦、白俄罗斯、尼泊尔、阿塞拜疆、摩尔多瓦、伊朗、巴基斯坦、俄罗斯、孟加拉国、马来西亚、马尔代夫、格鲁吉亚、印度尼西亚、柬埔寨、哈萨克斯坦、斯里兰卡、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乌克兰等国,近日其驻华大使、外交官就受中国政府邀请前往新疆考察,在新疆问题上发出了不同于西方的声音,在某种程度站了队。

单就新疆问题而言,只不过是美国遏制中国的众多议题之一,从西藏问题、中印边境对峙问题到香港问题、台湾问题都不外如是。任何一个议题被热炒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都不意外,核心与关键还在于中国要练好内功,新疆问题任欧美媒体如何渲染,新疆恐怖袭击绝迹、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少数民族脱贫致富都是不争的事实,无论如何炒作也改变不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