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中南海智囊”胡鞍钢的转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4月19日胡鞍钢(右二)参加清华校庆,此前因为争议颇为低调。(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自2018年清华大学校友发起“倒胡”运动后,当年鼓吹“集体总统制”的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掌门人胡鞍钢已经很久没有受到人们的关注了。未知,这是否意味着属于他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

近思录专页|通古今之变 思治乱之道

不过,数日前清华大学举办110周年校庆,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赴母校,期间出席一系列活动,在官方公布的视频画面中,胡鞍钢“低调”现身,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新华社的消息称,4月19日临近中午时,习近平结束参观在清华大学西体育馆后馆与该校师生举行座谈会。期间,1时20分许,习近平来到清华大学西体育馆后馆,出席师生代表座谈会。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旭、校长邱勇、土木系教师聂建国、公管学院教师梅赐琪、工物系应届博士毕业生孙启明、人文学院二年级本科生李润凤分别发言。当时,央视的镜头一一扫过出席者,胡鞍钢则坐在听众席前排清华大学网络科学与网络空间研究院院长吴建平和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明楷之间,一直埋头奋笔疾书。

1953年出生,后留学美国、日本;1980年代因参与中国国情研究而确立未来志趣,1990年代与王韶光合著《中国国家能力报告》,被认为直接影响“铁腕宰相”朱镕基决意推动分税制改革,并曾因被朱镕基追问“你什么时候成为我的智囊的”而引起一场舆论风波……胡鞍钢绝对是十多年前中国最富争议的新左派经济学家之一。

然而,胡鞍钢虽然在主持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期间著作颇丰,尤其是其主编的数百册《国情报告》供省部级高官参考,“先后获得党和国家领导人批示百余次,对国家重大决策产生持续影响”,但是在最关键的时间节点即中共十八大前后却似乎“踩”错了节奏。

2012年秋,正当习近平上台全面铲除“九龙治水”的弊病,转而强化中共中央和总书记的权威时,胡鞍钢在回应当时的宪政大讨论时公开鼓吹“集体总统制”比美国总统制更民主。在当年的7月份,也即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胡鞍钢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文《辉煌十年,中国成功之道在哪里》。

文中提到,过去10年是中国全面发展的“辉煌十年”,不平凡的10年……为什么中国如此成绩辉煌又如此巨大成功呢?……从政治发展的特点和条件看,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就在于有一个好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由9名成员组成,分别代表党、国家和军队等八大领导机构,分工合作与协调合力,形成了中国特色的“集体总统制”。……“集体总统制”在实现充分信息分享的信息结构与充分民主决策的决策结构相互作用方面,远比“个人总统制”具有明显的信息优势和决策优势,更具民主性、协调性和高效性。

次年,2013年胡鞍钢更进一步在其专著《中国集体领导体制》中解释说,他们作为领导集体成员是平等的,决策的过程就是集体决策,即民主讨论,一人一票,多数决定。这是基于书记是“班长”,书记(班长)与委员(一班人)之间的关系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决策原则。这是保证党中央决策正确的根本原因,也是及时纠正决策失误的根本原因。事实也表明,领导集体成员在决策时越是平等,越是民主,决策就越容易成功;反之,就越有可能出现决策分歧、决策失效、决策失败。

当然,“集体总统制”在当时便遭遇了各方尤其是自由派的“炮轰”,中国官方亦并未采纳这一说法。(不过,2017年鉴于中共十八大后的政治形势变化,胡鞍钢与他人合作推出了“更新版”《创新中国集体领导体制》,试图对“领导核心”与其他人的关系作出解释。)

似乎,此后一段时间内胡鞍钢是颇为沉寂的,除了2014年、2015年分别参加了习近平、李克强召开的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外很少再搅动舆论。直到2018年8月初,网络流传上千名清华大学校友联署的公开信,引述胡鞍钢在2017年视频演讲中的论调“中国已进入全面赶超、主体超越美国的时期,综合国力世界第一”,指这一研究“抛常识于不顾,视学术为无物”“上误国家决策,下惑黎民百姓,远引他国戒心,近发邻居恐惧,堪称误国误民”,呼吁清华大学将其解职。

因此事发生之时,正值中美贸易战乌云四起,中兴事件令中国上下的民族主义亢奋情绪“叫醒”,包括中国复关及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等公开批判胡鞍钢或者暗指盲目乐观自大不可长,令胡鞍钢很是被动。

胡鞍钢似乎又一次“踩”错了节奏,继而又陷入沉寂。不过,根据检索,事实上胡鞍钢这些年并非无所事事,心灰意懒。在中国艰难挺过贸易战影响,并度过新冠肺炎(COVID-19)冲击后,面对中国的“成功”,胡鞍钢又频频出现在舆论中。2021年3月份胡鞍钢接受湖北媒体《长江日报》采访,称“武汉创造奇迹绝非是偶然的,直接充分体现了中国奇迹的根本原因,即中国独特的社会主义制度优势”。

而事实上,2020年胡鞍钢已在新作中为其所谓的“中国道路5.0”摇旗呐喊。这似乎适应了北京当下所极力推动的“中国经验”“中国方案”。后疫情时代,北京表现出越来越清晰的自信,并主张中国应该在“百年变局”(即东升西降)背景下有更积极的作为,尤其是改写欧美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旧秩序。

未知,这次,胡鞍钢能否“踩”对节奏。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