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反介入”遭遇菅义伟“同盟” 武统台湾难上加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辽宁舰在台湾周边海域训练画面,在“和统”日渐渺茫的背景下,大陆在加强测试武统能力。(微博@央视军事)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新冠肺炎(COVID-19)期间一度拉近的中日关系被证实确是脆弱不堪的。近期,菅义伟内阁的一些“转变”和北京的新动向颇令人忧虑重重,原有的战略猜疑目前已经逐渐上升为“敌对”性质的行为,而且有可能继续恶化。

最近,中日双方几乎每天都会“搞出”不少敏感动作。比如,4月27日,日本外务省制作2021年版《外交蓝皮书》并向内阁会议进行报告,其中以更为激烈的措辞称对中国的海洋活动以及军事力量扩张表示“强烈担忧”。同时,这份文件指责中国海警局的船只反复进入钓鱼岛周边海域等“违反国家法”,抨击中国自2月1日开始实施的《海警法》允许使用武器执法。

当然,北京不会接受日本方面的指责,随即进行了抗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反击道,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并提出严正交涉;敦促日本纠正错误做法,以实际行动构建稳定的中日关系。

稍早前,4月26日中国官方高调公布了一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地形地貌调查报告》,披露多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高分辨率海岛地形图(包括岛陆与30米以浅区域)。随即,日本外务省通过外交渠道提出了抗议,称这份报告将“中国拥有钓鱼岛主权”作为了前提。北京同样没有理会日本外务省的抗议,并于第二天(27日)宣布上线运行中国钓鱼岛数字博物馆英、日文版,予以“反抗议”。

4月26日,中国国土资源部公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高分辨率海岛地形图:

+4
+3
+2

更早前的一段时间内,日本打破沉默,不断在香港问题、新疆问题,乃至台湾问题上附和华盛顿的声音,向北京传递不和谐声音。4月17日,菅义伟访美并与拜登(Joe Biden)发表联合声明,其“确认日美同盟的牢固纽带”很显然基于对华利益的一致性上达成的,其中日本方面时隔69年重新提出台湾问题关切,并要求北京采取和平手段解决这一问题,令北京感到非常恼火。

事实上,从菅义伟近期与拜登政府的互动,以及一改之前不愿意在美国对华政策上表态的做法,北京当然会认为菅义伟已逐渐投入华盛顿的怀抱。正因为如此,北京在日本排放福岛核污染废水问题上“发难”不说,更试图在钓鱼岛问题上“敲打”日本,便顺理成章。

而从东京方面来看,其利益关切绝不是什么新疆问题、香港问题,而在于北京会否对台诉诸武力统一,以及北京在钓鱼岛等水域加强存在。这基本成为菅义伟内阁近期考量中日关系的两大出发点。

一方面,日本对2月1日中国《海警法》实施颇为耿耿于怀,其防卫省的相关介绍公开质疑该《海警法》在适用水域范围和武器适用场景的规定上过于模糊,官方更在多个场合表达了对中国的战略猜疑。事实上,日本一直在密切关注并跟踪监视中国公务船在钓鱼岛附近的活动。

2021年中国《海警法》实施,对日本刺激很大,图为日本防卫省对中国海警力量的说明:

另一方面,蔡英文执政后,两岸关系持续恶化,外界普遍预判如果态势持续发展,不排除北京最后选择武力解决统一问题的可能。而北京如选择这一途径,那势必首先要排除美国和日本武装干涉的可能。如何排除?在北京看来,最现实的就是增强区域内军事实力存在,提升区域拒止反介入能力。

长期注视北京军事动向的日本对此定然相当清楚,但因为自身原因不愿承认北京战略目标的防御性质,试图确保在台的特殊利益,两岸真正实现统一并不符合其长远利益。

正因为如此,日本打破沉默,附和华盛顿的声音,甚至要积极靠拢,申请加入“五眼联盟”,高调宣布5月份与美国海军陆战队、法国陆军举行离岛联合防卫训练,显然是为了跨上美国的“战车”。

当然,日本对中国的战略意图会保持适当的克制,这就是为什么日本一方面试图挽救持续恶化的中日关系,为避免刺激中国澄清对两岸统一态度“完全不预设军事介入可能”,而另一方面则私下运作“遏华”联盟。就在4月26日,内忧外患的中印领导人还进行了长达25分钟的通话,而核心问题只有一个,菅义伟希望刚刚与中国发生龃龉的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一起合作,扩大“同盟”,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