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中共政法系整顿步入“深水区” 陈一新天津行有深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共政法体系整顿中一直扮演重要角色的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秘书长陈一新,被官方媒体报道4月12日去了距离北京不到150公里的天津。据报道,此番津门之行,陈一新是以中国“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的身份率调研组到天津调研。期间陈一新公开讲话称中共政法系统“教育整顿已进入查纠整改环节,这是动真碰硬、触及要害的关键环节,”且称“教育整顿逐渐步入‘深水区’。”

2017年7月8日,第十七届华侨华人创业发展洽谈会在在湖北武汉开幕,当时担任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的陈一新致辞。(视觉中国)

习近平自中共十八大上成为总书记后在政法系统的动作不断。如果说反腐、整风乃至曾经担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被审判入狱,是包含政法系统在内的、整个中共组织的自我调整和净化过程,那么2018年1月启动的为期三年、集中共党政之力和全社会参与的扫黑除恶则是专门针对政法系统的一项专向整顿。2020年年底扫黑除恶行动面临收官,同年12月25日中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强调,“专项斗争收官不等于扫黑除恶收手。决不能让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死而复生、由小转大。”

今年3月29日,中国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习近平出席并会见受表彰代表,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两位政治局常委也参加会见。中国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在过去3年扫黑期间,因为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给予党纪政务处分51,355人,移送司法机关7,877人。

扫黑除恶进程刚过半的2020年7月8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再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强调“要在全国政法系统开展一次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铸魂扬威式的主题教育。”并要在两年之内(到2022年第一季度)完成中国全国政法系统的全面整顿。当时出席会议且作动员讲话的,也是陈一新。

2021年以来,中共政法系统就“教育整顿”召开了至少两次会议,一次是2月27日的部署会议,另一次是4月6日的推进会。2月27日的会议提到,教育整顿有三个环节,即学习教育、查纠整改、总结提升;4月的推进会则提到,市县两级教育整顿将陆续进入查纠整改环节。就在上述推进会结束3天后(4月9日),山西省公安厅厅长刘新云应声被查。刘新云落马当日,山西省委召开会议,称要扎实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和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筑牢政治忠诚,清除害群之马。

2019年1月15日至16日,中共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新华社)

中共近年对政法系统展开整顿以来,各地公安系统官员纷纷落马,不少地方的公、检、法更是被“一锅端”。《中国纪检监察报》曾经统计,截至2020年7月28日,中共十九大以来政法系统中共有5名中管干部、124名厅局级干部被查,包括官至中国公安部副部长的孙力军等人;另有4名中管干部、80名厅局级干部受到党纪政务处分。之后的2020年8月,又有上海市公安局原局长龚道安被查,10月江苏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和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副局长丁志华主动投案。

就在“教育整顿”运动督导组进驻中国各省市之际,2021年3月27日,中国公安部召开巡视整改专题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中国公安部长赵克志主持会议并“带头作个人对照检查”。中纪委国监委、中共组织部、中共政法委、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等机构人员“到会指导”。赵克志强调,要“集中整治顽瘴痼疾,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他还特别要求各级主官要带头整改。

此番陈一新的天津之行,是中共政法系统“教育整顿”进入查纠整改环节以来他的首次调研。在中共官方称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向纵深推进”之际,陈一新的天津之行或另有深意,外界纷纷推测中共政法系统或为此再掀风暴。

虽然官方并未提及,但是天津政法系统为时不远的“黑暗”历史并未被外界忘记。最典型的当然是在中共十八大后反腐风暴中落马的武长顺案件。

2003年12月20日,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长的武长顺。(视觉中国)

2014年7月20日,中纪委公告: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生于1954年1月的武长顺,落马前在天津公安系统盘踞44年,其中11年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公安交管局局长,11年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在天津的关系网庞大。

2015年3月,天津政法系统内部通报,武长顺涉案金额74亿多元人民币,天津公安系统对武长顺行贿者23名;武长顺本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1亿多元,收受礼金33万元,违反财经纪律涉及15亿元,其中4亿元为违规发放。武长顺家人名下有70余家企业,有连带关系公司40余家,长期垄断并获利于天津市公安交管系统。甚至有数名公安系统女性为武长顺生育私生子女。

武长顺的腐败程度,曾让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怒批“无法无天”。有媒体援引消息人士转述称,习近平在中纪委一次会议上谈及武长顺案时说:“(天津)有个武爷,天津的停车场都成他们家的了,无法无天……十八大后还这么疯狂,前所未闻。”

+4
+3
+2

不过,天津政法系统的腐败牵连之深、之广,并非武长顺一案可以代表。在武长顺落马前7年,其前任并曾经的顶头上司宋平顺,同样植根天津市政法界数十年。

1945年出生的宋平顺长期任职于天津市公安系统,直到2006年3月才卸去天津政法委书记一职。2007年6月4日,担任天津市政协主席的宋平顺缺席当天一场会议,当晚被发现于办公室内自杀身亡。宋平顺自杀前已经有传言中纪委正在对其进行调查。一个月后的2007年7月5日,中纪委通报宋平顺:道德败坏,包养情妇;滥用手中权力,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并宣布开除宋平顺中共党籍。

宋平顺案发后,武长顺曾遭到中共有关部门调查。据中国大陆媒体报道,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周永康以保障北京奥运会安全为由庇护,使得武长顺免于查处,并继续横行天津政法系统7年,直到案发。

北京《新京报》曾评论称,宋平顺与武长顺的关系网“前腐后继”。天津民间也曾流传讽刺武长顺与宋平顺及天津市委原书记张立昌(2008年1月因病死亡)的民谣“两顺一昌,糊弄中央”。天津政法系统黑幕之深之广由此可见一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