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如此先行 深圳的“房炒不住”新模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9年,深圳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新华社)

2016年底,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第一次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而后年年强调。到2021年,“房住不炒”已是第三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但中国房价依旧高企,尤其是在大城市当中,政府好像殚精竭虑却一筹莫展,民众虽然叫苦不迭竟趋之若鹜,二者刚好形成绝妙的动态平衡,楼市的“可持续发展”拥有全中国各领域最坚挺的预期。

2021年的政府报告强调“保障好群众住房需求”,提出住房市场最突出的问题并给出解决思路——通过增加土地供应、安排专项资金、集中建设等办法,切实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给,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尽最大努力帮助新市民、青年人等缓解住房困难。

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问题是真问题,策也是良策。例如之前上海出台新政,其中“严格执行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包括实施好房贷集管,严控个人住房贷款投放节奏和增速,防止突击房贷;加强审贷管理,对购房人首付资金来源、债务收入比加大核查力度;严防信用贷、消费贷、经营贷等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等三条,楼市得以降温。

可见经营贷违规流入楼市不是新鲜发明,监管者若负责任,真正拿“房住不炒”底线当回事,应当是不难发现,不难处理的。

但深圳究竟是“先行示范区”,对底线的坚持也一并创新开放,将“房住不炒”变成“房炒不住”不过一字之差,偌大规模的“深房理”非法集资、极致操作房产证券化、鼓吹教唆炒房,在房地产市场将底线突破得一条不剩,且招摇过市多年,竟能安然无恙。似有硕鼠在厨房不躲不藏横行无忌,其中原因令人费解。

可能多半不是因为老鼠机灵本领大,而是早被厨房主人豢养驯服,当做宠物。

覃伟中在中国石化系统有长期工作经验。(微博@6169125674_473)

4月25日,《深圳市2021年度建设用地供应计划》公布,其中居住用地363.3公顷,占总计划供应总量的三分之一强,比2020年、2019年的居住用地供应量都有大幅提高。这中间计划供应商品房用地就有149.3公顷。

同一时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也在广东调研,表示要增加公共租赁住房供给,鼓励地方探索更好的经验,下大力气解决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住房问题势必要解决,高层仍旧鼓励探索,深圳也有大把土地可用,但若是向“房炒不住”探索,那不过是“深房理”们的又一块新战场,是在给深圳房价继续冲高画出的新的想象。

也就在韩正调研期间,深圳除市委书记外,行政、司法、监察三个系统全部换帅,送走了仕途从未离开珠三角的原市长陈如桂,迎来才做两年广东副省长的“石化老兵”覃伟中,并深圳监察委主任、中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全部换新。

这样的通盘调整,内中逻辑不得而知,有些观点以结果倒推,认为或许是某些问题在深圳难检举、难立案、难查处、难落实。过去“深房理”曾经多次被举报,深圳市在2020年自查宣布没有经营贷违规大量流入楼市,这些事实被当做类似观点的佐证。

作为中国经济的重要风向标,中南海为深圳释出额外可观的空间用来探索,这是为其活跃主动性赋能,不应当做网开一面的便利。“深房理”事件是一个警醒,吃涸泽而渔的红利,对楼市膨胀形成路径依赖乃至极限压榨,利益勾连自然寄生,“深房理”就永远不能禁绝。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