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印度何以沦为“人间地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世界各地的人们因为中美等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苗进入量产阶段而开始展望“后疫情时代”之际,另一个人口大国印度却因疫情防控形势的严重恶化正处于崩溃边缘。

印度卫生部2021年4月26日公开数据显示,该国较前一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52,991例,已连续5天单日新增病例超过30万例,累计确诊17,313,161例;新增死亡2,812例,累计195,123例。这些冰冷数字代表的是一个个印度人在这场已然失控的疫情里的悲惨遭遇。

印度疫情也引起了中国境内外的强烈关注。印度人在疫情里的苦难,意味着中国人与“死神”的擦肩而过,中国舆论里因之产生了深度共鸣与思考。当人类已经进入近现代社会,中国已经成功控制本国疫情,中美多国已经研发并量产有效的新冠疫苗之后,作为人口大国和地区强国的印度何以至此?

人间地狱

现时的印度,如同“人间地狱”。

中国网络里热传的一段视频显示,一条街道旁边躺着一列人的尸体,被淡黄色、白色、红色的粗布紧紧包裹,身上摆放几件饰品,一直延伸至看不见的尽头。

有说法称,这些尸体是在排队等待火化。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印度西部的古吉拉特邦火葬场的煤气炉和柴火炉运转了很长时间,金属零件开始熔化。印度拉克瑙的一些火葬场用完了木头,要求死者家属自己带来木头。

印度古吉拉特邦艾哈迈达巴德市一家火葬场的工人描述称,现在那里就像一条“永无止境的死亡流水线”。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多维新闻专栏→ 【舆论场丨把脉舆论热点 于喧嚣中拨云见日

既然火葬场已经不堪重负,印度病人家属干脆决定自己动手。有许多张图片显示,一些公共场地上摆放着一堆堆木柴,或是正在燃烧,或是正在冒烟,还有的仅剩一摊灰烬。整个场地烈火熊熊、浓烟滚滚,不知已经焚烧了多少尸体。

据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信息,印度首都新德里每4分钟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军用飞机和火车都开始被用于运送抢救重症患者的氧气瓶。

印度西部城市孟买约有2,130万人,是该国人口第二大城市和人口第二密集的地区,仅次于首都新德里。据孟买市政府近期血清调查结果,抽取的样本中有36.3%新冠抗体检测呈阳性。这意味着每3个孟买人中就有一人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SARS-CoV-2),累计感染人数约有700万。

如果孟买这次抽样调查结果更可信且有普遍性,还意味着拥有近13多亿人口的印度总计感染者数量可能约有3亿至4亿之多,是印度官方公开数据的20倍左右,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可能也已近百万。

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Soumya Swaminathan)在4月26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即表示,印度当前报告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被严重低估”,印度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比官方报告的数字还要高出20至30倍。

政府挨批

印度疫情的严重形势,令许多人联想到欧洲十四世纪的“黑死病”。中国歌手黄安在个人微博评论称,“14世纪欧洲黑死病,死了2,500万人,欧洲人口减少1/3。印度疫情大爆发,人命如草芥,(印度总理)莫迪为了自己的造势,还在大搞各种节庆,让我们看到欧洲黑死病的人间地狱2.0。”

在近日疫情数字暴涨之前,印度农民连续多月组织公开活动抗议农业法改革,2021年的大壶节未被取消,虽然节庆时期从三个月压缩到了一个月,但据大壶节管理委员会估计,四次恒河“圣浴”里每次至少也有一百万人参加,多时可达五百万人。

放任公共活动的做法在印度国内也存在强烈争议。据《印度时报》消息,印度金奈高等法院4月26日痛批印度选举委员会未能在选举活动中遵守疫情相关协议,称其为“最不负责任的机构”,应该受到“谋杀指控”。

印度在2021年3月至5月间正在进行地方选举。莫迪所在的执政党印度人民党面临印度国大党的挑战。4月26日当天莫迪还曾发表推文呼吁民众为西孟加拉邦的选举投票,有批评称其只顾选举不理人民。

其实并非完全如此。莫迪近日对外称,“疫情犹如暴风雨般让整个国家动摇,战胜疫情是政府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

但是印度已然失控的疫情表明,莫迪政府的作为远远不够。如果印度疫情形势继续恶化,数量更多的印度人染病去世,这个国家的未来将更加不容乐观,面临更大挑战。中国舆论中甚至出现了所谓“印度崩溃论”、“印度解体论”的说法。

谜之操作

印度疫情的严重程度已经众所周知,受到关注的还有一些令人难以理解之事。

据新德里电视台(NDTV)等印媒报道,全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负责人兰迪普·古莱里亚在4月25日表示,“新冠感染是一种正常感染”,“可以服用治疗这些正常感染的药物,或者采取家庭疗法和瑜伽疗法。”“这是一种轻微疾病。”

他的这一表态虽然有违常识,受到批评,可能只是出于缓解当地医疗挤兑、氧气供给不足问题的目的。

中国医生张文宏近日在自己微博里分析了印度的疫情称,“(印度感染死亡人数激增)主要的原因还是医疗挤兑了。当氧气供给都跟不上的时候,很多年轻的病人都可能会死去,原本他们只要有一口氧气吸就能活下来的。印度目前最需要的是氧气,氧气胜过任何药物,可以降低年轻病人死亡。”

对于印度氧气供应不足的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4月22日曾主动提出“我们愿为印方控制疫情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帮助。”

《印度时报》在次日发文《中国愿意帮助,但印度却到处寻找氧气》称,“中国表示,中方愿为印方控制疫情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帮助,但印度官方消息来源称,中国目前并不在印度寻求氧气进口的来源国之列,印度现在确定的潜在的氧气进口国来源国主要为海湾国家以及新加坡。”

中国观察者网引述一位名为“随水”的网友的分析指称,“印度不愿接受中国援助,因为不想低人一等”,“印度社会的话语权是掌握在少数上层人手里的,他们会引导下边的人一起歧视中国人。印度媒体不忘强调,之前中国给印度的医疗物资,是通过‘商业协议’购买来的,以显得自己从未受过中国的‘恩惠’。”

此外,中印两国的地缘政治矛盾,两国早前在中国疫情形势紧张之际于边境区域的纠纷,以及1962年中印战争的深刻记忆,都让印度人对中国存在一种“心结”。这种“心结”可能也是其不愿接受中国援助的原因之一。

尽管如此,中方似乎未受此类“心结”困扰,仍然意图向印方施以援助。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推特账号26日表示,800台制氧机已被从中国香港空运至德里,本周还将运来10,000台。

另外,对于已经造成大规模感染与死亡的近在咫尺的本国疫情,许多印度民众似乎仍然不以为意。早前印度农民群体抗议、大壶节集体“圣浴”,应该都是此番疫情激发的重要原因。

据身在印度的“随水”披露,“新闻会大肆渲染德里的惨状,但不会告诉你们说印度还有很多地方依然歌舞升平,老百姓们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大部分地区的社会秩序并没有受到严重影响,比如我们这种泰米尔纳德小三线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就是。”

据他所称,“我周六傍晚出去买菜,结果外面热闹非凡,大家就跟过节似的,原本应该在周日办的事现在都搁在周六提前办,我常去的鱼摊居然破天荒的傍晚还开着,而平时只有上午营业。”

他还总结称,“政府不下命令,让老百姓靠自觉来防疫是不可能的。”

由此看来,中国网友所担心的所谓“印度崩溃论”、“印度解体论”,应该是杞人忧天了。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