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品海:与香港社会共同追求美好生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本文为《香港01》创办人于品海在《香港01》成立五周年庆祝典礼的演讲辞。

《香港01》五周年庆祝典礼冠盖云集,图为《香港01》创办人于品海(右四)、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右五)、中联办副主任卢新宁(右三)、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左三)、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右二)、《香港01》董事兼执行总编辑戚本业(右一)、董事兼行政总裁苏晓婷(左二)、董事兼首席技术总监王龙潇(左一)。(香港01)

五年——说长不长,只是一届特首任期,读小学都还没有毕业;说短不短,香港的舆论和政治版图已经足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五年前,我们提出“是时候改变了”,“社会撕裂、大家都输”的警告,不幸一一言中,而且变化之大,所有香港人,甚至是全国以及整个世界,或多或少都感受得到。

我在五年前提出呼吁,希望香港去除抗争式的政治,将政治聚焦社会民生,而不是假民主自由之名进行无休止的政治争吵,亦不应僵化对待“五十年不变”,对早已经过时和失焦的社会制度以及它凝聚的怨气和怒气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当时并不知道,原来有一些事情冥冥中注定,路是要走完了才会知道已经到了尽头。

过去五年,香港发生了三个变化,其中两个是轰轰烈烈的:一个是反修例骚乱,前奏就是2014年的占中运动以及2016年初的旺角骚乱,另一个是中央政府替香港制定《港区国安法》,以及刚发生的选举制度改革,它们彻底触动了香港社会一直习以为常的政治格局。

第三个变化就是新闻媒体领域正在发生的宁静革命,表面看它是不同新闻媒体之间的商业竞争,事实上,新闻媒体的领导地位更替从来都反映了社会的转型,是展现意识形态以及社会论述之间的变化。《香港01》作为网络媒体,在缺乏日报或电子媒体支撑的情况下成为具领导地位的主流,每日有接近200万人从我们的网站获取资讯,90%身处香港,每个月有接近500万人做着同样事情,与我们进行互动,这就是一种社会新常态。

香港反修例运动彻底触动了香港社会习以为常的政治格局。(Reuters)

新闻与社会转型

五年前我创立《香港01》,朋友劝我不要浪费金钱,但我坚持自己对市场变化的判断,深切感受到社会对转型的渴望与新闻产业的发展机遇——香港的新闻行业实在太过迂腐,毫无想像力、形式简陋、科技落后,就算香港社会的变化如此明显,但新闻行业依然因循守旧、故步自封,完全看不见世界在变、香港在变。这就好像今天的CNN、《纽约时报》、BBC,它们如同自己的母体一样,面对世界格局的变化,只能够退守到自己的同温层之内。

新兴事物确实会淘汰旧有事物,电动车取代汽油车,智能手机取代传统手机,但有些古老习惯或者恒久的形式还是会存在,甚至极大发展,亦会有一些超前和有创意的想法可以成为现实。社会也是一样。

香港社会以往只能够在国际新闻中看到骚乱,现在身处现场,甚至更为激烈,打破很多人的习惯和记忆。50多年前的六七暴动和两年前发生的社会骚乱有分别吗?一些人认为分别很大,甚至幼稚到认为最近的骚乱很神圣。其实它同最近发生在北爱尔兰的骚乱、美国的种族冲突,甚至中东北非或者乌克兰的动乱都一样,只是无法解决问题的躁动而已。英国和美国警察与香港警察同样用水炮车对付骚乱, 执法手段更暴力,更无任何正当性值得吹嘘。

任何对社会发展规律有研究的人都知道,社会、经济、政治发展都离不开唯物主义理论,亦离不开历史的规律,更离不开辩证的发展关系。香港人对这些理论非常不熟悉,但其实都可以在中国人日常的生活中找到,中国的历代王朝都是根据这些规律不断更替、发展,一直到今天。就算是中国共产党,它的诞生、崛起,今年将会在全世界面前庆祝自己的百岁生日,亦同样无法摆脱这个规律。经济建设、反腐、提升国家治理品质、面对世界旧制度的阻碍与围剿,这些都是历史发展过程的必然路径,不是宿命,但有着清晰的指向。

被革命和主动改革的分别

很多人希望知道如何学习中共成功推动改革,其实,关键只有一个,就是先强力改革自己,然后才开始改革世界。从哲学层面看,西方社会同样用这种手段批判对待资本主义,同样经历无数改革才可以继续存在,有一些还发展得不错。但也有一些国家,就像英国和美国,傲慢令他们无法推动改革。香港不少媒体同样因为傲慢而失去自己的市场地位,就好像一些老人家长年玩着大富翁,其他人提出要玩网络游戏,他们就惊惶失措。

