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习近平“重评”文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文革十年内乱是一段饱受争议的敏感史,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中共对该段历史的自我认知有不同的表述。(VCG)

在稍早前,中共出版了新编写的《中国共产党简史》(以下简称《简史》),以配合营造建党百年氛围。同样的做法在二十年前,中共建党80周年之际也曾出版《简史》(2001年版)以及2010年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撰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年10月到 1978年12月的中共党史)。三版中共党史相较,各有不同。一方面是在不同历史阶段,三个版本里所收录记述的历史时期当然会有十年、二十年的党史时期差;另一方面,在不同的历史节点,中共的历史认知也在发生变化。

近思录专页|通古今之变 思治乱之道

这种变化尤其体现在对文革的历史认定上。相对来讲,2010年版的中共党史与2001年版的在该部分上相差不大。引起外界注意的是2021年2月底新出版的《简史》。原2001年版第七章“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内乱”在新版本中不再单独成章,而是被纳入第六章、整本书中篇幅最短的章节——“社会主义的探索和曲折发展”。

事实上,新版《简史》中,文革十年动乱只用一页简略描述了文革经过,强调作为政治运动的文革与文革历史时期是有区别的,却用了足足七页描述“各项工作在艰难中仍然取得了重要进展”,包括一批交通运输线和输油管线设施相继建成,独立研制出“两弹一星”,对外工作也打开新局面,迎来新中国成立后第二次建交高潮。

然而,2001年版本将文革单独成章记录,大篇幅描写文革十年内乱,基本沿用了中共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这段历史以及毛泽东的个人评价。具体来说,它不仅描述了红卫兵“破四旧”、抄家打人、造反派夺权、火烧英国代办处、林彪事件等内乱,记录了文革时期“毛泽东在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中的威望达到高峰,党内个人专断和个人崇拜现象逐渐滋长”等细节。甚至明确给出“对于‘文化大革命’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错误,毛泽东负有主要的责任”的评价。

此外,它还特意强调“导弹核武器发射实验”“人造卫星发射”“杂交水稻培育”等该时期的科技成果“决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成果,恰恰相反,是抵制‘文化大革命’的干扰而取得的。”对同一个历史时期,几个版本的记录还不仅是篇幅以及侧重点上的差别,更是一种中共官方正统意识形态的倾向变化。今时今日中共看待那段历史的眼光已经有所不同,在新版本中大谈“成绩”,压缩动乱的篇幅给人最直接的观感是试图淡化中共曾经的“错误”。

一种观点认为,习近平上台后更加积极主张在意识形态上捍卫中共的执政地位,试图超越胡温时期的左右之争打击历史虚无主义、修正主义等社会思潮,重新确立正统史观的地位。在此背景下,如《炎黄春秋》之类重新解构中共党史的舆论阵地纷纷“失守”,从高校到中小学校也在不断强化新“四史”,重订中共《简史》则只是捍卫中共意识形态安全的环节之一。

当然,客观地讲,作为中国执政党,其主导的正史必然会有一个自我合理化或者自我美化的本能,但其更反映的其实是一个自我认知问题。就如人对自己的认知一样,会随着自身经历的变化与阅历的丰富而对过往的评价有所改变,且会随着时间的远去,经历的丰富有着更加超脱的认知。

如今,中共对那段历史的认知已经不再仅仅停留在那场运动本身,似乎从一个更加抽离的眼光回望过去。尽管这种变化对那些特定历史阶段的群体来说是不甘甚至不公的,但是无论是人还是中共都逃脱不了这样的认知规律。文革十年给中共、中国带来的灾难与教训的确值得铭记,不过放到更长的历史周期去看,这也只是中共过去百年中的一个历史片段而已。

“谁掌握了过去,谁就掌握了未来;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过去”,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概莫能外,为自己正名的最好方式莫过于掌握历史的书写。外界注意到,新版本中对中共十八大后的描述,约占全书四分一。内容包括中共十八大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坚持“一国两制”和推进中国统一等。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