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废物”说后 田飞龙再批香港建制派中西方利益两头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经常就香港问题发言、被视为北京对港政策智囊的中国学者田飞龙,近日批评香港建制派是“中西方利益两头拿”的两面派。他曾因炮轰建制派是“忠诚废物”在当时引发巨大争议。

建制派在香港政治界被诟病已久。政府高层曾多次表达对建制派政治能量不足的不满。(香港01)

据香港纸媒《am730》4月12日报道,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田飞龙继“忠诚废物说”后,近期再次表达对香港建制派的不满。

田飞龙认为,北京方面以往对“爱国者治港”的要求太宽松,除了让“反中乱港势力”进入管治架构,也令建制派内部出现“两面派”。

他指出,有些“两面派”不愿在政治斗争挺身而出,又同时从中国和西方拿利益,不思进取又不积极履行管治责任,加剧香港社会运动走向更激烈方向。

就在不久前的3月3日,田飞龙在香港媒体撰文称,中央对香港的要求不是打造“橡皮图章”或“忠诚废物”,而是“贤能的爱国者”。该言论在香港社会引发巨大争议,并引起部分建制派人士不满。

反修例风波以来港警累计逮捕数千名“乱港分子”:

+6
+5
+4

其中香港资深建制派元老人物、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认为“忠诚的废物”说法无礼,具侮辱性,并反指田飞龙是“废柴学者”。田飞龙则回应叶国谦是“断章取义”及“对号入座”。

当时也有分析指,田飞龙可能是在北京的授意下表达对建制派的不满。

值得注意的是,建制派一直以来在香港政治界就饱受诟病,被民主派批评“只会举手表忠”。林郑月娥在2017年当选特首后,也曾批评建制派政党多年来未能为政府培养人才。

4月6日,多维新闻围绕香港的选举制度改革、“忠诚的废物”连带出来的特区政府治理能力问题,以及“一国两制”如何走向融合、积极、主动,专访了田飞龙。

在报道中,田飞龙对北京逐渐收紧香港治理的思路做出解读。他指出,2019年的反修例风波以及同年12月香港区议会选举爆发的示威运动,让北京看到了香港自治能力的局限性。

他指出,到2020年这种威胁继续存在,而且直接指向了原定于2020年9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当时香港再度爆发示威运动。

“这些焦点性的政治背景事件及直接的制度安全威胁性,刺激中央改变了原来‘一国两制’里面高度自我约束的权力行使习惯,开始将全面管治权与‘一国两制’当中的国家安全、选举安全连接起来。”田飞龙表示。

他进一步指出,当前北京对香港还不是“全部动作”。他称,接下来北京将打出“组合拳”,深入挖掘和清理香港社会产生“反中乱港”势力的根源。

他预测称,“未来的改革必然会指向香港的教育领域、公务员领域,以及社会文化领域,包括对媒体的监管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