有些人会疑惑,一个像中共如此落后的政党,为什么可以超越那些所谓先进政党,如英国保守党,美国民主党等?问题就出在命题的设置之上,为什么有人会假设这些英美政党具备先进性,我们只能够模仿学习?一个不断推销双重标准,靠军事干预和经济制裁来巩固自己地位的霸权是真正的强者吗?一个不断制造经济危机但要弱势群体承受经济金融化伤害的政府,它的优越性何在?在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皇帝新衣遮蔽之下,皇帝看似肥胖,其实是浮肿,一个小孩子讲几句真话,或者一阵风就会将它吹倒。这种先进性毫无说服力。我们的国家起步很晚,人民的生活很卑微,但中共和中国人却愈战愈勇,只要你用事实,而不是用意识形态和偏见去评价,就可以看得见它的先进性。舆论是反映社会变化的,当我们以为可以制造舆论,甚至用谎言来误导舆论,结果有目共睹。

香港作为一个小型经济体与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无论如何装饰,也改变不了它的本质。一些人可能不知道,资本主义已经进行过多次改革,不然它早就灭亡了。凯恩斯经济学和福利主义都是对放任资本主义的改革尝试。在过去一百多年,有一些国家,如德国,一直拒绝让经济金融化取代经济的社会性,亦即是“脱实入虚”,因此依然具备竞争力。相对于香港,新加坡的改革魄力就大得多,结果是改革了资本主义的新加坡比坚持原教旨资本主义的香港发展得更好。香港就是因此被新加坡超越,而且激发了“港独”如此无聊的政治操作。

旧世界要延续生命,只有革命或改革,革命是旧世界被逼面对的,相反,改革是主动的,是旧世界要改变自己,希望继续生存下去而做出的选择。无论是满清政府、国民党、被送上断头台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都是被革命的典型例子。

为政者要对社会改革有承担,不能只说空话。(Reuters)

今天的香港是一个旧世界,它面对的就是革命或改革的选择,优柔寡断、官僚保守不是选择。“香港必须改革”正是《香港01》的核心倡议,而我们自己亦一直坐言起行,通过科技以及努力来改变香港人对社会的传统认识,改变新闻媒体的陈旧形式,陈旧价值观,陈旧的呆板论述。我们其实是幸运的,因为旧世界太不争气,稍为努力一些,就可以改写版图。当然,我们能否保持优势,对手已经决定不了,而是要视乎我们自己是否持续努力改革。《香港01》会继续善用香港人对转型的渴望,特别是利用科技在香港社会萌芽的助力,继续进步。事实上,香港社会是否可以将被革命的危险转变为掌握改革的机遇,也要依靠它们。

政治的基础是人民

有一些建制派朋友问我,如何建立自己的论述,让市民认同。我经常讲,建制派要对政局和社会发展有所认识、积极承担,不能简单讲香港没有地、居住情况很差、收入很低、建制派也会批评政府的这些空话、套话。这些话街边阿伯都懂得讲,如果建制只知道如此陈述自己的立场,你们的价值又在哪里?

有一些泛民的老朋友埋怨最近的发展,但我反问,你们宣称的民主自由是一个无主孤魂,因为它不是建立在经济的民主和经济的自由之上,更不是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民主自由,只是想像中的乌托邦。我甚至怀疑泛民是否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奋斗。正所谓“食得咸鱼抵得渴”,既然要改变社会,挑战现有的政治格局,当然就要有所承担。然而,一旦要牺牲,那些发出豪言壮语,鼓动年轻人的抗争派竟然立即退场,甚至认为自己很有策略。如果毛主席看到这种参政态度,一定拍案大骂: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泛民之中有不少优秀政治家,好可惜,在最近一段时间,身居其位的泛民领军者竟然糊涂到将自己的位置“礼让”给一班政治流氓和无知的抗争派,叫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语无伦次的口号,甚至让他们主宰泛民自己的政治命运,结果当然就是断送了自己的政治前程。

政治的基础是人民,这就是民主的应有之意。过去一百多年不少学者都在追问,是不是有了选举就等同有了民主,至少到现在没有人敢给出肯定的答案。中共有一句话,“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句话很踏实和容易让人明白,让政党工作更加具体化,而且更加民主,甚至解构了政治的丑陋,我很喜欢。希望香港政府的官员、建制或泛民的从政者能够感悟到它的深刻寓意,希望这句话能够成为香港政治精英勇于喊出的口号。作为一个积极鼓励社会改革的倡议型媒体,《香港01》将做新闻的价值指向明确地锁定在这一句口号之上,并以此作为对香港社会变化的期许。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