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熟蛋返生 谁在导演中国伪科学闹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校长郭萍2020年发表所谓论文,称实验室内完成熟鸡蛋返生,引起舆论哗然。(春霖教育网站截图)

“选择正常、新鲜的受精鸡蛋,经过开水煮沸以后变成熟鸡蛋,再通过‘特异学生’的‘意念和能量传播’使鸡蛋还原成生鸡蛋,做到不伤害鸡蛋的生物活性,使它能正常孵化出小鸡并能正常生长……”这不是魔幻电影剧情,而是中国一所职业学校校长的科研“大作”。当然,正因其研究议题的“魔幻性”受到舆论的激烈争议,包括中国央视、新华网等官媒都已下场发声批评。

站在现有知识边界之内,“鸡蛋返生”是一个多少了解生物学哪怕是稍有生活常识的成年人都不敢置信的现象,但这一荒诞结论竟被堂而皇之的发表在中国一家官办杂志上。荒诞还只是表象,制造荒诞,愚弄民众,消费科学的不仅是这位舆论风波中的“郭老师”。

甚至说,无论是这本叫《写真地理》的官办杂志,还是这位拥有数十个头衔,且在“学者”“企业家”中置换身份的“郭老师”,他们也都只是这学术利益链上的其中一环。

在中国学术圈出现“唯论文论”倾向后,论文已经不是单纯的反映科研成果的直接载体,也成为科研人员完成年度考核、奖金申请、职务晋升等的途径,甚至是一些“伪科研人员”塑造形象、沽名钓誉、投机取巧的翘板,因此可以看到在中国国内甚至国外的各大杂志甚至核心期刊上充斥着“垃圾”论文、奇葩论文,例如吹捧导师的《论导师崇高感、师娘优美感》、再如《行长的面部宽高比影响银行绩效的路径研究》,甚至是这篇鼓吹超意志“鸡蛋返生”的荒诞论文,无不是腐败的学术利益链所制造。

2020年8月中国科技日报曾援引日本的一项报告欣喜宣称,中国在自然科学领域发表的研究论文数量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彰显了中国在科研领域日益重要的地位。然而,从这些奇葩论文来看,就知道中国的科研领域里到底掺了多少水分,又有多少人在滥竽充数,甚至抹黑中国科研的形象。

学术尤其是自然科学,是一个讲究严肃且绝对严谨的基础科学,其鼓励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但绝不是天马行空,甚至以“伪科学”“骗术”来滥竽充数。尽管研究中外文化的圈层认为,中国数千年的政治与文化氛围崇尚实用主义,缺乏科学思维,这也被认为是中国坐拥“四大发明”却在现代科学落后于人的原因。但从新文化运动中的“德先生”赛先生到中共成立后的科研计划,无不体现对科研发展的重视。

但是当今的中国学术圈确实存在不少弊病,而舆论中频频爆出的学术造假、争议论文等绝不是一个奇葩、“骗术”的问题,而应警戒学术圈面临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危机。因此,中国官方也该是时候出手清理学术圈的“牛鬼蛇神”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